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下定决心就好了
    骊山北麓,数不清的衣着褴褛的人正在一堆乱石之间开着山路。

    几个身穿衣甲手握兵戈的士卒站在乱民之间时不时地催促几句。

    先皇的主墓宫殿已经入葬,但是外围的陪葬墓坑和一部分外城垣还没有完工,所以如今依旧在赶工。

    该是吃饭的时候,开着山石的囚卒才是慢慢地停了下来。从上面分下来的粮食只有小半块干粮还有一碗清水。

    囚卒却都好像是习惯了一般,取过了粮食大多都就地找了一处空的地方开始吃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一副蓬头垢面,身上的汗水沾湿了衣衫。脸上带着泥灰,混上了汗水。看上去都是灰黑色的一般。

    一个穿着短衫地男人拿着干粮和清水坐下,看了看远处的士卒,看那士卒离得很远,才低下头来骂了一句。

    “娘的。”

    他旁边的一个人看了他一眼,低头吃了一口手里的干粮:“怎的了?”

    男人举着手里的小半块干粮:“我们干了一天,就吃得这些,这是要把人饿死不成?”

    一旁的人抿了一下嘴巴,他显然也吃不饱,但是他却是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能有什么办法?”

    说着他看向了远处的士卒,目光落在了他们的兵戈上。

    又看着自己手里的干粮,苦笑了一下说道:“有一口吃的就是不错了。”

    说着又疑惑地看向先开口说话的男人:“兄弟,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怎么没在这个营里见过你?”

    男人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巴:“我本是韩人,被抓来的······”

    他也没有说的很清楚,一旁的人却点了点头,会被送到这来的都差不多也没有必要问得清楚。

    男人低着头:“秦国攻取了这六国的地方之后,我们六国的,也算是死的死逃的逃了。”

    这么说,一旁的人却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是眼睛红了红,该是在担心那故地之中他牵绊着的什么。

    “哎。”男人突然看向自己身边的人说道:“你知道着地方的守兵有多少吗?”

    一旁的人怔了一下,皱起了眉头说道:“这种事你还是别多问了,要命的。”

    “不是啊。”男人指了指自己:“我知道,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了。”

    男人说着,周遭的人都好像是微微侧过了耳朵听着。

    “这地界,守着我们的,一共只有万把人,而我们呢?”

    他看了一圈四周,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小声地说道:“二十万。”

    四周沉默了下来,有些人停下嘴里嚼着的干粮,但是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只有那个最先开始说话的男人看了看四周,问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逃出去?”

    没人回答他,但是所有人的眼里都露出了几分异色。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各个囚卒营里有这么一批人说着外逃的打算,渐渐地好像所有人都在互相说着。

    直到一个夜里。

    一只火把从夜里举起,火光照亮了夜色。

    ······

    陈县起事还未有平定,骊山的囚卒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却发生了叛乱,一夜之间二十万囚卒从骊山之中出逃。杀光了看守他们的万余士卒,带着他们的衣甲向着北面跑去。

    这二十万囚卒好像还非是散乱无序,似乎是在什么人的带领下,一路上大乱关中,劫道夺粮。

    而关中之军却已无暇管控他们,四处都是六国的叛军起事。

    秦国之地关外四乱,民哀遍野,关中之地则又有囚卒祸乱伤民。

    百越之军又无半点消息,天下成哀。

    ······

    关外黄沙漫漫,便是那半空之中都是烟尘的淡黄色。

    枯地上张着几株干草,随着风卷或是被卷起,或是留下那摇曳着。

    蒙恬坐在军中的帐里,帐外一个人推开了帐帘走了进来。

    他看向门边,是蒙毅走进了军帐之中。

    “如何了?”蒙恬沉声问道。

    蒙毅走到蒙恬的身前,行礼道:“郡中之粮已经不够几日所用了,恐怕······”

    蒙恬挥了一下手,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而是问道:“援粮还未至吗?”

    看着身前,蒙毅的嘴巴张开了一些又合了起来,没有说话,面上的神情沉着。

    注意到了他的样子,蒙恬抬起了头来,平静地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将军。”蒙毅深深地苦笑了一声说道。

    “如今国中乱事四起,已经无暇顾及北地,当是已经无有援···”

    “闭嘴。”皱着眉头,蒙恬打断了蒙毅的话。

    他看向蒙毅说道;“国中之事不需你来议论,会有援粮,在陛下未有令召之前,我等只需将匈奴守住便是”

    “可是,将军。”蒙毅还想说什么。

    “好了。”蒙恬抬起了眼睛看着他说道。

    “我等只需要明白一点,除非陛下召我等回援。否则,守住这里,不得让匈奴踏入半步便是了。”

    “便是无粮也要守住。”

    蒙毅看着蒙恬,蒙恬的声音不重,但是他眼中的决意却是没有退路。

    蒙毅叹了口气,像是放下了什么。

    低下了头,将双手横在身前决绝地说道:“是。”

    两侧皆是山路。

    一整车队行走在大路上,拉在车前的马匹穿着粗气,车辙很深看得出运送的东西颇为沉重。不过那车上的货物都被厚重的布帛遮着,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车队的车辆首尾相连,绵延很远,数不清楚有几多车辆。

    队伍的两旁分立着士卒,士卒打量着两旁的山路,不过山路之中却是很安静什么都没有。

    车队前进的声音很重,马蹄声和车轮声混杂着回荡在山谷之中,队伍中的人很少说话,只有偶尔走的无聊的士卒会互相搭上两句。

    一颗石子从山路上不知道因何滚落了下来,落在了车队的一旁。

    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个石子,只是紧跟着石子之后。

    大路两侧山路发出了一声呼嚎。

    随后就是无数的人影从那山后冲了出来,手中提着刀剑,向着那山下冲去,杀向那车队两旁的士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