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养花草不能浇太多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人想起少年刚才提及那些先生背着一个书箱,其中书文众多,连忙问道。

    “诸葛小友,那先生除了那书箱外,是不是一身灰白衣裳,头戴斗笠,就是···”

    老人顿了一下:“就是那市井中偶有传闻的百家先生的模样?”

    白袍少年一怔。

    他倒是没想到连徽先生都听过那百家先生的传闻,随后点了点头。

    “是,那先生年纪不大,我也曾猜测,可能是闻中百家先生的后人。”

    “呵呵。”老人突然一笑,喃喃自语:“先生之后吗?”

    带着浊意的眼里微湿,授业之恩,他是从不曾忘的。

    该是声音太轻,少年没听清老人的话。

    风吹得窗户一抖。

    “仲兄,徽先生,可以吃饭啦。”

    院子里传来了一个颇有活力的少女的叫声。

    白衣少年对着老人无奈地笑了笑。

    “家中小妹不知礼数,徽先生见谅,先生请。”

    “哈哈哈,英小姑娘就该如此才是真性情。”

    老人笑着摆手,站起了身,再看向少年时,眼中又多了几分亲切,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后辈一样。

    “小友,请。”

    ······

    吃过晚饭,老人说也该告辞了。

    白袍少年出门送别老人。

    星月之下的田野之间只见月光清幽,索性还看得清脚下的道路。

    两人走在路上,夏天的夜里没有冷意,到还有几分凉爽。

    “好了,小友,不必送了。”

    老人伫着手杖,回过身来笑着说道:“到此就好。”

    白袍少年看了看夜里的道路,劝道。

    “徽先生夜间行路恐有不便,不若先生多留一晚?”

    老人摆手示意无恙,悠然自得地随性说道。

    “无有关系,星月相伴,岂不也是妙事?”

    “倒是诸葛小友。”老人的面色带上了几分严肃,看着白袍少年。

    “小友得此机缘,当尽书中所学,以为立道。”

    老人严肃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期待。

    “得通达大学,这天下之大,小友大可去得。”

    看着少年的面孔,老人出神了片刻,也许这个少年能走到一个远过于他的地方吧。

    转身离开,向着身后抬起了手掌。

    “就此别过罢。”

    少年目送着老人离开,才转身归去。

    田耕之间,独留一个孤瘦的人影走在那里。

    老人扭头看向远处灯火微明的草庐,他已经走了很远。

    看着草庐,叹然地自语自叙。

    “朝闻道夕死可矣。可惜,老夫终归无缘。”

    他的身影落寞,脚上的靴子有些破旧,沾着泥土。

    就像当年他无缘与先生论学一般,他的缘分总是差了一些。

    但他也无有抱怨,命数所在,他不强求。

    不过。

    “先生的后人出山。”

    老人低下头,掐指作算,半响像是无有所得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时局骤变矣。”

    “先生的后人,如有机会,真想去见上一见。”

    ······

    白袍少年回到了家中,却见到自己的小妹还没有吃饭,而是提着一桶水,握着水勺,站在后院的那棵树前。

    少年走到了院中,站在小妹的背后,问道。

    “小英,你怎么还不去吃饭?”

    “啊?”那小姑娘回过了头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马上了,我给树浇完水,我就去吃。”

    那树长得已经快有她一般高了,小姑娘笑着给树浇着水,一边期待地说道。

    “等树开花了,顾先生就要回来了,她说她要来南阳教书的。那时候我也要去她那里读书,变得比仲兄还要聪明······”

    白袍少年站在小姑娘的身后,又看了看那青绿的花树,微微一笑,慢步走上前去。

    “来,仲兄帮你。”

    说着,从水桶里也拿起了一个水勺,仔细地将水倒在土上。

    花开的时节,那个人就会回来。

    “仲兄,你说花树什么时候会开啊?”

    少年拍了拍自己小妹的脑袋,笑了一下,目光落在树叶上。

    “很快了。”

    “我说仲兄小妹。”一旁传来了另一个少年的声音。

    白袍少年和小姑娘回过头去,见到一个拿着农具的少年站在院门口,尴尬地指着院中的花树说道。

    “你们这么浇,树会死的。”

    ······

    曹操的府上摆设酒宴,宴上也未有多少人,不过就是那六个武部,加上顾楠,玲绮和曹操也不过就是九个人而已。

    酒宴之中无有多少规矩,众人也都吃喝地畅快,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大多都在向顾楠敬酒。

    该是因为她是新来的,想要看她出丑。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顾楠坐在桌案上把玩着酒杯。

    也不知是在场的酒量都不行,还是这酒的度数高了,不过才是喝了一个多时辰,在坐的人就已经大多都醉了。

    醉相好一些的就是安静的躺着在一边打着酒嗝,手里还抬着酒杯不知道在敬谁。

    醉相差一点的譬如夏侯渊和曹洪就是和在那里勾肩搭背地结伴大笑作歌。

    当然也就几个人是没醉的,笑着看着醉了的人打闹。

    曹操也在一片笑闹声里坐在座上傻笑,身边全是空了的酒壶。

    宴中人不多,倒是吵闹不休,不过如此也不惹人生厌,反而在这笑闹之中让人不觉得见外。

    李典端正地坐在桌前吃菜,他是酒宴上少有的滴酒不沾的人,他说是喝酒失态也失智。

    始终是一丝不苟的模样,酒宴之中时不时暗暗看向顾楠的这边,颇有几分审视的意味。

    乐进喝醉后则是一个劲地向着李典敬酒,被李典在嘴里塞了一个面饼之后也就安静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说话了,还是被噎着说不出话了。

    夏侯渊和曹洪浑身酒气,却还在就谁的武学要更厉害一些纠缠不休,甚至就在堂上比划了起来,叫玲绮评判。

    夏侯惇的脸色也是有些醉色,该也是有些醉了,静坐在那里无奈地看着这曹洪和夏侯渊闹腾。

    同时留心地坐在玲绮的身边,免得两人大手大脚伤着这小姑娘。

    顾楠倒是并不担心,若是真有人失手了,她再出手也是来得及的。

    喝了不少酒水就连她都有了一些醉意,起身走到了堂外的屋檐下,堂上的声音渐远,外面安静了许多。

    夜里的风吹散了一些她的酒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孤身一人太久,突然这般热闹,她还真有一些不适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