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这是要天下死之过半
    一张兽皮上的大图被铺开在宽大的桌案之间,姬信站在张良的一旁执礼握着图卷。

    图卷之上川河所流,城郡所立,皆有明细。

    落于图中却是将这国中的要道重城皆标注了出来。

    张良站在图旁的看这图上的秦国,目光落在了那地图上所标注的新郑之地,不知道为何出神了片刻。

    那一日韩国破碎,韩王坠城而亡,他的父亲也殉国而死,一夜之间他国破家亡。

    他暗中握起了自己的手,抓着手边的衣袖,这一次,他是要秦国如数奉还。

    “公子,此时还无需急动。”张良淡淡地说着,手放在了这张大图之上。

    “民不聊生之际,定有人起乱事。”

    “等到此人起乱之际,就是我等行事之时。”

    “当首起乱必当天下呼应,也定当是最受秦国注目。届时,秦国起兵平乱此军。国中空虚,公子可乘势将屯粮分授于无粮民,从而起民为军。”

    “天授之灾,亡秦以活天下为号,引万民攻秦而夺粮分赐,让其民能活。”

    张良的这一步目的也很简单,到了天下无粮,万民为了粮食争抢大乱的时候起事,将自己手中的屯粮分出以让乱民跟着起军。

    再引导乱民秦国所驻的各地粮仓可抢,是秦国引来的天灾,就该把秦国灭亡,将他们的粮食分给天下,让天下人活。

    如此就可以让天下的百姓皆站在秦国的对立面。

    国有民几何,至少千万,世人皆无粮食,该要饿死之际又会如何,世间大乱。

    世间千万皆乱,秦国就是有百万之军又能如何?

    何况到时秦国各地驻扎的粮草都被一拥而起的叛民抢去,秦国自己国中恐怕也难有多少粮草供养他的正军。

    而秦国的正军如今又分散各地。

    张良这是要将这世间推入一场大乱,推入这场棋盘,让秦国灭去。

    他说着将手指指出,移到了骊山之上。

    “秦皇建陵于此处,然非是用徭役之民,而是囚卒,多为行罪之人,或是六国亡军的俘虏。二十万。”

    “二十万,囚卒俘虏······”姬信念着,看着图中的骊山。

    “起兵之际,秦军正军挡在镇压首叛之人。”

    “我等可趁机将此处破开,将此二十万囚卒解出,杀守此之地的秦人,以将此二十万罪卒、六国降服收入麾下,乱秦之世。”

    张良的眼下好像是有兵戈利利,似是看着乱世已起。

    “届时,我军大势可成,呼嚎六国旧贵,举起而起,共讨秦地。”

    他的手指在此划过落在了雁门之南。

    “匈奴受雪无食,而南下行掠,秦国二十万蒙军于此抵抗。”

    “若是关中有动,恐怕此军会弃城南下以保关中。”

    说着张良在那雁门的南下之路上轻轻一划。

    “待六国旧贵四起,无食之民呼嚎让秦地大乱之时,秦军顾及无暇,我等不与秦军交战,至此处,断蒙军粮道,截一军之粮草辎重。”

    “获此辎重方可久战,武装囚卒。并断二十万蒙军后路,让其无粮而守匈奴,无援而不能南下。用匈奴灭此军。”

    “于此时势,我军可得数十万军,加以秦国为蒙军所调集的大军粮草。当为世间除秦之外最大之势。”

    “呼势响应,召集六国之人从各地而攻秦军正军,以粮草规整乱民以强自军。”

    “秦正军分散各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便是临时规整,主军当不过六十万。与收叛相争所耗兵力,镇压无食乱民所耗兵力,受六国旧贵骚扰所耗兵力。所余当不过半。”

    “三十万军,规整六国之力,集结乱民,当可破之。”

    何况到时,恐怕是天下都在反秦。

    不为别的,世人无有吃食,六国旧贵有一部分未被夺去田地,家中多有屯粮。

    将此些屯粮分于乱民,说跟我走,可夺国中之粮而活。

    百姓为了活下去自然就会攻侵秦地。

    而秦地的粮食呢,在灾祸开始之时就已经开仓济民分以天下了,调集的一批军粮送于北地被张良设计截下。

    到了那时秦国之中,咸阳之中恐怕也没有多少粮食了。

    而饿疯了的百姓只会发疯的抢。

    张良说道此处停了下来,看向姬信。

    “公子,到时,我等自可光复韩国。”

    姬信看着张亮的眼神不自觉的有一些躲闪,和怯意。

    在张良的谋划之中,却是一场天下千万人的动荡乱世,这乱世之后,天下之人恐怕会死去近半之数。

    过了一会儿,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在张良的面前拜下。

    “先生助我。”

    “公子无需拜。”张良站在姬信的面前还礼而下:“良自当,穷尽所能。”

    ————————————————————

    一片山林之中,轻灵的鸟语在那空无一人的山林之间回响。

    一袭灰衣从林间走在过,他的头上带着一个斗笠,怀中抱着剑。

    灰衣人的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他正吃着手里的干粮,吃了一半,又收了一般放回怀里。

    这年头,便是一块干粮你都得省着吃。

    “大叔,我们是去做什么?”

    “见故人。”

    “啊,为什么我们总是去见你的故人?”

    没有理会年轻人的抱怨。

    灰衣人慢慢地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年轻人一时不察,差一点撞在了灰衣人的背上。

    疑惑地停了下来,走到灰衣人的身边,看向前处。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撞小木屋。

    木屋之前,一个人正站在门前,好像就是在等他们。

    那人有着一头苍白色的头发,身上披着黑金色的长袍。

    他似乎是发现了他们,回过了头来。

    年轻人的眉头一皱,手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剑柄之上。

    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谁,那人是他大叔的师弟,却是总是想着杀掉大叔。

    他不明白,同样是同门之人,为什么前些日子见到的那个师姐那么和气,眼前这个却是见人就砍。

    灰衣人看着那木屋前的人一眼点头说道:“小庄。”

    站在门前的人平淡地打了一个招呼:“师兄。”

    ·······

    年轻人无聊地靠在一边,看着那坐在木屋之前的山崖边上的两个人,他们这次却是难得的没有打在一起。

    卫庄坐在盖聂的身边,那柄怪异的剑被他放在膝上。

    “你去见过师姐了?”

    盖聂点头,便算是回答过了。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