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非为功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天里雨后的空气不再是那般闷热,沾着雨水的湿气,使得干热的天气都变得凉爽了一些。地面上的积水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干去,阳光照在其上,远处看去就像是一片镜面,倒映着天空,映着那天上的层云悠悠而过。

    院间的浅草上沾着露水,水珠微沉,压得草叶弯着,垂折在那里,直到那露水滴下。

    房檐的檐下水珠一滴一滴地落下掉在堂前,发出一阵阵轻响。

    雨后的阳光总是会更好一些,可能是空气里多了几分水汽,使得阳光都变得散漫。

    曹操负手站在堂上,面上的神色有些焦虑,已经是小半日过去了,眼看着就要到午后了,依旧未有那先生的消息。

    又看了堂前一会儿,摇了摇头走回了座上坐下,扭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子廉,你再去问问门前有没有先生来过。”

    坐在一旁的曹洪苦笑了一下,说道。

    “孟德,我这已经去了三次了,也已经吩咐了三次了,若是有白衣先生上门,一定会留住的。”

    “这般。”曹操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已经是让曹洪去了三趟了。

    随即又面色无奈地说道:“那先生首肯与我,当是这几日会来府前,莫不是不是今日?”

    “孟德,我看你是太急了,这才第二日,那先生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总不能一直这般等着。”

    夏侯惇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还是第一次见曹操对一个人这般上心。

    “是,或许真是我太急了吧。”曹操看了一眼夏侯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不过也又如何能不急呢,如今大军出军在即,我等势单力薄,根本无能左右何事。甚至一不小心就会被大势吞泯。”

    他的手放在桌案上,微微握着,继而说道。

    “前日那先生既然找到我曹孟德,定然是有他的打算,说不定他真有让我等在这乱局之中立足的办法。”

    说到此处,曹操抬起了眼睛,眼中深深地看向座下的两人,几吸之后才复杂地说道。

    “你们二人,还有妙才、子孝、曼成、文谦。你们既然与操同道共起,操自然不能让你等枉失。当是要一道共建功业身名,不负所随才是。”

    “然操少才德,一直来诚惶诚恐矣。”

    曹操的手轻放在案上,声音沉沉,当是苦于力不能及所志。

    堂上只剩下院中滴水的声音,安静的过了一会儿。

    夏侯惇转过头来看向曹操,凶恶的面上难得地露出了些笑意。

    那张脸笑起来,着实是不好看。

    “孟德,我等随你而来,可不是为了什么功名的。”

    他说完起身站了起来,对着曹洪说道。

    “子廉,走,我们去看看门前有没有那先生的踪影。”

    曹洪的横脸上也是一笑,按着桌子起身。

    “好。若是那人不来,我就给他抓回来。”

    听到这话,曹操一惊,忙是说道:“子廉,切不可对先生无礼。”

    夏侯惇和曹洪相视了一眼,都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午后日半,西边的斜阳已经沉下去了一般,只剩下些许余光还照着天边的残霞。

    城中的街道里都蒙上了几些霞红,使得傍晚的城中带着别样的颜色。

    这一日里都没有见到什么带着女孩的白衣先生,就好像这人已经不在这城中了一般。

    听着夏侯惇和曹洪的回报,曹操坐在堂上叹了口气,接着带着些释然地说道。

    “或是我德行不足,无缘得见吧。”

    即使是如此说着,肩膀还是无力地垂下了些。

    如今他之下夏侯渊、夏侯惇、曹洪、曹仁、李典、乐进皆是骁勇,却都是武人,虽都为良将但终归不是谋臣。

    而一军之中只有将士而无谋主是万不行的。

    曹操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迫求一谋臣,可惜一直不得而已。

    看曹操微怅的神色,夏侯惇迟疑了一下说道。

    “孟德天色也晚了,不若先吃些东西吧,前日吃的面如何?”

    前日吃的面。

    夏侯惇无心的一句话却是让曹操的眼睛一顿。

    神情愣在那,半饷之后忽然笑道:“哈哈,是那面。”

    “先生考我。”

    夏侯惇和曹仁听不懂曹操说得什么,皆是一脸疑惑。

    “孟德,那面怎么了?”

    曹操看向夏侯惇,如是恍然大悟一般,笑着问道。

    “元让,你可还记得那日那先生与那女孩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夏侯惇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两日之前的事情他怎么记得清楚。

    “那先生说下次再去吃那面。”

    曹操笑着说道,在他看来那先生应当是准备出世入仕,选中了他曹操,而来教考他的。

    知道那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定是那先生调查过而知。

    特来见他,与他说讨伐董卓之事,联军之弊,都是以来验证他的气度。

    推测**,当是向自己展示他的才学,而与女孩说的话,应当也是说给他听的。

    让他想要再遇便去那面馆得见。

    “不好,怕是误了时辰。”曹操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匆匆起身向着堂外走去,一边说道。

    “元让,子廉随我去那面馆。”

    ······

    面馆里,店家将两碗冒着热气的面食端上了桌。

    顾楠看向外面湿漉的地上,挑了一下眉头,倒是没想到居然真的下雨了。

    一边的玲绮无心吃面,而是一直抱着黑棍无格上下打量着。

    今天早上顾楠教了她一套剑术,她这才知道顾楠一直拿在手里的黑棍居然是一把剑,而且是一把绝快的利剑。

    拿着无格练了一上午的剑术之后就完全是一副不想放下来的模样。

    顾楠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像是寻常的女孩,尽是喜欢刀剑兵法这些的。

    “咔。”无格在玲绮的手中被拔出半截。

    “咳,绮儿。”顾楠咳嗽了一声,对着玲绮说道:“先吃了饭再玩。”

    “唔。”玲绮惊醒了过来:“是,师傅。”

    将无格放在了桌上,乖巧地吃着面。

    顾楠也拿了一双筷子准备吃了起来,吃完面,也就该去曹操的府上走一趟了。

    她正想着,面铺子的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顾楠有些愕然地看向那三个人,来的人真是那曹操。

    两次遇见都是在这面铺子里,顾楠低头看了看自己身前的面。

    他是有这么喜欢吃这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