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都说了,不要迷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裳人身后的远处,似乎还有一个乞丐似的小孩拿着三个面饼悄悄地跟着。

    中年文士没有去看那小孩,眼中专注地看着那个白裳人。

    嚼着饭食的嘴巴都慢慢停了下来,手中的碗筷放了下来。

    那个人,他一眼,什么都看不到。

    一个人看到一个人就会有一个第一印象,不管是出于什么,可能是相貌也可能是一个动作,也可能是穿着。

    总会有一个感觉。

    而那个人,让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像是眼前走过去了一桩木头一般。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文士的手抬起,将嘴边的一颗饭粒摸进了嘴里。

    嘴里喊着饭食,扭头叫到。

    “店家,结账。”

    城门前的人群拥挤,顾楠在人群之中挤出了城外。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叫声。

    “阁下,阁下,且等一等,且等一等。”

    那声音是在拥挤的城门前并不明显,顾楠还以为不是叫自己,也就没有回头。

    “阁下?”

    “阁下。”

    直到那人又唤了两声,顾楠才诧异地回过了头。

    只见到一个文人装束的中年人从一群人堆中推搡着挤了出来,挤得帽子都是歪斜。

    那文人看到顾楠终于停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刚才还担心赶不及。

    整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喘了一口气上前说道。

    “阁下,在下许人,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顾楠虽然疑惑,可也不好拒绝,只是谈上两句,她也不是很介意。

    不过眼前的人她不认识,不知为何会找上自己。

    两人走到了路边,一处空地上,这里就在城门边,依旧能看到城中人往来,和听到其中繁杂的声音。不过比之城门前,是已经好上太多了。

    两人走到空地上。

    姓许的文人扭头看向城里,似乎是回想着刚才自己被挤得七荤八素的场景,摇了摇头。

    “城门开始布兵把守,这城里也要不安定了。”

    声音已经平和了下来,不再是刚才那般气喘吁吁的样子了。

    顾楠认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要乱了,不过乱的不只是这城中,而是整个天下。

    “不知阁下叫住我,是做什么?”

    侧过头来,有些不解地问道。

    “啊。”姓许的文士看起来倒是不拘小节,咧嘴一笑,嘴唇上的两片小胡子也跟着动了一下。

    “在下是这汝阳城人,自幼除学经道之外,偏好相学,时常钻研,倒也有些所得。常坐于酒楼上观人貌相。”

    说着他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看着顾楠,他依旧什么都看不到,斗笠在遮着脸,连男女都分不清楚。

    有些困窘地说道。

    “方才,在酒楼上见到阁下于街中路过,相中奇特,不能解其中之意,于此在下这才追来。还望阁下,予我细观一番。”

    说着连他自己的脸上都露出了尴尬之色,毕竟他这行为在旁人看来当是很古怪的。

    ······

    看相的?

    顾楠上下看了那中年文士一眼,像是明白了什么。

    讪笑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

    “还是免了,我身上无有钱财,阁下还是另找他人吧。”

    许文人先是一愣,要钱财做什么,随后反应过来,脸色一阵涨红。

    他知道对方是把他当成江湖骗子了。

    汗颜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他许邵在这汝南之中,也算是小有名声。

    平日里人求他一观,做一月旦评中的评价,他也无心去观。

    这般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而且看对方的模样,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汝南许氏。

    见顾楠转身要走,许邵连忙绕到了顾楠的身前,叹了一口气说道。

    “阁下,余看相是不收钱财的,只是请阁下借手于我一观就好。还请阁下不吝。”

    说着,拱手身前,微微躬身。

    顾楠的面色有一些古怪,她还从未见过这样追着人看相的人,

    这许文人也是有礼,除了求看一相之外,也无有什么唐突之举。

    无奈地伸出了一只手,摊于身前。

    “先说好,我是真没有钱财啊。”

    “阁下放心,绝不取钱财。”许邵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头看向那手中。

    这手······

    许邵的眉头一皱,仔细地打量了一遍之后,抬起了头来,颇有歉意的说道。

    “方才倒是没有发现,原来是姑娘,还请见谅。”

    他看过了无数双手,自然不可能连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手都分不清楚。

    “无事。”顾楠平静地说道。

    心中倒是有些惊讶,自己给这姓许的文人看得是带着疤痕的右手,看起来和寻常女子当有的芊芊之手相差很大。

    这都能一眼看出来,这许文人倒是真有几分功底。

    “多谢姑娘。”

    许邵抬手一礼,之后继续低头看相。

    既然是女子,他也没有伸手去搭对方的手,只是仔细地看着手中的纹路。

    那手本身芊白,其上的那道伤疤很大贯穿手心和手背,看起来倒是叫人可惜。

    不过许邵的注意力不在这手上,而是手上的纹中。

    他的眉头深锁,手中的纹路他一点都看不懂,根本和常人不一样,就连那手中的刀疤都带着一种让他心悸的感觉,不敢深看。

    深吸了一口气,许邵问道:“姑娘,可否将左手予我看看?”

    女子本不当看左手的,不过这右手他真的一点都看不明白,这让他深受挫败。

    “嗯,好。”顾楠将无格放到了右手,将左手摊开来。

    左手没有伤疤,手纹无被断开,这一次许邵是看出了什么,可是眉头却皱的更紧了,眼中的神色里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许邵看着那手纹许久,才抬起了身来,长出了一口浊气。

    再看向眼前的人的时候,眼中皆是疑虑。

    勉笑了一下,说道。

    “姑娘不知可否问问姑娘的性命取字?”

    顾楠看着许邵的神情,收回了手。

    “顾楠,无有字。不知,阁下看出了什么?”

    许邵犹豫了一下,最后才笑着摇了摇头。

    “不可说。”

    “不可说?”

    “说了。”许邵抬了一下眉头:“别人恐怕会当我是个疯子。”

    说完,似乎是释然一笑,拱手作别。

    “今日得见顾姑娘,是在下之幸,相已看完,在下就先告辞了。”

    临走之前,又说道。

    “对了,我方才来的时候,看见姑娘身后跟着一个孩子,也不知道和姑娘有无关系,但是想来还是告于姑娘的好。告辞。”

    说着就是背过手向着城中走去。

    来的匆匆,去的也是匆匆。

    许邵走在城里的街上,皱眉不解,回过头,已经看不见顾楠。

    他站在街上,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低下头想着。

    莫不是,是我所学不足看错了?

    回到家中,许邵打开了一本书,这本书中记载了许多人还有对他们的评价,皆是当世人杰。

    举着笔许久,许邵才落笔将他从顾楠相中所看到的写下。

    “顾氏楠,千载治世之人······”

    千载,何人能治千载?

    这句评语连他自己都不敢信。

    ————————————————————

    后世之中,人集许邵月旦评成册总,得月旦评集。

    这才叫人发现了两个没有发出的月旦评之说。

    一则是汉末曹操: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一则是一异人:顾氏楠,千载治世之人。

    特别是后者,其评语几乎超越当世所有人,甚至高于一众雄主名臣。

    这叫人不得疑惑,如此之人为何不显,乃只当是许邵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