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最好看的模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路旁的过客往来,顾楠一人站在那,看着那许文人消失在城门下的人群里。

    不知解地摇了摇头,那是个怪人,追来看相,看后却又不说。

    “说了,别人恐怕会当我是个疯子。”

    回想起那许文人的话,顾楠一笑,也不知道他是看出了什么,不能说出来。

    先前她在写落奇门遁甲之时也有学过一些相术,当年也曾拜访过一些钻研相学之人。

    玄玄之中倒不能说是完全没有根据,可能真有几分指明。

    最开始的时候她也并不十分相信这种东西,多是当做几些笑谈。不过随着逐渐深入,她发现真正的相学却是和后世大多的江湖骗术大有不同。观望中还结合了许多医家人理,和方圆地学推测之说。

    逐渐的,她就觉得此学说也有了些可信之处,不过刚才那许文人看相未免有些简单了。

    看相看人和医家有几分相似,望闻问切也是寻常手段,那许文人只是看着她的手相半天,也不知是什么手段。

    不再多想,顾楠转身准备离开。

    她身上已经是一份钱财都没有了,这也坐不了马车,离陈留应该还有许多日的路要走。

    至于许文人说的她身后跟着一个孩子,她是知道的,就是先前她予了三枚铜钱的小乞儿,已经是从城里一路跟着她到了城外,如今都还在城门边偷偷地看着。

    她不准备去管,她的脚程可不是那孩子跟得上的,走上一会儿。

    孩子跟不动了,也就该离开了。

    ······

    小乞丐站在城门口,破烂的衣裳和身上的臭味让两旁的人都不想靠过去。

    乌黑的小手里拿着两个发白的面饼,面饼上还冒着热气,因为手脏,握在手里的白面上也沾上了些黑色。

    小乞丐躲在城脚边,偷偷地打量着那个不远处的白裳人,她不敢走过去。

    白裳人背着在自己的竹箱,转身像是要离开。

    慢慢地在路上走远,脚步虽然不快,但是走的却出奇的快,几个呼吸就已经走出去了十几米。

    “啊。”

    乞儿脸上的神色一慌,抓紧了手里的面饼,连忙向着那走远的人影跑着跟了上去。

    “沙沙。”

    夏风吹动路两旁的林木,使得林间的道路树影婆娑。

    天色将晚,斜阳西垂,这日的夕阳是没入了天侧的云层里,不见了往日的日轮,只见得那铺满天侧如鳞般的云霞。

    夏日的傍晚浅风难得地吹去了闷热。

    “砰。”小乞儿摔倒在地上,她是真的已经跑不动了,前面的人走的很快,她是一路跑过来的。

    能勉强跟上已经是因为父亲曾经教她的内息了,不然应该是早就已经累的走不动了。

    一个白面饼掉落在地上,此时已经凉了,另一个被她在之前白裳人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吃掉了。

    这一个她一直没有吃,即使她已经一天多没有吃过东西了。

    小乞儿想要站起来,但是只能跪在那里喘气。

    脸上的汗水将她脸上的灰尘流开,使得她的脸变得灰黑一片。

    再抬起头来,那白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乞儿有一些失魂落魄地跪坐在那里,趴在地上,小心地捡起了地上的白面饼。

    “唔···”

    她有一些忍不住,强咬着嘴巴,但还是发出了一声呜咽声。

    但是她没有流眼泪,父亲曾经告诉过她,他的女儿是不会哭的。

    “呜···”

    乞儿只是坐在那里干哑地呜咽着,就像是一只小兽。

    “呼。”

    林中似乎是传来了一声叹息声,在树影里回荡着。

    乞儿愣了一下,随后失神地抬起了头来。

    那个白裳人伫着手中的黑棍,从路的尽头处走了回来,站在她面前的树影下。

    顾楠语气里似乎有一些无奈。

    她也很惊讶,自己的脚程就是普通的成年人都跟不上,这个小姑娘是怎么跟着这么久的。

    “你跟了我快两日了,是要做什么?”

    小乞儿仰着头,回过神来,咽了一口口水,喘着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顾楠的面前。

    低下头,犹豫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白面饼,此时也应该不能叫做白面饼了,上面都是灰尘和泥土。

    抿着嘴巴,将手里的白面饼递了上去。

    “谢,谢谢。”

    白面饼握在那小手间,灰尘和泥土让那白面饼乌黑的就是黑面饼一般。

    也许是一路上的颠簸,使得在这饼也早就被捏得变形,就像是一团。

    这样的东西任何人看了都不会有食欲。

    但这是她现在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顾楠看着那白面饼一时间却是怔住了,站在小乞儿的面前。

    跟了两日,就为了在这个?

    树影伴着淡金色的斜阳,照在两人的身上。

    身前的人迟迟没有反应,乞儿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面饼,又慢慢地低下了头。

    是嫌脏吗······

    她的眼睛微红,眼神垂了下来,小声地说道。

    “对不起···”

    握着面饼的手渐渐放下。

    一只手抓住了她手上的面饼,将面饼拿走。

    乞儿惊讶地抬起头来,见到身前的人对她笑了一下。

    “送给别人的东西可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那人说着将那不成模样的面饼放进了嘴里。

    顾楠吃着手里的面饼是一股很难吃的味道,泥灰带着苦味,但是她却大口地吃着,直到将面饼吃完。

    “很好吃,谢谢。”

    小乞儿听着耳边的声音。

    斜阳的光线里照着她见过的最好看的模样。

    嘴中呜咽着,最后低下头。

    滚烫的东西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她想走上去抓住那人,却又怕将她的衣服又弄脏了。

    只敢站在原地哭着,这是她在母亲死后第一次哭出来。

    ······

    “啪。”

    一块木柴被添进篝火里,火焰中跳了一下,溅起了几颗火星。

    夜里的树林里特别黑,树叶遮住了星月,只有篝火的亮光在林中晃动。

    篝火上烤着两只山兔,剥去了皮毛,火候看起来已经是差不多了。表皮上冒着油光,香味在林中散开,有篝火的原因,也不担心有什么猛兽靠过。就算是过来了,顾楠也不担心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