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读书人的事情能叫偷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色将明,一侧的云层散开。房檐下面的雨声小了许多。

    只剩是细雨飘摇,被风如絮般的吹着,着落在地上也少有声音。

    院中积蓄着水洼,也不知是因风还是因雨,水面偶尔泛起一阵波动,使得其中的倒影一阵迷离。

    茅草屋上,敲打了一夜所留下来的雨水从房上滑落,一滴一滴的落下发出一声声轻响。

    房前坐在那的少年拿着手中的书看得入神,天亮了也未有察觉。

    该是一声水滴溅起的声音将少年惊动,他的眼睛才从那书中抬起,天是亮了,雨也快要停了。

    少年呆坐了一会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遗憾地看向身旁的书箱之中。

    有一种身入宝山却只能取其一二的若失感,无奈已经一夜已经过去。

    他用了一夜的时间也不过只看了几本书,但所得已经足以受用许久。

    握着手中的书文,自知能得观其中已经是他之所幸,不当贪心不足才是,可心中还是不免难舍。

    这书箱之中的书文囊括之多让他为叹,除去算学和兵论,书文之中还多有法学、医学、墨学、杂学,当是说近乎是集尽了百家之言。

    百家之说,少年的眼中一怔,握着书的手顿了顿。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客房之中。

    昨夜他看到那人的装扮和市井之中传着的方士百家先生一样。

    本以为若不是凑巧,就是这人是想借百家先生之名欺民盗利。

    百家先生的传言常有,就和黄石老人,华南老人这些方士一般。

    都是口口相传的,避世脱离尘间的异人之闻。

    这样的传言通常都无有几分可信。

    但是这位来历不明的客人的书箱之中,真的让他有一种正在坐阅百家之感。

    学百家之精要,这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都是渴求却又不敢所想的事情。百家之说何其多,何其繁复,一人之身如何读尽。

    传闻也只有百家先生读尽了其中。

    其一生周游各地,拜访学士,集纳百家学说于她背后的书箱之中,取众长而概论,纳众言而成合。亦有她自己所著侧说,论及各术所得。

    她身后的一箱书对于问学之人来说便是说是至求也不过。

    莫非真有百家先生,而在这人便是得其传者?

    没有等少年多想,客房之中传来了一阵声音,该是一个人起身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哈欠。

    醒了吗。

    门外的少年握了一下手中的书,然后将书合好放回了书箱之中,

    整了整自己的衣冠,正坐在门边。

    他已经是准备好请罪受责了,不问自取时不当是正人之道。

    门里发出细碎的声音,应当是那客人正坐在穿衣。

    少年只觉得等着受责的这短短的一段时间着实难熬,苦笑了一下,也是自己自作自受,只希望那人不要迁怒到家中弟妹才好。

    “咔。”

    门被推开,一个带着斗笠的人穿着一身白袍从房里走了出来。

    昨日被淋湿的衣服还没有干去,是不能穿了,也索性昨夜诸葛家的小妹送来的是一身男子打扮,若是女子的衣服,她估计都不知道怎么穿。

    外面的雨已经很小了,开出了阳光,少了几分阴沉的雨景倒是也有几分好看。

    一夜的雨也将空气中的尘埃冲刷去了,使得田间的空气更加沁人。

    舒服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她是已经很久没有在床榻上这么舒坦地休息过了。

    这些年平日里常年睡在山路边,老树上,那种地方放偶尔洒脱一下还好,睡久了是要叫让人腰背犯病的。

    本来她是想要多休息一会儿,奈何一早醒来就发现了自己的门外有人,而且似乎是在等着自己。总不能让人等得太久,就先起身了。

    那门外的人是谁。

    顾楠也有自己的几分猜测。

    昨晚也是听闻此处是南阳诸葛,才将书箱放在门外的,算是她有心所留吧。

    既然门外的人看了,便是因缘,这些书也总不能烂在她的手里。

    她自己的学识有限,自认为写不出如何著作,能叫人学了去也好作为基础传于后来人,以得奠基和更进。

    只不过她不明白,门外的人为何要在门前等她,难道是有何不解之处?

    站在门前。

    门外坐着昨夜堂上见到的那个少年,此时的他正正坐在门前书箱的一边。

    见到顾楠出来,神色微肃,屈身缓缓拜下。

    “学生请罪。”

    少年的举动让顾楠也愣了一下,半响,才笑了一下问道。

    “小郎是何罪之有啊?”

    正坐在门前行礼少年低着头,语气平缓,但是认真地说道。

    “一罪是请昨日不敬之罪。”

    “二罪是请不问自取之罪。”

    “这一罪便是算了,我也不是这般小肚鸡肠之人。”顾楠是没有将这少年昨日的不敬放在心上的,在她看来这也算人之常情。

    她转而问道:“不过这二罪不问自取,你是取了什么?”

    少年的眼中带着几分惭愧。

    “昨夜我见阁下门前书箱,心起私念,擅取出了其中书文而观,是以窃学,于此告罪。”

    他的头微微低下,等着身前的人生怒和责骂。

    但是等了半响,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到最后却只是听到了一声轻笑声。

    “呵呵。”顾楠摆了一下手,她是没有想到这少年一大早就跪坐在自己的门前,居然这只是为了这件事。

    “这二罪,也便算了。”

    “这······”少年平静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诧异,抬起了头来。

    “阁下······”

    那人的斗笠遮着光使得他看不清眼前的人的模样,只是能看到她似乎是笑着。

    那书箱之中的书文是如何稀珍和贵重,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便算了?

    顾楠指了指身上的衣衫,又看向了房里。

    “小郎让我借宿了一宿,小郎家的小妹还为我备了件干净的衣衫,我是还未有谢过。看几本书若是小郎不弃,便当是答谢也无妨。”

    少年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轻叹了一声。

    “当然是不弃的,不过阁下,这区区衣衫和住处怎能和阁下的书文相比······”

    “我觉得倒是值得,我这一本书买了都不知道能换几个钱,只是叫你看上几本就能换上一身衣服和一晚安睡,有何不值?”

    顾楠笑着着问道。

    少年苦笑了一下:“阁下说笑了。”

    那书箱之中的书,在他看来随便挑出一本都足矣叫人争抢了。

    “而且,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算是偷呢,这些书没人去学,难不成是让它们就在那箱中烂掉?学问就是让人学的。”

    顾楠说着,伸手在少年的肩上拍了拍,说着从他的身旁走过,走向那个书箱。

    “心向所学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