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叫什么?”

    顾楠靠坐在一棵树边,等着那篝火上的山兔烤好,对着身边的女孩问道。

    女孩抱着腿坐在火边,看起来有一些拘束,听到顾楠的话,才小心地抬起了头来看向顾楠。

    低了一下头轻声说道:“玲绮。”

    她没有说自己的姓氏,出逃的时候,母亲和她说过,不能和别人提起自己的姓氏。

    “父母呢?”顾楠随口问道,但是很快发现了自己似乎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如果她的父母无恙,她也不该流落街头。

    不过这孩子也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似乎是会一些内息,因为太浅薄,最开始的时候连顾楠都没有发现。

    玲绮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不知是不能说还是没有什么可说。

    顾楠不再问,沉默了下来,给篝火里又添了一根柴火。

    远林中传来了一声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嚎叫,那小女孩也不害怕,只是安静地坐着。

    添完火,顾楠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女孩依旧只是摇头,她没有什么去处可去。

    山兔烤好了,顾楠将其中一只递给了女孩。

    该是很饿了,小乞儿接过了山兔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也不顾烫嘴。

    生生是将一只山兔全部吃尽了肚子里,直到吃完,才满足地打了一个嗝,然后又微红着脸捂着自己的嘴巴。

    这孩子饿了很久,本来不该给她吃这般油腻的东西,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这地方荒郊野岭的,她也弄不到什么别的吃食了。

    看到顾楠看向自己,女孩微微缩着脖子。

    “谢谢。”

    这该是她对这个人说的最多的话了。

    “无事。”

    顾楠看着女孩,突然笑着随口问道。

    “我是一个游方的方士,身无长物,但是也有些所学。不若你跟着我,做我的弟子如何?”

    她说的是弟子,是入门的学生,就和当年白起收下她一样。

    火光里,女孩脸上的神情微愣,半响,才看向顾楠。

    “师傅······”

    “嗯。”顾楠轻和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

    “还饿吗,要不要吃水果,为师给你去采。”

    森林里的篝火微晃,照着坐在火边的人影。

    ······

    洛阳城中。

    一个身穿着厚重铠甲的人坐在堂案上,身上的铠甲漆黑,里面垫着红黑色的衣衫,头冠金红,还带着两束红翎,垂在那人的身后。

    铠甲上胸前的纹路纹刻这一只凶兽,那人只是坐在那里就有一股威严凶戾之气,让座下的人胆寒。

    腰间系着一条狮咬缠丝带,脚上踩着一双流云履金靴。

    气宇轩扬,带着一股狷狂之意。

    眉目之间锐利,目光落在人身上就像是两柄利剑,面容英武神俊,身材高大压着一股迫意。

    他的身边横放着一柄长戟,那长戟看得吓人,足有近三米余长。为两刃方口,是柄方天画戟。

    戟刃含光,锋寒不显,刃刻云纹,末处带着一抹如血红缨。大戟厚重,戟身乌黑,静放在那里,却像是随时会纵起杀人一般。

    堂上的男子低下头看向跪坐在堂中的密探。

    “人找到了吗?”

    男子的声音低沉,听得出已经有些失去了耐心。

    一对虎吊眉微蹙在一起。

    半跪在堂下的人低着头不敢抬起,看着地上,脸上冒着虚汗。

    “回将军,属下已经吩咐人手去附近的各地查找了,一有消息······”

    “一有消息,是什么时候?”堂上的男子声音更沉了一份,脸色阴黑。

    “将军······”汗水滴在地面上,堂下的人擦了一把在自己脸上的虚汗。

    “已经过去数月,你们还要找到什么时候?”

    男子慢慢站了起来,随着闷响的脚步声,走到了探子的面前,眼睛发冷地落在探子的身上。

    “莫不是还要等到我女玲绮因故,去你们才再找到?”

    “将军,卑职,卑职······”

    探子的身上打着颤,像是被什么压着一般,趴在了地上。

    “卑职定在一月之内找到姑娘。”

    他知道他自己若是不这么说,恐怕今晚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堂上一时静下。

    “哼。”男子冷哼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座上坐下:“滚。”

    “是!卑职告退。”

    堂上的探子只感觉身上一轻,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匆匆退去。

    堂上无人,男子独坐在那里,脸上在这才露出了几分少有的忧虑和懊恼,平时他从不会露出这般的表情。

    “玲绮。”

    灵帝死,少帝刘辩继位,外戚辅政。大将军何进同司隶校尉袁绍合谋诛诸杀宦官十常侍,不顾朝臣反对私召凉州军阀董卓,并州刺史丁原等人入京。

    后因谋泄,何进被宦官张让等所杀。袁绍后才带兵入宫,杀尽宦官,控制朝堂。

    随后董卓率西凉军进入洛阳,并领何进所属部曲。谋使丁原义子吕布杀执金吾丁原,并吞其众。

    得成大势,以据兵干政,废黜少帝,立陈留王刘协为帝,卓迁太尉领前将军事,更封为郿侯,进位相国。又逼走袁绍等人,独揽军政大权。

    是如是,董卓挟帝而掣朝堂,杀除异己,以行专政。

    吕布本来是丁原手下的亲信更拜丁原为假父,受董卓挑拨,有因丁原失势,乃行叛乱以杀丁原。

    但是在叛乱成功之际,丁原挟恨命其残部趁吕布领军叛乱,杀往吕布府中要杀其妻女满门。

    吕布叛乱是当即而为,未有多准备,也不料丁原之恨。

    家中门客无多,不敌残部,是严氏即亡,亡命之际送其女玲绮而逃,不知下落。

    吕玲绮只记得母亲流着血让她逃,到时候来找她,她就一路逃,逃到没有力气晕倒在路旁。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片荒野之中不知所在了。

    吕布之女:生卒年已经不确定了,吕布兵败离长安之时曾遭遗留,但为庞舒藏匿后平安护送至吕布之处,吕布死后,家眷被迁往许昌。(关于她的历史确实是比较少,也很多事后来人创作的,这段算是比较正统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