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拜访的时候不会叫人就不要叫
    深夜里的街道上,除了打更的人看到别人都最好是躲着走,这话也不是说说的。

    宵禁之后还会走在街道上的也就这么几种人,一种是入户的,一种是上梁的,一种是官家的,这些个最好都莫要有什么焦急才是。

    当然,想要再夜里的街道上遇到那么几个人却也是不容易,通常的情况下都是空无一人才是。

    马蹄上在静无人声的街道上轻轻地响着,偶尔还会传来马匹一阵有些粗重的呼哧声。顾楠骑在马上,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一壶清酒。

    打开了盖子,拿着那酒壶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她也不只是什么又习惯在自己的身上带上一壶酒水。

    偶尔喝上一两口,却也不知道是那消愁还是浓愁。

    清甘的酒水带着那照在酒间的月色倒入嘴里,酒气溢散。顾楠放下了酒壶,这凉夜里,却是也暖上了几分。

    武安君府对的门前,两个带着斗笠的人坐在那里,两人的怀里都抱着一把剑,一把青铜剑。

    其中一个人坐在地上,一个人则是站在一边。

    “大叔,我们在这里到底是在等谁?”

    站在一旁的那个人声音年轻。

    斗笠下的眼睛看着夜里的街道,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白天了,这府里依旧没人,看这模样下去,若是还没有人,他身边的大叔该也不会离开。

    坐在地上的人怀里拿着剑,低着头,压了一下头顶的斗笠,半响,才回答道。

    那声音沉沉,听起来岁数应当已经不小了。

    “等一个故人。”

    “故人?”

    一旁的年轻人目光怔了怔,这些年,他随着他大叔见过很多故人。有的要杀他们,有的要救他们。也不知道,这一次会是怎么样的。

    年轻人好像释然地挑了一下眉头,语气淡淡地问道。

    “那人会来吗?”

    “我不知道。”

    被年轻人叫做大叔的人坐在那里,淡淡地回答道,盘膝坐在那角落里。

    “如果。”年轻人无奈地摇了头说道:“您的那个故人不来了呢,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若是她不来,在这再等一天,我们就离开。”

    坐在那的人给了一个时间,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干粮递给了年轻人。

    “饿了吗?”

    “别,让我在这里陪你干等上两天,一块干粮怎么够,到时候你要请我吃烧肉。”

    年轻人摆了摆手,一屁股坐在了那大叔的身旁,看来是准备陪着他一起等着。

    “呵呵。”大叔笑了笑:“好,到时候请你吃。”

    两人没做说话坐在那府前等着,直到一阵马蹄声传来。

    两人看向了那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是一个骑在黑马上的人。

    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穿着那一身孝袍。

    坐在那的大叔勾了勾嘴角像是笑了。

    顾楠也看到了等在自己的门前的两个人,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酒壶,驾着身下的黑马慢慢走上前去。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两个人。

    直到其中的一个人摘下了斗笠。

    “师姐。”

    顾楠才是笑了,该是像是见到了故友的神情,从马上翻身下来:“小聂。”

    那年轻人愣在原地,他是还从未听说过大叔还有一个师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看向眼前的人,颇为古怪地穿着一身白色的将袍,孝白色的那种,看上去倒是挺不吉利的。

    声音该是掺杂了内息,听不出男女老少,只是一种很模糊让人记不住的声音。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眼前的人有一些眼熟。

    盖聂已经摘去了斗笠,露出了他的脸庞,夜里的街道上有些看不清但是依旧能够看出他已经发白的鬓发,和那脸上时间刻下的痕迹。

    他的斗笠拿在手中,看着眼前的故人,面上难得的露出了一分笑意,那笑容却是比记忆之中的多了几分苍然,目光落在了顾楠手中的酒壶上。

    “师姐,我记得你,好像是从不喝酒的。”

    “是吗?”顾楠握着手中的酒壶,抛了一下,淡笑着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喝了起来。”

    没有再谈这壶中之物,她看向盖聂身边的另一个人:“他是?”

    年轻人摘下了自己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张爽朗的面容,眉目之间让顾楠好像是记起了谁。

    眼睛看向他的脖子上那里吊着半块青绿色的坠子。

    她好像是知道了眼前的人的身份:“他是当年·····”

    “是。”盖聂打断了她回答道,好像是不希望顾楠把一些事情说出来。

    “你何苦答应他。”

    年轻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听着顾楠向盖聂问道。

    盖聂则是简单地笑了笑说道:“师姐当年和我们说过,大丈夫,言出必行。”

    “呵。”顾楠轻笑着将那酒壶重新绑回了自己的腰间:“这是你的事,我不管。”

    年轻人站在一旁,抓了抓头发,他是听不懂两人讲话的,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了,话都只说一半。

    他该打了一声招呼,但是他不知道该叫眼前的人作什么。

    他唤盖聂为大叔,此人是大叔的师姐,眼前一亮,好像是有了一个想法。

    看着眼前的人讪笑了一下。

    “大婶好。”

    场面有一些安静。

    盖聂的眉头跳了一下,好像是有一些无力和苦恼,这小子确实不太聪明。

    一旁的黑马打了一个响鼻,应该是无意,但是在这般的情况下却是起到了一般场景里乌鸦的总用。

    顾楠沉默了半响,扯出了一个微笑:“你可以叫我师伯。”

    说完看向盖聂:“他叫什么名字?”

    盖聂识趣的一起扯开的了话题:“他叫天明。”

    “天明。”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是个好名字。”

    顾楠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撇向了远处的夜幕之下。

    是天将明的意思吗。

    她牵了过了黑马的缰绳,向着门内走去:“进来吧,喝茶,还是喝酒?”

    “喝茶。”

    “喝酒。”

    盖聂和天明给了两个不同的答案。

    天明的动作一僵,盖聂则是看着天明淡淡地说道:“你还不能喝酒。”

    小院中的是一地已经枯败的落叶。

    那院中的老树已经有几年没有再长出新的枝叶了,也很久没再有落叶下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是快要枯死了吧。

    桌案旁对坐着三个人,顾楠坐在盖聂和天明的对面。

    案上则放着两杯温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