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不能浪费粮食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中年岁数的人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那男人的岁数约莫是三十岁左右,鹰眸吊眉,面白不怯。

    即使是笑着,眉间依旧带着一分利意,环视之间露出一股魄力让四周的人都避开了眼睛。腰间配着一把长剑,身上穿着一身武袍。

    手掌的虎口处有些老茧,看得出当是常用兵刃,腰间的那柄剑也和寻常的仪剑不同,该不只是观赏之物。

    他的身边跟着两个人,都是身高八尺,腰间配有刀剑,行步之间虎虎生风,身上都有几分悍勇之气。不过其中一人面恶一些,另一人看去更加敦厚一些。

    顾楠看着这三人走了进来,收回了视线,吃了一口面条。

    玲绮也抬起了眼睛看去,但是也只是看了一眼好像就是见惯了一般,收回了视线低头吃面。

    这让顾楠有些意外,这三人之中的两人都身带凶气,玲绮倒是没有一些惧色。

    三人坐了下来,正是坐在顾楠她们一桌的旁边。

    “店家,来三碗面。”

    带头的那男人叫了一声。

    “哎,马上。”

    里面的店家看起来对这男人已经熟悉了,看来这男人确实是常来。

    笑着答应了一声,就开始煮面。

    坐在武袍男子身旁的两人看了一圈店中,最后目光都同时落在坐在一边的顾楠的桌前。

    桌案上放着的那根黑棍让他们同时都留意了一下,当是武人的直觉,在他们看来,那黑棍应当是一柄利器才是。

    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小心了几分。

    男人看了一眼坐在两旁的汉子,看出两人都有一些紧绷,也知道他们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情况。

    却只是哈哈地笑了一声,拍着两人的肩膀说道。

    “元让,妙才,你们不必总是这般小心,出来吃个面食,放开些便是。”

    被叫做元让的男人皱着眉头看了那武袍男子一眼说道。

    “孟德,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出军在即,主将不可有失。”

    武袍男子松开手,不在意地摇头笑道。

    “这是陈留,我能有什么事?”

    “孟德······”那叫做元让的男子还想说什么,却被武袍男子止住了。

    “好了,吃面宽心便是。”

    看了一眼武袍男子,另外两人无奈地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也好。”

    “哈哈哈。”武袍男子笑了起来,对着店里的店家说道。

    “店家,再来几坛酒,在做几个小菜。”

    面店里本来是不卖酒菜的,但是对于熟客做一些也不是不可以,何况是这般的贵客。

    很快店家就将酒菜端了上来,三人拿着酒碗就吃了起来。

    凉酒伴着小菜,几人谈笑,是夏日里难得的乐事。

    聊着些琐碎的事情,喝了几轮之后。

    那武袍男子忽然对着身边的人小声问道。

    “妙才,我军现在有几何兵力?”

    那声音很轻,坐在面馆中的旁人自然都是听不清的,但是对于顾楠来说就和是在耳边说一样。

    那被叫做妙才的汉子愣了一下,随后面色严肃了起来,压着声音说道。

    “如今已有五千之众。”

    “五千。”武袍男子低声喃喃了一下,勾起了嘴角。

    “已经可成一军矣。”

    说着握着手中的酒碗,目光看着那摇晃的酒水里。

    酒水中倒影着他的眼神,那眼神中有几分复杂,低声自叙着。

    “联诸侯之力,此番,必破董卓。”

    “五千人,太少了些。”

    一个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武袍男子的目色一惊,他身旁的两个人同时将一只手抬到了腰间,向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说话的人是坐在一旁的一个白袍人,而她的桌上放着的就是先前的那根黑棍。

    武袍男子回过了头来,目光落在了白袍人的身上。

    眉头微皱:“先生方才可是在和操说?”

    “称不上先生。”顾楠轻笑了一下,压了压自己的斗笠。

    “在下只是一个游方的方士,听闻曹将军之名,才来见见。”

    孟德,自称操,再观其面容此人应当是曹操无疑了。

    而他身边的两个人,应该就是夏侯渊和夏侯惇。

    “哦?”曹操的脸上怔了一下,问道:“不知先生为何要见我?”

    “我只是想来看看,何为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顾楠笑着说道。

    曹操的目光滞住。

    夏侯惇和夏侯渊相互一看,同时起身准备上前,却被曹操伸手拦了下来。

    顾楠将筷子放在了桌上,似乎是不准备再吃了。

    面铺之中的气氛有一些低沉。

    玲绮抬起头来,看了一下顾楠碗中没有吃完的面条。

    抿了一下嘴巴,在一旁小心地提醒道。

    “师傅,还是不要浪费粮食的好吧。”

    “咳。”顾楠呛了一口,汗颜地看向玲绮,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为师过会儿会吃完的。”

    “嗯。”玲绮的脸一红,继续低头吃面。

    坐在对面的曹操也转醒了过来,看着坐在桌前的玲绮,微微一笑:“先生的学生倒是可爱。”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身旁的夏侯惇和夏侯渊示意他们不必如此,才笑着对着顾楠问道。

    “不知先生是从哪听来的这句话?”

    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是许邵当年与他的评语,因为是他威逼所得,许邵并未公开,知道这句话的应当只有几个人才对。

    “道听途说而已。”

    顾楠挑了一下眉头,又从筷篓里抽出了一双筷子准备将面吃完。

    曹操的眉头低下了一些,没有在继续说这件事,而是转而问道。

    “那先生方才说的五千人太少了些是何意思?”

    五千人算不得多,但是也算不得少。

    而且曹操在意的是,顾楠是不是知道他这五千人是用来做什么的。

    “想要败长安之军,五千人自然是太少了一些。”

    顾楠夹起了一口面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吃着,理所应当地说道。

    ······

    “先生怎么知道操要进长安之军?”

    “道听途说而已。”顾楠依旧是如此回答道。

    曹操的眼神第一次露出了几分慎重。

    如今诸侯未起,联合讨伐董卓之事只在相关诸侯之间秘传,只等一举而起。顾楠这个方士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可不信真是什么道听途说。

    不过表面上,曹操的神色依旧平静,淡笑着说道:“要败长安之军,自然不可能是操一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