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江东周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哗。”

    清波泛动的声音响起,桨叶翻起不大的浪花,小舟在浅涛之间起落,于江面上拖曳出一条尾痕,将两侧的江水荡开。

    偶尔能看到江面上点出一圈波纹,随后又消失不见,该是那江中鱼儿被游船惊走。

    江中船只往来,皆如一叶,只见得薄舟落于那里,悠然渐远。

    江水尽于天际不见远处,目不能及,能见的就是一条大江长流,而己身则是在这其中漂摇。

    岸上熙攘,常能听到人言欢语,几座楼阁更是热闹,人声不绝。

    靠在传遍的白裳人微微抬起来了头,斗笠下的目光看向岸边的那几座楼阁。

    船夫老丈看到了那人的目光,摇着船,笑了一下说道。

    “那是我们江东有名的酒楼,每日都是人在那喝酒,到了夜里也不会去去,君是要在此停下,还是继续游船?”

    他这船除了接往来的人渡河之外,有时也能接到些来江东游览的人,眼前的人就是这般,只是租他的船在江中游上一圈。

    对于这般的客人船夫是很欢迎的,做活轻松些,赚得也不少。

    “酒楼?”靠坐在那的白裳人扶了一下自己的斗笠,似乎是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老丈,就在这岸边停下吧。”

    “好嘞。”船家应道,摇船的手一转,船桨扭过,将小舟靠向岸边。

    越近岸边,越能听得那人声不止。

    小舟漫过,带起一片涟漪,船夫撑着杆子靠岸。

    岸边带着江中的清水气,还有那岸侧的花草淡香,清风扑面,让人醺醺。

    “砰。”

    小船靠在了岸边,轻波微摇。

    船上的白裳人起身提起了一旁的竹箱,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几个铜钱递给了船家。

    “谢过老丈了。”

    “应该的。”船夫笑着接过铜钱,看那白衣人上岸,摆了摆手:“君慢走。”

    拿起了杆子将船撑离岸边,向着远处去了。

    顾楠站在岸上,脚下江畔的浅草上还沾着水露,几株不知名字的野花长在其中给那草绿添了几分不同。

    江东之景确实是不负美名的。

    不论是那江上烟波,还是那江畔花红。

    路旁的垂柳随着风摇晃,时不时一些柳絮因风而起,在半空之中飞过,惹得行人打上几个喷嚏。

    顾楠走过草地,看着远处的酒楼,倒是没有向着酒楼那去。

    也不说别的,酒楼的酒她也买不起。

    她刚才在船上看到的也不是那酒楼。

    而是江边的一家小酒家而已。

    说是酒家其实就是一个棚子几张在桌子,加上几坛酒。

    迈着步子向那走去,还未走进就闻酒香伴着花香,在江景之中,却是真有几分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顾楠随意地找了一酒桌坐下。

    “客人要些什么?”

    店家笑着迎了上来,看他那模样,想来今日的生意是不错的。

    “店家,你这卖的什么酒水?倒是很香。”顾楠将无格放在桌子上问道,那酒却是很香,很远就能闻到。

    “嘿嘿,没有别的,自家酿的梨花酿,这个时节喝倒是正好。”

    店家看起来是一个憨厚的汉子,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一旁的酒坛子。

    梨花酿,顾楠算了一下。

    倒是也没错确实是快要到六月份了,这个时节春日酿下去的梨花酒确实是刚好。

    从那个怀里取出了几个铜钱递给店家笑道。

    “那麻烦店家帮我打上一些来尝尝了。”

    “客人可要温过?”这年头的酒多有杂质,温过也会好喝一些。

    “那就温过吧。”

    “哎,客人稍候。”

    店家拿着钱温酒去了,顾楠坐在桌前,悠闲地看着那江中。

    江边的和风让初夏也不热,倒是几分凉爽。

    鼻尖微香惹人,柳絮飘飞着,清风阵阵,吹得人都是疏懒。

    这江东一行倒是真不算白来,便是这人景就叫人不舍离去了。

    确实如此,外面的世道纷乱,江东相比之下,是要宁和许多。

    远处一小亭,修的也不算精致,青瓦屋檐,几根红柱立着,中间摆着套桌子。

    但亭子修在江堤高处,可远眺河面波涛,看那水天一线。

    倒是一个喝酒的好去处。

    顾楠正想着待会取了酒过去,看向亭中,却见到亭中已经有了一个人,坐在那里。

    远远看去,倒是一个佳公子。

    身穿着一身长衫,束着头发,衣袋微宽,被那江风吹得轻扬。

    垂在脸侧的几缕头发被吹起,使得人看清了他的模样。

    当时是一浊世佳人,桃目微红,剑眉却是英武,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正望着那江中。

    姿质风流,仪容秀逸。

    他的怀中抱着一张长琴,身旁放着几壶酒和一个杯子。

    似乎是正要奏琴。

    两旁的路人多有回眸而顾,却无有上前打扰者。

    ······

    路旁的那几座高宇楼阁之中,下堂人声不断,而楼上则是安静许多。

    楼阁的一扇窗户打开,房里两个少女正透过窗户,看向那江边的小亭之中。

    看到那江边停下的公子,两个少女的眼中都带上了喜意和倾慕。

    她们都是着酒楼的乐女,为客人奏琴,为寻常的客人弹琴时她们都会尽心为好,但是有一人来的时候她们却会故意弹错。

    这人就是那停下的小郎。

    江东之中此人常有盛名,人称美周郎,此人不论是才学,乐艺,都叫人倾慕。相貌也是俊美,如似好女,叫男子也常看之出神。

    这周郎有一则趣闻。

    他常会去酒楼听琴,不过每每都只是低头喝酒,从不会看那琴女一眼。

    在他看来这般是在唐突佳人,却不自知他不去看对于那佳人来说才是心忧。

    周郎好曲乐之艺,纵是酒过三巡,也能听出琴音出错,也只有这时他才会去看那琴女。

    盖是如此,常有琴女将那琴音弹错,以求周郎一顾。

    ···

    楼阁的房间之中,两个少女俯在窗边向外看去。

    其中一个眼中出神的看向那亭中的小郎。

    “你看,我就说周郎来了。”

    “为何不进来喝酒,而是坐在那江边?”

    另一个少女的眼神有一些幽怨,莫不是真嫌她们的琴音太差了。

    窗外。

    亭中的君郎,喝了一杯酒,双手轻拂在琴上。

    寻常他都是只会在家中奏琴。

    不过今日他的心情很好,所以想要来这一观江水,顺便奏琴喝酒。

    若是能再求得一醉,那就是最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