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顺势而为
    陈地起义声势张开之快该是让所有人都为惊讶。

    各个郡县受不了饥寒之苦的人,都开始聚民抢夺城粮,捆覆当地官吏把他们杀死来响应陈涉。短短时间就已经占领了大半个陈郡。

    起义不到月余,只是顾楠行军的一路上,赵、齐、燕、魏等地方都有人打着恢复六国的旗号,自立为王。

    一时间好像是天下皆反一般,声势浩大。

    顾楠立马于军前,目前是漫天的烟尘,烟尘之中数不清的乱民举着刀兵向着军中冲来。

    陈地之中乱民的数量已经超出了预计的十万人,或是该说其地之中恐怕皆是乱民,不过是有些归于陈胜吴广,有些成了流民罢了。

    “列阵。”顾楠的长矛挥下,身后的军阵慢慢排列开来。

    举盾于身前,长戈倾出。

    乱民的数量虽多,但是混乱无序,索性还未有到完全超出控制的数量,只是有一些棘手而已。

    她看向远处面目疯狂的乱民,握着长矛的手却第一次感觉有些无力,像是无力举起似的。

    她本以为推行田地分顷,让农户得田。得善而治,兵徭之役都转为更,可获钱粮。再得以安定世间,当能让世人安居修养的。

    却是到了这个地步。

    ······

    百越之地。

    “砰砰砰。”

    木制的地上发出一阵有些匆忙的脚步声。

    一个兵卒手中端着一份竹简,低着头从门外走进来。

    看他的模样有一些紧张,显然应该是通禀过了,门边的侍者并没有阻拦他,将他放了进去。

    堂上坐着一个将领模样的人,身上穿着一身华袍,一侧上是一副支架,挂着一套黑色的将铠。

    模样看上去不过三十左右,正坐在桌案之前,手中拿着青铜酒樽自酌自饮着。

    而他的一旁,还站着另一个穿着长袍的人,看装束,该是一个门客。

    那士兵走进了堂中,堂上的将领眯着眼睛将手里的酒樽放下,开口问道:“是有何事啊?”

    说着将自己桌案上的一块肉食放进了嘴中吃着。

    “将军,国中来简。”

    士兵半跪在地上,将那竹简托举在头顶,低头说着。

    咀嚼着肉食的嘴停了下来,半响,将领才将肉食吞了下去,将手伸出说道:“拿来我看。”

    士兵站了起来,举着那文简走到了将领的面前。

    将领也不多言,直接将竹简取了过来,摊在了手中。

    眼睛在简中的文字上看过,直至看到了最后,沉默了一下,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竹简放下不再说话。

    士兵不敢抬头只是静站在那里,直到那座前的将领挥了一下手。

    “好了,你下去吧。”

    “是。”微微躬身,士兵才是快步退去。

    将领不做声地坐在自己的桌案前,拿着酒壶到了一杯酒,一口喝尽,又拿了一块肉食放进了嘴中嚼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前面。

    将领一旁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门客此时才轻笑了一下行礼问道。

    “将军,不知是何事,致您如此?”

    桌案前的将领横了他一眼,沉声说道:“自己看。”

    门客笑着拿过了桌案上的竹简看起了起来。

    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国中来简,大意是召南越之地领将赵佗率百越驻军回关而守。

    赵佗是当年跟随主将任嚣攻入百越之地的将领,他们攻入百越之地后,就在此地驻守并数年管辖此地。任嚣病故后,他就成了主将为守,和秦国也是少有往来。

    在这百越之地中,他就如同越王一般,言无不从,命无不立。

    如今却是要他再回那秦国为将,定那秦国的乱象。

    赵佗想到此处,又是倒了一杯酒握在手中却是没有急着喝去。

    门客看着赵佗一眼,淡笑着说道:“将军,攻下这百越之地,立下汗马功劳,但是国中好像迟迟都没有将这越地成郡与将军管辖的打算,只是叫将军驻守此地。”

    “如今叫将军回去驻守关中,恐怕这百越之地是要易主了。”

    赵佗的眼神冷冷地落在了门客的身上:“你想说什么?”

    门客被赵佗的眼睛看着,就感觉像是被人用刀兵架着似的,背后发凉,低着头不敢抬起来:“我只是替将军不值而已。”

    “哦?”赵佗的眼睛移开落在了自己手中的杯子上:“继续。”

    门客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将军。”

    “今年国中各地旱雪,就连关中之地都难耕种,几乎无有粮产,实乃天降重责。”

    “如今秦国各地民生哀悼,无食难活,先皇又逝。恐民乱四起,秦皇才欲要稳固关中而镇内外。”

    “然秦国之地,若此般下去,恐怕真会到军民无粮的地步。打了那时,大乱将起。人不能活而起乱,关中该也难幸免。将军实不需为那秦国被卷入那动乱里。”

    酒樽轻举,赵佗握着酒杯笑着说道:“你是要我不去?”

    见赵佗笑了,那门客脸上的笑意也深了几分。

    “如今秦国在这百越之中设南海郡立官,此中官员无不是要监视将军之意。”

    “将军,如今天下亡秦之势以显。秦关中之军不过二十万,余军分散难聚。如今已有乱民起事,不过月余各地共起数支乱军,已近天下皆乱,亡秦存秦皆在将军一念。”

    “若是秦亡,将军亦可自立矣。”

    ······

    桌案之侧安静了下来。

    “砰!”酒樽被重重地砸在了桌案上,赵佗盯着身边的门客斥道。

    “那你是把我赵佗当成什么人了?”

    门客被吓得寒毛一立,连忙跪下。

    “将军,将军恕罪,只是,秦政失道,致使如此,将军顺势而为也是顺应天意啊。”

    其上又没了声音,门客的额头上滑下一滴冷汗。

    “天意?”赵佗笑了,他从来不信这个,但是可以借名而为。

    拿起桌案上的竹简递到了门客的面前。

    “拿去烧了。”

    门客看着眼前的竹简,喘了口气,低头捧起了竹简。

    走到了堂上一旁的火盆边,将那竹简扔了进去。

    竹简在火中燃起火焰,赵佗看着那烧在其上的火焰,眼中带着火光。

    直到那竹简被烧做焦黑,彻底焚去。

    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严封五岭横浦、诓浦、阳山、湟溪四关;断绝西入南雄,南入连州,南入贺县,南入静江四路。构筑防线,以免北乱南延。”

    “另,更南海郡官吏,与秦地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