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明智的选择
    “你们今日来找我是做什么?”

    夜已经很深了,天明坐在一旁打了一个哈欠。

    顾楠盘坐在坐榻上看着眼前的两人,最后看向盖聂问道。

    盖聂拿起了一杯水,放在了自己的嘴边吹了吹,温热的水汽被吹开。

    他似乎是在考虑要如何说,他没有喝水,只是将水杯又放回了桌案上。

    “师姐,我今日来,是想劝师姐离开秦国。”

    枯老的树下水汽飘散,顾楠轻挑起眉毛问道:“哦,为何?”

    “师姐,应该也已经看到了这秦国的天下,何必执着?”

    盖聂平静地问道。

    民生不济,天将大乱。

    一阵晚风吹过,天明却是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从身前吹来。

    神色恍惚了一下,这个味道他好像是闻到过,记忆里是在一颗花树下,一个人替他挡着雨,身上很香,就是这种浅浅的香味。

    没等天明去想起那个人,身前的人却已经说话了。

    顾楠摇着头:“我不可能离开。”

    “为何?”盖聂不解,他也不明白。

    “小聂。”顾楠笑着看向盖聂问道:“我不知道那老鬼有没有教过你一件事。”

    “师傅?”盖聂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看向手中的剑:“什么事?”

    “执念。”

    顾楠静静地说道,仰头看着那颗枯树。

    好像那枯树在目前逢春,抽出了绿枝新芽,沾染着那的日光。

    她像是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然后洒然一笑:“此处,便是我一生执念所在吧。”

    ······

    国中一座城中。

    夜幕下的城门之前带着微微的火光,一队平民模样打扮的人站在那。

    他们的手中有的拿着农具,有的拿着有些残破的兵刃,有的甚至只是拿着一根木棍,看上去约有千人。

    队伍中的人神色都有些忐忑,直到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举着火把对着那城中晃了晃。

    城头之上该是有人看到了那火光,城门却是慢慢打开。

    “破城,夺粮!”

    那站在前面的人低声喝道。

    两个词让身后的千人之中不少人的眼中坚定了下来,露出了狠色,跟着说道:“破城,夺粮。”

    他们需要吃饭,需要粮食,不然他们,他们家中的人,都要饿死。

    城中,一队正役的士卒正在巡逻。

    领队的人提着一把长戈站在队伍之前,严肃的看着身后的队伍说道。

    “都给我小心一些,上面吩咐了,这些时日各地的城里都可能不太平。加派了各地的正军驻守,若是有什么乱事,及时压下去,另有行赏。”

    声音不重,但是里面的意思却是明白。

    他身后的一队士兵,听到那另有行赏四个字,眼睛一亮,点了点头一起说道:“晓得的。”

    他们都是正规的戍卒,从各地征调来,驻守此地的。对于这些当地的人,若是敢起乱,他们也不会留情。

    突然前面的路上传来一阵纷乱的人声,还有火光,人声叫喊着,破城,夺粮。

    领在队前的队正皱着眉头举起了手来。

    他身后的士兵也抓紧了手里的兵刃。

    很快,那人声是近了,那是一队举着火把和农具的平民,正向着城中冲来。

    “这。”队正呆住了,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眼望去近千的人。

    都是乱民不成,到底是怎么进城没有被发现的?

    该死的,难道他们还买通了守城的兵卒了?

    队里的士卒不过数十人,挡在着几千人的面前却是少得可怜。

    “队正,怎么办?”

    一个士卒看着越来越近的那千人问道。

    领头的队正却突然看到那一批乱民之后居然还跟着一些人,是穿着守城卒的衣甲。

    好像是又其他的士卒正在追赶这支乱民,而且人数不少。

    面上露出了一分喜意,高呼道:“后面的兄弟,我等来助你们!”

    他是没有想到,一城之中的驻卒,除了正规受训过的戍卒和正卒之外。

    有近一半都是从此城附近的乡村上征召来的青壮更卒。

    他们一年只有一个月在附近的城中服役,其余的时间都在家中务农,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

    从本质上讲,他们就是附近的百姓。

    附近的百姓之中多有他们的家人亲属,附近的百姓吃不上也代表着他们的家人,和他们回去以后也吃不上饭。

    如此一般,百姓动乱,他们帮谁?

    站在乱民之前的巡逻士卒正准备动手。

    但是等到那些乱民真的冲近了,他们才发现,跟在乱民后面的那些穿着守城衣甲的士卒好像根本不是在镇压乱民,而是在帮助乱民冲进城中。

    队正看向那越冲越近的队伍,咽了一口口水。

    突然转过身来,跟着那乱民高呼着:“破城,夺粮!”

    没入了队伍之中。

    天光破晓。

    那一座城池之中,已经被破开,守城将的头颅被砍了下来,城上的秦旗被斩了下来。

    被俘的士兵被绑缚着扒去了身上的衣甲和手里的兵刃。

    乱民打开了城中的粮仓,将其中所剩不多的粮食哄抢一空。

    也不知道谁,第一个开来了住在城中的人的房门,开始抢了起来,随后一片人都开始抢了起来。

    城中一片乱象,哀声,嚎声,笑声遍地响起。

    城头之上,一个穿着将袍的人站在那,拿着自己手里的长剑。

    这一身将袍却是从那守城将的身上脱下来的,还沾着血迹,他也不避讳。

    一个人穿着副将的衣服从城下走了上来,站在他的身边说道:“将军,城中的余粮只够军中吃上一段时日的,怎么办?”

    那人的脸上一沉,随后又松了开来:“呼声起叛,让天下所饥之民来投,夺城。”

    “那将军,呼声怎起?”副将皱着眉头问道。

    “简单。”穿着将甲的人笑了笑,看向破晓的天边说道。

    “秦政无道,天亡其命!”

    副将深吸了一口气,躬身行礼:“是!”

    说着退了下去。

    只剩下那一人站在城头上,看着那地上的秦旗。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一处府中,堂上正坐着一个青衫之人,那人看起来该是中年,但是眉目清秀,倒是平白的年轻了几分。

    一个身穿穿长袍的人从后房走了出来,腰上系着紫色的腰带,对着堂上的青衫人拜道。

    “张良先生。”

    被唤作张良的青衫人笑着站了起来,对着堂上的人行礼。

    “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