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酒量不好就不要多喝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世道如何?”顾楠嘴间的浊酒咽下,酒香在唇齿之间溢散。

    “啪。”亭下的江流浪涛拍在了江畔的石上,发出了一阵阵拍击的声音,碎水飞溅。

    “呵。”顾楠笑了一下,看向身旁的佳人模样的郎君,将酒壶放在身旁的地上。

    “我不过就是一个游方的客士,这世道如何,周郎何必问我?”

    周瑜将琴置于一旁,拿起了酒壶和酒杯自酌了一些。

    嘴角带着些笑意,随意地说道。

    “阁下且说便是,瑜自当恭听。”

    其实他也就是一时兴起,随口一问,他也想看看能弹出如此浩然之曲的人,对这世间有如何自视。

    见周瑜确实要问,顾楠抬了一下眉毛,靠着坐在小亭的凭栏前。

    没有再喝酒,而是听着那涛声,叹了一声。

    侧目,尽于那江中。

    “世道将乱,汉室将倾。”

    她的声音有一些无奈,汉家的百姓活得算不得是如何好,但是起码这数百年之间少有乱事,百姓虽然依旧困苦,但是起码不必手战乱折磨,还能得活。

    比之于战国秦末,大部分的时候,已经是好了太多。

    是所以,虽然说是汉室灭了秦国,就心而言,她是对汉室抱有怨意的。

    但是这怨意过了百年当年,灭秦之人都已经不在了,她抱着这份怨意又有何用?

    她反而不希望汉室倾颓,若是汉室常固,起码还能留这世人一个不战的世道。

    这也是她为什么从未抱有什么偏激的想法,比如起乱的原因。

    战国百年,秦末世人十去六七,汉时王莽,天下受灾,这世人根本经不起这般的动荡了。

    她如今已经将百家之言多有集收。

    其中用于农利之处,用于教说之处,用于工商之处,用于革制之处,都已有进展。

    工农之中可行便利机巧之策,改于农工器具,使事半功倍,墨学之中多有所传。

    革制之中儒、法、道,三道齐行,可用于各世。

    传学之中有活字齐印之术,格物算学,自当可使书文传于天下。

    若是天下安定,明君于世,她自可将此些交于朝堂之上,江湖之中,由其中传用于世。

    当是时,当可使世间愈安,当可使国中长定。

    这也是她自己的用于追求那盛平的办法,无需用战事解决的方法。

    可惜如今只差几步之时,却已经至于东汉之末了。

    这天下,又要见了那烽火之色了。

    ······

    世道将乱,汉室将倾。

    周瑜听到了在这八个字,眼中抬了起来看向顾楠,眼中微亮。

    但是面上依旧不动神色。

    浅笑着握着酒杯喝着。

    “阁下说笑了,说着这种话可是大逆不道的。”

    “是吗?”

    顾楠横了周瑜一眼,涛声在侧。

    浪潮声中,顾楠笑了一下问道。

    “难道,周郎不是这般想的?”

    周瑜深深地看着顾楠,嘴角的笑意依旧。

    “如今朝中,奸妄已去,外戚也无能干政。献帝继位,还有董太师领二十万西凉铁骑在侧支持,朝中大局得稳。在外黄巾之乱受平,遗部难成大势。”

    “内外得安,阁下又如何说是,世道将乱呢?”

    他说着将倒入杯中的酒水对着顾楠虚敬了一下,放到在嘴边饮去。

    这周瑜······

    顾楠摇了一下头:“献帝年少无基,不能再掌政,董卓行权,强横无道,曾闻其荒淫专暴。臣强君则逆,二十万西凉军说是卫汉,不若说是挟汉。朝堂之上何来安定之说?”

    “在外四夷欲进,各地诸侯割据,有公孙、袁、孙、刘、张、马之氏。汉室分崩,十室九空,又何来的外安之说?”

    “是周郎莫要与我说笑才是。”

    “啪。”又是一声涛声将在顾楠的话音落下之后响起。

    这世事纷乱,但是能看尽其中,看清楚的又有几人?

    周瑜自认为他是看清楚了的那一个,但是他很少能见到同他一般都看得清楚的人。

    而眼前的人虽然说的简单,可却已经将汉室的颓像道出。

    脸上的笑意愈加明显,手中的酒壶轻磕在酒杯上倒着酒。

    他还想问一句,他现在想看的,是眼前的这人气器量如何。

    “那阁下以为,这日后会是如何?”

    酒杯倒满,他举着酒杯对着顾楠。

    顾楠拿起了梨花酿举了一下。

    “诸侯并起,群雄逐鹿。”

    停下光影微斜。

    “哈哈哈。”周瑜笑出了声,笑声里带着快意。

    他径直将酒杯一举,碰了一下顾楠的酒壶,发出一声轻响。

    “此句当饮!”

    仰起头来,将杯中之物长饮而去,才低下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瑜遇顾君,当真如是伯牙遇子期,相知恨晚矣。”

    虽然这周郎生得一副偏秀的面容,但是相知之后,其人倒是多有几分豪爽之意。

    这次是周瑜不让顾楠走了,扯着顾楠就是说谈各事。

    推杯换盏之间喝了小半日的酒。

    “嗝。”周瑜面色微红地打了一个酒嗝,半醉不醉地靠坐在亭子边,抬着手里的空酒杯说道。

    “顾君,为难逢知己,你我再尽一杯如何?”

    他今日是长谈尽兴了,两人谈论了各路诸侯的,朝外四夷,分说局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能与他谈得这般明晰之人。

    饮酒坐论天下英雄,世上还有什么更叫人畅快之事?

    顾楠无奈地看了一眼周瑜。

    这人酒量不行,还非喜欢尽杯,才喝了没几壶就醉成这样。

    要知道三国时期的酒度数都不高,基本就是和酒精饮料一个度数。

    “你快醉了,还是莫再喝了。”

    “呵呵。”周瑜摸了摸鼻子笑了一下:“我是没有顾君这般好的酒量。”

    面色醉红地依靠在亭中,周瑜侧过头看着江水长流,突然说道。

    “顾君,你我论及诸侯,不知顾君信不信?”

    清风而过,吹散了亭中的酒意,余下那半醉之人。

    几片柳絮落于江面,几扁轻舟横江而过。

    “信什么?”顾楠盘坐在那。

    看着大江涛去,周瑜自信地笑了一下,伴杂着醉意说道。

    “这江东之中将有一个雄主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