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吃饭的时候讲话会噎到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少年呆坐了一会儿,眼中露出了许多复杂的神色。

    他见过很多名士,但此中之人,都自重书藏,所学更是闭门,只授予弟子门生。

    书文和所学可以说就是学士的立身之本,没有人会轻易地教于别人。

    寒门子弟想要有所学,除非是投拜于他人门下。

    自己若非祖上曾有家业,恐怕也根本读不了书。

    他还从未见过眼前这般,将书文看得如此简单的人。似乎所学就是用来教于他人的,谁肯学都可以。

    但又或许学问本就该是这般简单才是,本就该只有做学和教学两者才是。

    功名利弊,将学问至以如此的,不过是人心之私而已。

    少年转过身来,对着那客人。

    浅吸了一口气,敬重地执礼说道。

    “学生诸葛亮,谢先生授学。”

    诸葛亮。

    顾楠走到书箱的边上,看着那箱中之书。

    这些书她写了该有两百年了,其中所用的心血,她希望能对这世间有些作用。

    她那师傅老头求的盛世,她力不能及,见了太多的流离,总希望世人能够好过一些。

    看着王朝兴衰往复,太平,从来是不在的。兴,则外伐,百姓苦。亡,则内乱,亦是百姓苦。

    所求之盛世,或许就真是一场苦海,前路漫漫,回头无岸。

    顾楠在书箱之前蹲了下来,扭过头来对着诸葛亮问道。

    “小郎还有什么想看的吗,我给你拿。”

    ······

    今日的诸葛英早起了一些,一早便已经起来洗漱,做起了早食。

    虽然昨日是没能捡上许多柴火,但是家中所剩的柴火还足够用上一两日。

    晨间的乡间,独缕炊烟在朦胧的春雨中升起。

    烟雨之中出来几声子规的蹄鸣,让这个显得有一些清冷的早晨带上了一些生机。

    远山依稀,山雨缥缈。

    诸葛英坐在厨房的檐下哼着那支小调,做着早食。

    今日的早餐要比以往要多一些,毕竟多了一个人,她也要显得更加快活一些,小孩子总是喜欢热闹的。

    家里的仲兄一日到晚不是在看书读书就是在作画,而叔兄早间都会外出去田里干活,只有晚间才会回来,家里常是只有她一人,也无有人说话,无聊得紧。

    家中多了一个客人总能多听到些说话声,对于她来说不要一直静着没有声音就好。

    不过仲兄似乎是并不喜欢那个客人,也不知道为什么。

    待她做完了早食,不知为何仲兄不在房间之中,只好先将叔兄叫了起来,然后去客房唤那客人。

    她还未走到客房就听到了有人在说话,走进去看时,却是正好看见了仲兄正正坐在那,手中捧着一本书,时不时地抬头问那客人一些什么。

    而客人则是靠坐在屋前,偶尔会回答仲兄的几个问题,不说话的时候就是坐在一边抱着那根黑棍。

    “仲兄?”诸葛英一脸古怪地看着诸葛亮,她昨日还记的仲兄待那客人冷淡的样子。

    今日怎么就变了一个模样?

    诸葛亮听到小妹的唤声回过了头来,见到诸葛英站在门边。

    “小英,可是该吃早食了?”

    “是,已经做好了。”诸葛英摸着头说道,她是有一些不能理解仲兄的态度为何会变的这么快的。

    “好,我这就来。”点了一下头,诸葛亮出了一口气,合上书。一个早间,他受益良多。

    扭头看向顾楠,见到顾楠正看着那院中的花草若有所思,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花草之间,是一只小虫。

    “先生,不若留下一起用饭如何?”

    诸葛亮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打断了顾楠的思绪,也将那草丛之间的小虫吓得窜入了草间。

    顾楠回过神来,看向一旁的少年,笑着说道。

    “也好,我倒也是饿了,如此倒是多谢小郎了。”

    “嗯。”诸葛亮疑惑地看向草间,问道。

    “先生刚才看着那虫是做什么?”

    “哦,没有什么。”顾楠站起了身来,双手伫着手里的无格。

    “只是想起曾经有人和我说过这虫是可以入药的,倒是没想到,这地方也能见到。”

    “哦?”诸葛亮站起身来,听了顾楠的话,似乎又来了兴致。

    “先生也懂医术?”

    耸了一下肩膀,顾楠笑着摇头说道:“略懂而已。”

    “先生可能与我说说?”

    诸葛亮说着眼看着就又要坐下,似乎是当下就想要和顾楠再说上一番。

    “仲兄!”

    一旁传来的一声有些无奈和不满地唤声。

    诸葛亮看向院边,见诸葛英正挑着眉毛,干笑着。

    “先吃了早食可好。”

    “额。”少年的身子僵了一下,他其实是想要听医说的,但是看小妹的表情,背后一寒。

    生是站直了身子,目不斜视地说道。

    “是,该先用早食。”

    ······

    不得不说诸葛英是一个贤惠的家妹,平日里诸葛亮和诸葛均两个少年是根本不会做饭的,若是没有诸葛英恐怕是会被饿死在家中。

    而且她总的饭食味道也很不错,只是简单的食材做上几份家常小食,也能色香俱全。

    饭桌上的诸葛均的脸色也有一些莫名。

    平时他都是带着早食去田里午间吃的,今日是因为客人才留在了家中。

    饭桌上他看着仲兄对那客人礼数有加,而且话语中多是倾仰。

    虽然语气依旧平平。

    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仲兄对着除了他的几个朋友和父兄之外的人说这么多话。

    大概有三两句,仲兄在家中吃饭都很少说话的。

    这不是,昨日还让他小心一些的吗?

    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心思也是聪慧的,想来该是有些误会因何解开了才是。

    心中也轻松了一些,看仲兄的态度,这客人应该也不是什么恶人才是了。

    诸葛亮夹了一片干菜放入碗中,向着一旁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即使是坐在桌上吃饭的时间顾楠都是带着斗笠的。

    心中疑惑,问道:“先生为何总是带着斗笠?”

    随后又有一些后悔,这是他人的私事,自己本不该多问才是。

    顾楠听到诸葛亮的问题,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斗笠还未有摘去。

    “啊,倒是忘记了,常年带着也成了习惯。”

    说着,将斗笠摘了下来。

    随着斗笠被放在一旁。

    诸葛亮的眼神呆涩,一旁的诸葛均也停下了筷子,嘴里还塞着半块米饭。

    诸葛英感觉到大家忽然都不动了,抬起了头来,看到了顾楠。

    嘴巴微张:“朔,朔,朔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