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其实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的来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府邸中的房间里灯光晦暗。

    其余的烛火都已经被灭去了,唯独还留着床前的一只烛火还在在摇晃着。

    烛火映射着一张面孔,微黄的火光映射在一旁人的眼睛中,在眼中跳动。

    四周都是漆黑,只有那火光和人面能让人看清。

    坐在床前的人便是那曹操。

    这夜他不想睡,就像那日他受了那批语的当晚一般。

    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他本已经快忘了这句话,如今再被提起来,才发现自己从未忘去。

    奸贼,英雄。

    火光里,曹操的眼睛轻合,年少之时他曾因为是宦官之后叫人诟病。

    那时他曾想为一太守,善治一郡,以立德行,好叫世人都看清他曹操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后来他受命都尉,又调任典军校尉,那时的他之所想,是替汉室峥嵘,讨贼建功,得以封后立业。

    好在死后,能在墓碑上刻上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这几个字。

    可如今汉室倾颓,天下风雨飘摇,这志向已无去处。

    “奸,雄。”曹操念了一遍这两个字,最后眼中定在那火光里。

    伸出手,用两根手指捏灭灯芯。

    房间彻底暗了下来,感受着指尖上未去的灼痛,曹操躺下。

    是奸是雄都在他曹操之为,而不在世人之说。

    他只做他应做之事,不负这七尺之身。

    旁的便叫世人说去又何妨?

    ······

    之后的两日,曹操吩咐了守在门边的士兵,若是看到有一个白袍先生带着一个小女孩上门,就立刻让两人进来好生招待,再来通知自己。

    堂前的空气闷热,这几日的天气是越来越热了,曹操将坐在堂上喝着凉茶,一边等着消息。

    如今诸侯纷纷联络通信坐着安排,整兵欲动。

    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兴致勃勃了,之前那先生的话,让他不得不重新考量联军讨伐一事有几分可成。

    他这时确实是觉到自己手里的五千人确实是太少了,在这诸侯之中根本无有几分分量。

    “轰。”

    一声闷响,将曹操惊醒,疑惑地放下了手里的茶碗。

    没有过多久,堂外传来了一阵阵繁密的声音。

    曹操突然想起了什么,算了一下时日,愣坐了在了堂上。

    呆呆地听着耳边的声音。

    这声音,莫不是外面真的下雨了?

    “踏踏踏踏。”

    一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后一个穿着衣甲的人走到了堂上,身上的衣甲被雨水打湿,却恍若不察一般。

    走得虽快,但是面目呆滞,眼中尽是不信的神色。

    “哎,元让,你突然走这么快做什么?”

    另一个人从后面追来,那是一个身材健硕的汉子,快过走上堂来,甲胄随着他的脚步发出沉闷的声响。

    被叫做元让的男子正是那日的夏侯惇,而另一人则是曹操手下的另一员大将,曹洪曹子廉。

    只见夏侯惇站在堂上,看到曹操,才有些反应,对着曹操拱手一拜。

    “将军。”

    后面追来的曹洪也看到了曹操,停了下来拜道:“将军。”

    “元让、子廉。都是自家兄弟,私下称我孟德就好了。”

    曹操平和的说道,说完,眼神变得慎重起来,看向站在堂上的夏侯惇。

    “元让,外面可是······”

    夏侯惇沉默了一下,扭头看向外面,沉沉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是,孟德,外面下雨了。”

    曹操直接从桌案间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脸上尽是不解的神色。

    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却一笑,转而问道:“当真?”

    “不敢胡言。”夏侯惇低着头,此时的他感觉就像是撞了鬼。

    居然真的有人能够知道往来的阴晴,推测**。

    “去看看。”

    曹操目中带着兴奋向着堂外走去。

    夏侯惇连忙跟上。

    独留下曹洪曹子廉有些疑惑地呆站在那里,他是不明白,下一场雨而已,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可看的。

    堂外院中,大雨下的淅沥,恍如倾盆,雨水从半空中的阴云里倾泄而下。

    这早间还是晴空万里,雨就像是突如其来的一般。

    时不时的半空中发出几声闷雷,只闻雷鸣,不见劈落。

    曹操站在房檐下,透过从房檐上滑落下来连成一片的雨水看向外面。

    院子中积水汇聚,雨点打在地上溅起一片片水花,却是一场瓢泼大雨。

    “当真是下雨了······”曹操出神地看着那雨中,喃喃自语。

    曹操的眼睛发亮也不知道想着一些什么。

    夏侯惇在一旁看着大雨,面色怪异,此事是已经超乎了他的理解。

    农人之间为了耕种也有一些观天色的土法,但是从未听人能够隔日预测**的,而且能够精确到一日里。

    不过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释然地说道。

    “前日那人曾说雨下不久就会停,我看这雨大如豆,也不知道会下到何时,那人应当还是说错了。”

    曹操回头看了夏侯惇一眼,又看向那雨里,思量了一下说道。

    “我们等等看。”

    后面的曹洪听着两人的谈话,满脸的诧异,什么当真下雨了,谁又是奇人,什么又是错了,为什么还要再等等看。

    反正他是一句也听不懂的,苦笑着问道。

    “孟德元让,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是听不懂?”

    曹操笑着说道:“元让,你说与子廉听。”

    夏侯惇应了一声,当下把前日的事情都说与了曹洪。

    曹洪听完只觉得不信,张着嘴巴说道。

    “若真是这般,岂不是神鬼的手段?”

    “哼。”夏侯惇闷声说着:“那人还是说错了,这雨一日内不会停。”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那雨声就忽的变小了。

    随后越来越轻。

    又过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雨彻底停了下来,那天上的阴云也渐渐散开,露出了天光。

    偌大的雨,说停就停了,从开始下起到停下不过半个时辰。

    夏侯惇的目光复杂地看着天上,曹洪抿了抿嘴巴。

    曹操见那天光破出,咧嘴一笑:“雨停了。”

    “那先生,当真是一个奇人。”

    说完,他不再看那天色,眼睛看向门前,不见人影。

    有些急切地对着曹洪问道。

    “子廉,你部从下执门内,这两日,可有一白衣先生带着一小女孩来过的。”

    曹洪一愣,想来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

    “没见过,这几日进出的人很少,该不会记错。”

    曹操脸上的笑意散去,变成了担忧的神色。

    背着手在堂前来回踱步了几轮。

    “怎么会呢,莫不是操何处有失,引得先生不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