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非池中之物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亭中的人将琴声奏起,那清音而高,轻动于江畔。

    好像是人声渐远,就连那酒楼之中传来的喧声似也远去,独留那琴声犹在,与江山作歌。

    路人偶有听到那琴音的,脚步慢了下来,有些更是驻足停留,看着那亭中作思,听上一会儿才是离开。

    景美人美音美,相和似是共成一至美,叫得落雁沉鱼。

    亭中人正入神的拨动琴音。

    却突然听闻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琴音中断,那郎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意,回头看去,见到一个人站在亭外。

    穿着一身白裳,那人手中拿着一壶酒。

    看到亭中的人回过头来,轻笑着说道。

    “着实抱歉,琴音甚美,本不舍打扰。奈何此处实在是一个喝酒的好地,若是君不介意,可否借一方地予我?”

    “君且放心,我喝尽就走。”

    那亭中的郎君愣了愣,他还是从未听过有人为了喝酒挑地方的。

    不过细想来,他自己不也是挑了此地来喝酒的,此地倒也确实是喝酒的好去处。

    笑了一下,伸手作请。

    “阁下不必客气,且入座便是,有人共饮不也是妙事?”

    “如此,多谢君了。”

    白裳人提着酒走进了亭中,靠在亭旁坐下,将酒打开喝了起来。

    亭外能望见那江流远逝,江上船舟过往,让人自是心胸开阔。

    酒水微甜,带着春日旧时的梨花香,算不上什么佳酿,自家清酒却也别有滋味。

    如此的酒景,让人未饮,就已经醉了一半。

    白裳人像是心满意足地放下酒壶。

    抱着长琴的郎君拿起了酒杯对着她微微一敬。

    “周瑜周公瑾,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白裳人回过了头来,似乎没想到对方会和自己搭话,毕竟她本来就只是来借个酒地的。

    周瑜,周公瑾。

    她先是一怔,随后摇了摇头。

    这巧,未免太巧了一些。

    “在下顾楠,未有字。”

    “未有字?”周瑜的声音里有一些疑惑。

    似乎是听出了周瑜的诧异,顾楠看向他,沉默了一下,才轻和地解释道。

    “还未有取字,家中长辈就先早故去了。”

    “如此。”

    周瑜的眼中带着几分歉意,随后一笑,举起了酒杯,颇为豪迈地说道。

    “余自罚一杯。”

    说着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两人之间再无旁话,盖是说本来两人也不太熟悉。

    周瑜重新开始奏琴,顾楠独自喝酒。

    琴音悠悠,让那温酒带上了几分余意,该是多了一些酒醺,让人更想醉去。

    等到一曲尽时,周瑜的双手轻按住微颤的琴弦,叹了一声。

    这一曲他终是弹不好,方才又是错了一个音。

    坐在一旁的顾楠轻摇着酒壶,她是已经快要喝完了。

    听到周瑜的叹气,微醺地说道。

    “何必叹息,此曲就本就难成曲调,只是错了一个音已是很好了。”

    周瑜微微一惊,抬了起头来。

    “阁下亦懂琴律?”

    或许不该说是懂,能听出那一音,当是在琴律一道颇有建树才是。

    “略懂一些。”

    顾楠将酒壶中的最后一口酒饮尽,将酒壶挂在腰间,酒喝完了她也该走了。

    周瑜的眼中却似乎是来了什么兴致。

    “阁下是爱喝这梨花酿?”

    “嗯?”不明白周瑜为何突然这么问,顾楠疑惑地回头看向他,又看了看腰间的酒壶笑了一下。

    “这酒倒是别有几分味道。”

    “那不若余再给阁下买一壶来,阁下为余弹上一曲如何?”

    周瑜笑着说道,人都只能闻到他的琴声,难得遇到一个能听出他琴中所误的人,他很感兴趣。

    顾楠坐在那思索了一下,一曲琴换一壶酒,倒也是值,说来她的手中也无有多少钱财了。

    当下点了点头:“也好。”

    “阁下稍等。”周瑜笑着起身,便买酒去了。

    顾楠坐在亭子中,目光落在了放在那的长琴上。

    这琴用的是杉木,杉木做琴,木性稳定,音柔且润,而且随着使用时间越久,音色会越好。

    她也算是懂一些琴,还记得是当年的故人教的,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人。

    当年她教她琴曲之时,用的琴也是杉木琴。

    顾楠看着琴呆了一会儿。

    直到周瑜买了酒回来。

    浅饮了一口酒水,将那长琴放于膝上,顾楠出神地将手放在了琴弦上。

    是很久都没有弹了,也不知道手生了没。

    “当。”

    琴弦被指尖拨动,在阵颤出声,似是空谷之中山泉作响。

    她会的曲子不多,不过其中有一个曲子她记得倒是从来没有弹过。

    那是故人去后,她曾经的一个琴师故友常给她弹的曲子,那故友叫旷修,那曲子好像是叫做,高山流水。

    “当。”

    第二声之后,琴声扬起。

    只是初奏,却已经让周瑜怔然,他好像是看到了一卷宏图正在他的面前展开。

    随着琴音而动,那宏图渐渐显露,目前的是一股浩荡烟云。

    于那高山之巅处,于那江河之极尽。

    似是将那万里山河锦绣,尽收于目中。

    若是曾经的顾楠或许可以弹得了入阵之曲,但是弹不了高山流水。

    但是如今,她也偶得了几分其中之意了。

    琴不再奏,余音不止。

    顾楠将长琴放下,拿起酒壶仰着头喝了一口。

    周瑜出神了一会儿,最后直到那余音再听不见,才做出了他的评价。

    “浩然壮气。”他转醒过来,又是回味了一番。

    “呵呵。”拿起身旁的酒杯酌酒畅饮了一杯,轻笑了一阵。

    抬起头来,认真地上下打量了顾楠一眼,认真地说道。

    “阁下当非池中之物。”

    “过赞了。”顾楠摇头说道:“我不过就是一个方士而已。”

    “余从不言过。”

    周瑜浅笑着说道,摆了一下自己的手:“今日能闻君一曲,当可一醉矣。”

    对于他来说,今日当真是一个喜日。

    先是听闻了那个的消息,后又是得逢如此妙人,还需何求?

    周瑜带着笑意扭头看向江中。

    今早听闻曹操欲要号召诸侯共讨董卓,他知道这个江东将要变了。

    这个汉室亦要变了。

    他突然兴起,看向身旁的人,温笑着问道。

    “依阁下看,这世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