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殉于此世
    夜中风凉,从人的脸颊卷过,带着沉冷的凉意。

    李斯躺在床榻上还未睡去,当是无有睡意。

    房间外的风声阵阵,他侧过身来,清幽的月色从窗纱之间透进,是苍白色的,落在地上好似是一层薄霜。

    看着那月色半响,他起身坐了起来,走下床,在门边取过了一件衣衫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兹。”

    一声吱呀,门被推开,李斯从房里踏进了院中。

    他该是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该是何时?

    大概是从年前的那场大雪之后,那场雪,没人知道会下的那么大。像是世间都被那雪埋去盖去。

    “咳。”李斯咳嗽了一声,随着这一声咳嗽,他的身影愈显佝偻。

    立在凉庭之中,他走到庭中的桌边,拿起了桌案上的一简书卷,卷开,翻看着。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了李斯的身后,身着黑衣,面上的木面具上带着一道裂纹。

    李斯回过头,看到那人,面上并没有什么异色,秦皇秘卫他自然是认得的。

    眼睛重新落回了,拿在手中的竹简上,他问道:“有何事?”

    那秘卫行了一个礼:“丞相,陛下让我将此交于你。”

    说着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竹筒,走到了李斯的面前。

    李斯伸出了一只手,竹筒被放在了他的手上,秘卫就离开了。

    他看着手中的竹筒,打开了盖子。

    里面是一根木条,木条之上只写着数个字。

    骊山囚卒祸乱关中,北运辎重受劫。百越离心,封关不入。

    握着那木条的手顿了一会儿,才将木条重新放回了竹筒之中。

    李斯握了握手中的竹筒,放下了手,转过身背对着那庭门,眼中迷蒙。

    他问道:“这天下,到底如何得安?”

    四周无声。

    良久,那庭中传来一声深叹,沉然无力。

    ······

    那城中纷声四起,兵戈交错的声音伴随着人声嘶吼阵阵作响。

    街道上四溅着血水,也不知道是谁的断肢落在地上,手中还攥着刀剑抽搐着。

    城中早就已经没有人什么平民了,不是乱军,就是早已经逃走的流民。

    士兵冲杀在城里,见人就是杀在一起,他们早就已经杀的麻木。

    乱民们拿着刀剑如同蜂蝗一般的聚集在街头巷处。

    人全部聚在一起,眼前就好像是一个修罗烈狱一般。

    手中的刀剑举起,再砍下去就是一个人。人冲在一起,等着杀人或者被杀。

    脚踩过地上,一阵粘稠,到处都是血污或是残肢内脏。

    身上剑上手上都是污红一片,所有人都像是疯了一般,像是那在烈狱之中挣扎的厉鬼,互戮互食用。

    乱民死守在各城之中,但是各城之中的粮食都已经被他们夺尽吃尽,这几日饿得眼中发红。

    顾楠用随军的粮草便轻易的骗开了城门,不过即使如此,这些疯乱的人除了杀也已经没有了镇压的余地了。

    乱象之中也不知道是谁点燃了路旁的房屋,那扭曲的火焰在城中开始燃烧肆虐,在几处地方蔓延了开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陈胜带着他的部下在混乱的城中街道四处冲杀着,似乎是想找到一个城门撤离出去。

    但是城中到处都只剩下了挤在一起的人,火光,还有那滚滚浓烟。

    陈胜一剑砍倒了一个身穿着甲胄的士卒,咬着牙,粗喘着看着四周,对着身边的人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城门会打开的?”

    一个身穿副将衣甲的人擦了一把脸上的火灰说道。

    “今早,有万人带着整队的粮食来投。我疑有诈,本欲阻止。但是城里的乱民饿疯了,根本没管这般多就打开了城门。”

    “那车队进城,从粮车中就跳出了无数人把城门破开,将在外埋伏的秦军引了进来。”

    “该死!”陈胜骂了一声:“我就该知道这些乱人成不了事。”

    火焰灼烧着一旁的房屋,木质的房梁发出了一声哀鸣,随后房屋倒塌了下来,涌起一片火烟。

    “咳咳。”陈胜咳嗽了一阵,恨恨地看了一眼城中:“先撤出去!”

    说着正准备带着身后的一小队人折返离开。

    可待他们回过了身,街两旁的浓烟之中冲出了一人一马。是以白袍之将,那将领的长矛上拖着血水,目光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陈胜感觉自己的血是凝固了一般,被眼前的人看着就像是被什么凶兽注视着一样。

    那白袍将没有半点停留,也没有多言,抬起了手中的长矛踏马而来。

    面上露出了一丝骇色,陈胜连忙挥手对着身后的人说道:“拦住他,拦住!”

    而自己向着后面退去。

    一旁的副将指挥着身后的队伍:“列队。”

    陈胜没在留在原地,扭头离开。

    身后传来了一阵一阵的惨叫,他慌张地加快了一分脚步。

    可是那惨叫声没有多久就已经消去,随后就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敢来。

    回头看去,那阻拦之人已经被冲开,火光里那长矛向他刺来。

    ······

    城中纷乱没去,没了声音,火焰消泯,这城里就好似是成为了一座死城。火焰过处,余下一地灰烬覆盖着烧干血迹或是焦黑的地面。火焰未过之处,则是流血成聚

    士兵在城中整理,收聚粮草和兵甲。

    没人做什么声音,只有零散的脚步踩过灰烬之间,从地上捡起兵刃,或是杀死一些还没有死透的人。

    路旁的不少房屋被火焰波及烧成焦黑,有些甚至已经倒塌在那。

    顾楠站在城头上,将长矛靠在一旁的墙上。

    自己则半倚着城墙坐了下来,解下头盔放在一旁,看着一片死寂的城中,残垣断壁或是废墟一片。

    乱首陈胜伏诛,但是陈地之乱已经不是杀一个陈胜能解决的了。

    顾楠的手在自己的腰间摸索了一下,解下了一个袋子,打开来喝了一口。

    不知道是酒是水,但是她的脸上露出了这月余以来的第一个神色,被面甲遮着只看得到她的眼睛抬起,看向这“死城”之上将入夜色的天空。

    她低声骂了一句:“贼老天。”

    骂完,抬起手里的袋子又喝了一口,靠坐在城墙的边上,轻轻说着。

    “莫不过殉于此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