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不会有人理会
    咸阳城周地正军不过十余万之众。

    为平民乱,起五万正卒五万更卒,总十万之众,受陷阵所领入于陈郡。剩余的兵力大多调入了咸阳固守。

    乱军所过之处,抢夺各地粮食,未有行乱追随之人受夺失所,落及各地,而成流民。流民无食,窃抢求活,以至流民愈多,郡中各县四乱,民无可过活。

    一地县下的村子里,地上只露着泥土枯黄,草皮草根该是都已经被人拔去吃了。

    破旧的房屋立在黄土上,门框锁着。

    房子里,一个面黄肌瘦的妇人正拿着干柴烧着火,火上放着一口大碗。碗里煮着一瓢浅水,水上漂浮着几片草叶,还有些草根,水下是还煮着一些豆子,几片豆皮漂着。

    该是煮了半响,妇人看着那一碗不知是草汤还是豆汤的东西,咽了一口口水。

    “哇啊啊啊···”

    她身后的床上传来了一阵哭声,哭声不响,或者说已经很弱了。

    妇人惊了一下,连忙起身,擦着自己的手走到了床边。

    看着那床上的孩子,有些慌张地将孩子抱起,轻拍着孩子的后背。

    “不饿不饿,马上就有东西吃了。”

    那妇人轻声说着:“不饿,不饿。”

    眼睛渐渐发红,到最后就连语气都是哽咽的,直到她说不出话来,无声地哭着。

    她怀里的孩子却是不再哭了,妇人抿着嘴巴,将孩子放在床上,拿了一口碗和一只勺子,将火烧着的汤盛了出来,端到了孩子的面前。

    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水,用勺子舀起了被煮得粉烂的豆子,吹温了之后,送到孩子的嘴边。

    笑了一下,轻声说道:“来,吃饭了。”

    孩子张开嘴巴,吃着豆子,妇人一勺一勺地喂给他,直到孩子吃饱了睡去。

    妇人看着手中已经凉了的汤,里面还有几片豆皮和草叶,将那汤喝了个干净。

    她将碗放在放下,看了看家中,四面都已经没有东西了。

    走到一个木柜子边,打开柜子,里面有一个破旧的布袋,手掌大小。妇人把布袋取了出来,里面大概还有小半袋豆子。

    仔细地又看了一遍,妇人终是忍不住,拿着袋子抽泣着。

    已经不够吃了,田里根本种不出粮食,便是能了,她也没有东西可以种了。就是种下去,也还需要数月才能有收,她和孩子根本不可能熬到那个时候了。

    这一些豆子,就是只让她的孩子一个人吃,也不够吃多久的了。

    她不知道怎么办,家里能卖的,能换成粮食的她已经全部卖出去了,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砰砰砰!”

    房门被粗暴地敲响,妇人被吓得慌忙将手中的袋子放回了柜子里合好,双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

    对着门外紧张的问道:“谁啊?”

    “查粮的。”门外一个男人的声音粗暴地大叫着。

    妇人眼里的泪水差一些又流了出来,没有去开门缩在墙边。

    “我,我们家已经没有,没有粮了。”

    陈县叛乱,叛乱之人各地抢粮食,被抢了粮食和屋子的人,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么跟着那乱军领口粮吃。

    要么就成了流民,这些流民不会比乱军好到哪去,为了有口吃的,流落各地四处偷抢砸夺。

    他们抢不过乱军,就抢那些老弱妇孺。

    没可能有人查粮,门外那查粮的无非就是来抢粮食而已。

    妇人躲在墙角里不开门,不出声,但是那破旧的门板也挡不住什么。

    外面的人开始撞起了门,一声又一声撞得沉闷。

    该是吵醒了孩子,床上的孩子大哭了起来。

    妇人跑到床边,将孩子抱在怀里,缩在角落里。

    那门终是被撞开了,一个男人喘着气走了进来,眼睛看向房里,除了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没看到别人。

    对着那妇人冷笑了一下:“把粮食交出来。”

    妇人缩在那,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带着哭腔说着:“没了,真的没有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放过你。”

    男人看着那妇人和孩子,神色像是松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沉了下来,低声地说道。

    “放过你,谁放过我?”

    他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对妇人做什么,只是在屋里翻找着,将各处都翻了开来。

    到最后他开了木柜,看到木柜里那个干瘪破旧的袋子,将袋子拿了出来。

    男人打开袋子,带中的豆子洒落了几粒,被他捡起了起来,重新将袋口扎紧就准备出去。

    “不行!”妇人哀嚎了一声,放下孩子,冲上前抓着男人的手臂。

    跪在那,用尽力气求道:“那是最后的了,是留给我的孩子的,求你了,真的求你了······”

    妇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磕着头,磕到额头破开,鲜血从额头上流下来。

    男人没有说什么,推开了妇人的手走出了门。

    妇人追了出去,拽着他的衣角:“还给我吧,还给我吧。”

    村中别的房子的房门都紧锁着,没人出来帮忙。

    他们不抢已经是看在旧日的情面了,没人会想在这个时候出来招惹是非。

    忽然,远远地传来了一阵阵沉闷的声音。

    是一支军队行来,远远的能看见一个白衣白甲的将领提着一杆长矛,身后是看不到头的军伍。

    男人没敢多想,甩开了妇人,拿着那袋子向远处跑去。

    只留下妇人摔在了地上,跪在那黄土上,两手沾染着尘土,衣衫之上脏乱。

    她跪在那,好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东西,全部的力气,软软地倒了下来,趴在那哭着,泪水滑落,落在尘土之间。

    那大军从村边走过,顾楠侧过眼睛看到一个人跪伏在那痛哭着,身子像是被压垮了一般。

    军队没有停下,只是顺着前路走去,他们一路走来,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的活不下去的人。

    他们不会管,也管不了。

    大军走过,妇人跪在那,在那大军一侧的不远处,哭了很久,哭声传荡在大军之中,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顾楠走在前面,长矛垂在马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