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南阳诸葛氏,好为梁父吟
    “嗒。”

    吃完的碗筷洗完后,带着水渍被放在桌上。

    穿着浅红色衣衫的少女将手在身上擦了擦。

    一个少年坐在门边摆弄着农具。

    另一个则是靠坐在房前打着哈欠,半响,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本书,翻了开来懒洋洋地看着。

    天色有一些沉,但是还没有完全黑去。

    少女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春天的天黑得慢,想要等天黑下来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思量了一下,对着屋间的两个少年说道。

    “仲兄,叔兄,我出去捡些柴火来,家里没柴了。”

    “嗯,好。”门边的少年支着脖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末了,却还是加了一句。

    “这天快黑了,记得早些回来。”

    对于家人他总还是关心的,不过从那副样子里实在让人看不出来。

    坐在门边摆弄着农具的少年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笑了一下,对着少女说道。

    “听你仲兄的。”

    “知道啦。”少女笑嘻嘻地说着,拿起了一个背篓出门去了。

    晚间的田间小道上是有一些安静的,路上的泥土松散,夹杂着草叶。微枯的青黄混杂着土色,两侧的草丛之间偶尔传来一阵蛙声,随后又随着草间的一阵晃动远去,估摸着是那草间的田蛙跳远了。

    小道上传来了一阵轻歌声,没唱的,只是轻哼。那声音清甜,哼着乡间的小调子。

    调子不知名字,但是倒也有几分悠扬,在傍晚的田野间伴着那远处的蛙声虫鸣。

    随着声音渐近,一个少女脚步蹦跳着走来,背上的背篓里装着些枯枝落叶。

    田野之外就有一片山林,在那总能捡到一些柴火。

    顺着小道走进山林之间,少女的嘴里哼着小调,看着心情不错,捡着落在地上掉落着的枝叶。这几天都没有下过雨,所以这些枝叶都是干燥,当柴火或是当做燃物都是正好。

    “噼啪。”

    是一个雨点打在叶片上的声音,还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

    少女抬起了头,发现天上飘来一层薄薄的雨云。

    山林之间的一场春雨说来就来,细细密密,算不得大,但是也叫得一些人困扰。

    就比如捡着枯枝的少女,如今这枯枝是捡不成了,就连背篓里的估计都要被雨水打湿一时是不能用了。

    “沙沙沙。”

    雨下了起来,下的细密,绵绵地洒向田野之间。

    夕阳余晖里的小雨都带着一些点点的浅金色,那抹辉色在雨珠之间透过。

    从远处看那山间田野里被金红晕染,斜影摇晃,倒是一副惹人沉浸的景象。

    不过此时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

    看雨的时候会觉得雨景静好,淋雨的时候就不一定会这么想了。

    乡间小道上的泥土被雨水浸湿变得湿软,草叶和小苗被雨水打的微微晃动,沾着那雨水半垂着头。

    少女用手遮着自己的脑袋,背着身后的竹筐向着家中跑去。

    ······

    “啪嗒啪嗒。”

    一个灰衣人正躺在林间,身旁放在着一个竹箱,斗笠盖在脸上,看模样像是正在那瞌睡。

    也不知道是耳边有些在杂乱的雨声吵醒了她。

    还是那打在身上的雨点把她敲醒了。

    那灰衣人抬起了一些斗笠,帽檐下面有些无力的眼睛向着天上看去,无奈地说道。

    “下雨了?”

    “真是的,屋漏偏逢连夜雨。”灰衣人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抱怨着一边坐了起来,她本来就饿,现在可能还要淋着雨过上一夜。

    伸手放在了竹箱上,只见那竹箱上似有一阵气息晃动,之后的雨点打在其上都会自然的落开,没有能落入竹箱中的。

    “也不知道湿了没有。”灰衣人自言自语着,打开了竹箱。

    竹箱之中的东西这才露了出来,都是书文,满满得几乎堆满了颇大的竹箱,其中到底有多少本是数不清楚。

    灰衣人简单地翻查了一下其中,发现是所有书都没有被雨水打湿之后才重新准备合上书箱。

    “咦?”

    她突然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在两本书之间翻看着。

    “青囊书呢,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啊。”

    这其中却是少了一本,她找不到了。

    坐在原地回想了半响才抬了一下自己的眉毛,想起了缘由。

    “哦,先前是送给了一个年轻人,倒是忘记了。”

    大概是好几年之前的事情了,不过数年的时间对于她来说,或许真的也就是和先前差不了太多。

    不过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她倒是忘记问了。

    “也不知道以后华佗会不会再写一本青囊书,这样岂不就是重名了。”

    灰衣人嘀咕着,摇了摇头。

    “算了,这以后的事情就先不想了。”

    说着将书箱合了起来,从路边站起了身来,向林外看去。

    她想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人家能借宿一晚,不然这下雨的天气睡着山林之中,湿潮的让人难受。

    山林之外是一片田野,田间的小苗才刚刚冒芽,错落在那里,倒也算是田家独特的景色。

    春日的一场小雨对于农人来说不算是一件坏事,若是春日不下雨才是叫人愁的事情。

    既然是田野,那附近就应该是有人家的。

    灰衣人的目光落在了一处,那里正看到一个少女顶着雨,背着一个背篓有些匆忙地跑着。

    跑去的方向,隐约能看见几间茅草房子建在那里。

    过去看看吧,希望能有一个躲雨的地方。

    想着,灰衣人整了一下斗笠,将地上的书箱提了起来背在背上,拿起了靠在一旁的一根“黑棍”向着那远处的小屋走去。

    屋外雨声轻细,在人的耳畔响着。

    那小屋里的小院堂前,传来阵阵悠悠的念书声,在那雨声中传远。

    “步出齐城门,遥望荡阴里。

    里中有三墓,累累正相似。

    问是谁家墓,田疆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纪。

    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

    谁能为此谋,国相齐晏子。”

    襄阳隆中诸葛氏,好为梁父吟。

    “仲兄,下雨了,小妹怎么还没回来?”

    坐在门边打理着农具的少年看着天上的小雨,有些担忧地对着堂前的少年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