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不过就是青史骂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曹操走进面铺子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白裳人和她身边的小女孩。

    面色一松,果然如此,上前笑道:“先生苦操矣。操险不知先生用心而错尔。”

    顾楠被曹操的话说的一愣,不解其意。

    自己是做了什么?

    曹操身后的夏侯惇和曹洪却同时看向了桌案上露着半截的无格,剑光明晃,暗自心悸。

    当真是一柄利器。

    “先生。”曹操的神色严肃了下来,认真地看向顾楠,拱手做礼说道:“操还望先生教我,如何得立。”

    顾楠看着曹操不解了半响,才是摇头一笑,本还想着去找他,结果倒是他先找来了。

    “将军是如何知我在这面馆的?”

    这次反倒是轮到曹操愣住了问道。

    “不是先生说与我听的吗?”

    “我何时说与将军听了?”顾楠诧异地问道。

    曹操的面色一窘,这才知道当是他可能多想矣。

    “先生上次与先生的学生说下次再来这面馆,操以为是说与操听的。”

    “操还以为先生来见我是想要先校考操之气度才德一番。”

    听到此处顾楠才是明白原来是叫曹操误会了,笑着解释道。

    “我那日当真只是同绮儿随口一说而已。”

    “而且我来见将军是真,却无有试探校考的意思。本来还待吃了这碗面再去府上拜访,不料是将军先来了。”

    ···

    “你看,我就说是孟德干着急。”曹操身后的曹洪侧过身,小声地在夏侯惇身边说道。

    声音不重,但是也能叫人听清,惹得曹操的老脸一红,干咳了一声。

    曹洪立刻闭上了嘴巴,对着夏侯惇挤了挤眼睛。

    夏侯惇出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哈哈。”顾楠看着三人的模样笑出了声。

    又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将军来了,在下正好有一个问题想问将军,还希望将军解惑。”

    曹操没有多想,应道:“先生请说,操定当尽力作答。”

    顾楠低了一下头,用筷子夹了一筷面条问道。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将军想要为何者?”

    傍晚的面馆里除了顾楠和曹操几人已经没有别的客人了,而后面的店家也听不清前面在说着什么。

    顾楠的问题让曹洪和夏侯惇同时皱起了眉头,而曹操,沉默了一下,随后坐在了一张桌案前默默地思索着什么。

    玲绮听不懂师傅和三个人在说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该插嘴,只是低头吃面。

    一段时间里,面馆里没有说话的声音。

    等到顾楠几乎把面吃完的时候,曹操才抬起了头。

    抬了一下眉头,最后坦然地说道。

    “若是汉室当立,我曹操身为汉臣自当以身为献,扫除乱臣,但是。”

    他的话锋一转,眼睛看向外面。

    “若是汉室不当立,曹孟德,便是背了这奸贼的骂名又如何?”

    外面的余晖几乎要落尽,最后的一点微红照在他的脸上,将他的眉目照得明亮。

    他轻轻一笑,侧过头来,说道。

    “不过就是在那青史之上记上一笔罪臣贼子,又能如何?”

    “我曹操,宁做当世之英雄。”

    站在一旁的夏侯惇微微一笑,看向曹操看向的天边余红。

    孟德,这才是我等随你而来的理由。

    曹操郑重地回过头来,看向顾楠。

    “操还请先生帮我。”

    顾楠轻笑了一下,没有急着回答。

    大概是过了一会儿,就在曹操的叹气准备起身离开的是时候,才出声问道。

    “曹将军,日餐管饱否?”

    ······

    翌日。

    昨日下的雨虽大但是却没有下上多久的时间,一夜过去,路上的积水就都已经干去,夏日里变得更加燥热。

    路旁的一只老狗趴在路边屋檐下的吐着舌头,该是已经热的不想动弹了。

    府邸的院中。

    两个身穿着甲衣的人结伴走在走廊中。

    “文谦,听说将军招纳了一位文士?”

    说话的是一个模样沉稳的将领,身上穿着片甲衣,里面垫着一件黑色的衣裳,头发一丝不苟地绑在脑后,就连下巴上不长的胡须都像是被细心的打理过,不显得杂乱。虽然是一个武将,但是颇有几分儒雅的感觉。

    “是啊,听闻妙才说能够这人能够推测**,若不是听说那文士正在和将军议事,倒真是想快些见上一见。”

    被称作文谦的人两手抱在脑后,看起来要比身边沉稳的男子要随意一些,但也不至于太过,因为多了几分随意,不至于给人刻板的印象。

    穿着差不多的衣裳,身材要矮小一些,不过身上的气度倒是不虚于旁人。手臂腰腹都要比常人宽大一圈,却不显得肥肿而是健壮的感觉。

    这两人分别是李典和乐进,刚从城外的兵营里练兵回来,半路上遇到也就一同结伴回来了。

    “推测**。”

    李典眉头一皱,在军中他有一个外号叫长者(确实有记),大多是被同袍的将军叫出来的。主要的原因也是他稳重不争,颇有长者之风。

    对于这种超乎他理解的事情,未有亲眼所见,他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扭头看向院中,却见到曹洪正坐在堂前和一个穿着白衣的小女孩四目相对,一副为难的模样。

    疑惑地问道:“那小姑娘是谁,子廉守着她做什么?”

    乐进挑了一下眉头,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比较喜欢打听事儿,所以还没有回来多久,就已经将这几天发生的事都打听清楚了。

    “那就是那个新来的文士的弟子。”

    说着压低了声音:“听元让说是子廉昨日说了不该说的话,将军这才让他照顾小孩的。”

    李典的眉头微皱:“胡说,将军怎么会做这般公报私仇之事。”

    “是是,将军不会做这般的事。”

    ······

    曹洪干瞪着眼睛看着玲绮,曹操和顾楠在堂上议事,便让他先照看着玲绮。

    可他从来没照顾过小孩,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而玲绮也不想和这个满脸横肉的人说话,只是抱着怀里的无格把弄着。

    曹洪的余光瞥见了从走廊上路过的李典和乐进,慌忙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乐进看见曹洪的目光,把眼睛移开,扯了一下李典的衣袖。

    “曼成,我们绕路走,免得被殃及池鱼。”

    李典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也在曹洪无望的眼神中,不做声地跟着乐进绕路走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