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秦世如何?
    堂上那系着紫色的腰带的人看着张良,站在那许久随后又是一笑:“这么多年了,信是真的没有想到还能见到张良先生。”

    张良面上的神色也出神了一下,半响,才说道:“得见公子,实乃良之大幸才是。”

    他早年得知韩国宗亲在新郑行叛,受平毙命。

    本已经心若死灰,自认复韩无望,却是万没有想到如今还能见到一位韩王室。

    “先生无需再叫我公子了。”

    堂上的人有些黯然地摆了摆手,薄笑了一声说道。

    “当年秦国各地搜捕韩氏亲近,为苟全性命,我已经未用这韩氏许久了,改用姬姓。所用先遗钱财,在此埋名罢了。”

    他本名韩信(非是历史名将韩信),是为韩襄王仓庶子,秦国镇压行政叛乱只是他已经被遣送在外,也索性如此才留的一命。

    如今却是用姬姓,很少会再提及那韩氏之事了。

    带着些自嘲的语气姬信继续说道。

    “有宗不能自认,实在是愧对先人。”

    “还请公子勿要自轻。”

    张良行礼拜下,目中带着一些激动的神色,只要有韩王室尚在,韩国就有复国之机。

    “呵,先生不必再行礼了。”姬信走下堂来伸手将张良扶了起来。

    “倒是不知先生来寻信,是所谓何事?”

    “既然公子相问,良自当无有隐瞒,直言便是。”

    张良低着头说着,慢慢地抬头看向面前的姬信问道。

    “公子,可有复国之念。”

    站在张良面前的姬信面上的表情怔在了那里,良久,才回过了一些神来,眼睛向着四下看去。

    无有旁人,才松了一口气。

    慎重地看着张良说道:“先生,此事还是勿要再说了,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看到姬信眼中无奈的神色,张良不死心似地继续问道:“公子,当真未曾想过?”

    这一问姬信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静了下来,沉默着看向堂中的地上。

    待到他再说话,他对着张良说道:“先生请先坐下。”

    说完,先是在堂上桌案边的一张软塌之上坐了下来,用手指了指身前,是让张良坐在他的对面。

    张良躬身,慢慢坐了下来。

    姬信坐在张良的对面,轻合着眼睛斟酌了一下,苦笑着说道。

    “先生,信是想要复国。奈何无有兵甲之力,广地之基,只是一心所想,又有何用呢?”

    他笑得是很无力的,说来也是如是。

    他手中没有兵力,又没有土地,何来的人投靠何来的人复国?

    张良却好像是没有在意这些,他想要的似乎只是姬信的一句想要复国。

    只是如此,好像对于他来说就是够了。

    他的目中带着一分定色,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身前,拜下身躯。

    头几乎拜在了桌案上,一字一句地说道。

    “公子,无需兵甲广地,如今之秦国,良可助公子复我韩疆!”

    姬信怔怔地看着张良:“先生,可是真的?”

    他有一些不相信,也难免他不信,他手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点余力也无,又如何能够在这强秦之中得立。

    张良抬起了头来,眼中毅然:“良不敢妄言。”

    说着看向堂外,姬信所居之地在于一偏城之所。

    屋外是一片林木栽种,看得出护养的是不错的。

    “公子认为,如今这秦国的天下如何?”

    “秦国天下。”张良的问题让姬信不解,但是他还是思索了一下说道。

    “秦国地广袤大,强兵之卒各地屯驻,又有更卒之制,得养民生不空城军。朝臣能战而胜,言而治,行而安。始皇虽没,二世扶苏尚幼,但多有传其人仁善勤政。如此秦世,当是盛强。”

    姬信说完,张良却是笑了,笑得古怪。

    姬信疑惑地看了一眼张良:“先生为何发笑?”

    张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公子所说是年前之秦国,而今之秦国,公子可知如何?”

    看到姬信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张良才说道。

    “公子可知年前末之雪灾,年中之旱,年末大疫?”

    姬信笑了一下:“此事我当然知晓,此经年之灾却是布及各地,若非我用曾年所收之田亩大收,家有余粮,如今可是还招待不了先生呢。”

    “是,公子家中田亩几何?”张良有些神秘的问道。

    姬信算了一下说道:“逃于此处之时,索性带了一些钱财,当时信将这些财货换去。”

    “这方圆近百户,皆为我所收之地。”

    “近百户。”张良点头说道:“今年这近百户产粮几何?”

    “先生说笑了,方才还不是说那旱雪之灾不是吗,今年之灾,旱雪所受,百户是无有粮产的。”

    姬信笑着说道,他府上如今吃的已经是年前留下的屯粮了。

    “是啊,公子百户之地无有粮产,秦国分田于民,每民授一户田顷。公子说,这一户田顷能有多少粮产?”

    张良伸出了一根手指,好像就是指着拿一户之地。

    “今年至今,百姓就算家中有所余粮也该是吃完了,但是田中还无有收。各地水渠干涸,不能耕种。”

    “待能耕种,还要数月之余,待能产粮,还要数月之余。总得一载有余,此时百姓已经吃不上饭了,之后的一载有余又如何过?”

    “无粮可用,民不能活,如此怎办?”

    姬信愣住了,如果真的到了天下无粮的地步。会是一副怎般的景象,到了那时人为了有一口吃的活下去,恐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相互争抢粮食都是小事,恐怕到了饿极之时甚至会吃人食骨。

    到了那时那就不是一场叛乱如此简单之事了,而是一场苍生浩劫。

    也会是一次绝无仅有的难得的时机。

    稍加引导这天下乱民会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先生。”细想了一遍其中,姬信的眼中有了一些难明的神色:“先生可有明策?”

    房外的日光晃晃,错落在树影之间。

    张良转过了头来看着姬信,开口说道。

    “公子你需要等一个时机,随后便是搅动天下风云。”

    “公子可有国中所图?”

    姬信咬着自己的嘴巴点头说道:“有,先生稍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