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名声是很重要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几个将领虽然看起来都是凶样,但是为人倒是出奇的不错。

    看得出玲绮有些拘谨,所以都有些刻意地逗她玩闹。

    玲绮抱着剑坐在那里,听到夏侯渊的问题,轻笑着想了一会儿说道。

    她今日笑得次数却是难得的多。

    “一般厉害。”

    “嘿嘿。”站在一旁的曹洪笑着耸了一下肩膀,对着夏侯渊摊开手,脸上一副生欠的表情说道。

    “听到没有,一般厉害。”

    “那也比你这个一般都没有的好。”

    夏侯渊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扭头看向站在一边一脸笑意的夏侯惇,顿时也就想着要将他也拖下水。

    当即招手说道。

    “元让你来也试试如何。”

    夏侯惇怎么会不知道这贼人的用心,但是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玲绮,那小姑娘也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瞥了一下夏侯渊一眼,走到了院前。

    “也罢,小姑娘你看好了。”

    ······

    不顾堂前的玩闹,堂中的房间里倒是安静。

    两旁点着烛火,火光晃动映照这桌案上的一张地图,将地图的两侧照得明亮。

    地图上是各州郡县的地图,是曹操用大价钱寻人所画的。

    顾楠站在地图前,影子投落在其上,曹操站在她的身侧。

    火光里,曹操看着地图中的各地,眼神着落。

    黄巾之后,几乎各州各郡的诸侯都有一支自己的军队,虽为明说但都各自划地而踞,几些人的作为几乎已经不是汉臣了。

    留心其中之事的人自然都明白,这汉室的颓败之相已经尽显。

    “先生。”曹操在顾楠的身侧说道:“操有失,说来倒是还未问过先生名号。”

    从顾楠的身后看去,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先生总是带着一个斗笠,即使是在室内也不摘去。

    “呵,无有号,也无有字,将军便称顾楠就好。”顾楠淡笑着回答道,走到了桌案的地图前。

    这张地图画的倒是详细,所标注之地也基本正确,当真是难得。

    “顾先生。”曹操点了点头,虽然对顾楠为何无字有一些疑惑,但是也不好多问,跟着顾楠走到了桌边。

    背过手,看着地图,伸手按在了上面,笑着说道。

    “黄巾之后,各地屯兵割据,洛阳之中先有宦官外戚干政,后又有董卓为祸。各地常有灾祸,百姓不得安生。天下纷乱,汉室倾颓,这天下到底该何去何从,操是真的有一些看不明白。”

    曹操的手按着地图,他的眼中也带着不解和困惑,没有人生而知之,也没有人生来远志。

    如今的他,对着天下大势,还只是一股随之左右的无力之感。

    说着,他看向顾楠。

    “先生当日所说,联军难平董卓。那日操苦思了许久,观之各地消息,知先生所言不假。”

    说着他苦笑了一声。

    “幽州公孙瓒刘虞内外不和,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桥瑁一向交恶,各地郡守多怀割据之心,无伐董之意。已有联合却都按兵不动,生恐有失己利,各怀异心又如何聚军。”

    曹操的声音里多有一些无奈和苦楚,他有抱负想要施展,奈何无有施展之力,空是有心无力而已。

    何况如今这般的乱局,一个董卓去矣,恐是又要有一个董卓再起,这般的乱象又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先生,讨伐董卓之事操还需去否,而先生所说这区区五千人,又如何在这乱世中安立?”

    曹操问道,他不想将自己之命交于人手,也不想叫随自己而来的人白叫那大势没去。

    所以他当要得立,得一立足之地,而施展所为。

    “讨董之事将军自然是要施为的。”

    顾楠在桌前盘坐了下来。

    曹操一愣,皱眉思索,若是按照先生所说讨伐董卓终是无有所果,又何必空耗其力。

    见顾楠坐下,也跟着坐在了顾楠的身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坐下的时候只觉的闻着一股香味。

    顾楠坐在地图之前和笑着说道。

    “讨伐董卓是举天下共为之事,纵然联军有名无实,但其中汇聚之人皆为各地郡守名士。此中之人共聚一处近可表当今天下之力,割据之人。”

    “如此之时,若是能博取一声名,将军之名自当可传之天下。”

    说着顾楠微笑着看向曹操:“声名一事虽虚,但其中的作用可为实务。”

    “若将军可在其中博一善勇之名,届时可为天下所向,招纳名士,屯兵聚众皆有作用。”

    说道此处,曹操的眼中明了,若是真如先生所说,他可在此事之中取得公义的名声。

    那日后他曹操在各地将皆有信用,招纳兵马,募取将谋都会事半功倍,而且即使行战也将是民声所向。

    想通了此事曹操又是重新审视了一边参与讨伐董卓一事的诸侯,其中又有多少是为了博取名声而来的,不得而知。

    “而且。”

    顾楠靠坐在桌子的一旁,模样随意。

    “听闻将军和袁公是故友?”

    听顾楠提起了袁绍,曹操的脸上难得不再那般严肃,而是笑了一下。

    “是,我和本初年少相识,甚如手足。”

    世事会改变一个人,从来都是这样,如今的曹操还不知道自己和袁绍袁本初会被这个世道变成什么模样。

    他还记得的是那两个一起做游侠,一起大醉,一起闯进别人的新婚里捣乱的两个少年。

    “袁氏四世三公,名望于各地之中皆传,此次会盟,袁公当之位当不低,甚可为盟主。”

    该是斗笠绑的有些松了,微微一斜,顾楠扶了一下斗笠继续说道。

    “将军可在战中建功,此后再借功绩得受封借袁公一地而踞,拥兵聚众以待时机。”

    “这。”曹操的脸上有些尴尬。

    毕竟找老友借地这种事情难免让人觉得脸面上有一些挂不住。

    转而一想,又向顾楠问道:“先生,不知这时机又是何时?”

    顾楠看向地图,手指落在了一个地方。

    “不知将军可知道青州黄巾?”

    曹操一愣,随后看向顾楠的手指着的地方。

    “黄巾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