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要多听父亲的人生经验
    堂外听不清堂上的声音,那醉里笑闹,胡言乱语都变得模糊,让人听不清楚。

    就像觉得是远远的从身后传来一般,顾楠站在堂前,手中握着半壶酒水,身子微斜,肩膀半倚在房檐下的柱子上。

    听着身后的声音,她也不知道曾在那身后听到过多少声音,不过那都已经是故人故事了。

    也许以后的一天,顾楠微微的侧过头,看着那堂上的交错的酒杯,笑闹的众人,还有那灯火。

    这些,也会变成故人故事了吧。

    她不再去看,默默地回头,望之那天中月如银钩。

    数百年之中她曾问过自己,生于此世事为何,而自己又为何而不死?

    是老天做留还是如何,她从不曾明白。

    百年前她曾在咸阳城前跪于天地之间,向长空浩瀚,求那天下一平。

    说来也是好笑,她和她的先师白起一般,都是在那咸阳前,跪天以死谢天下人。

    不过也许这样的结局对于他们这般一身杀孽的人来说也不差。

    她为何不死,或是她的所言未成,不当死吧。

    顾楠将手中的半壶酒杯举在手中。

    悬于空中的弯月投映在酒中,随着酒壶被举起,酒水摇晃,将那月光搅乱。

    得安。

    短短的两个字又谈何容易,有多少人又为了这两个字打拼了一生,到头来还是求不得。

    一人得安,温饱有余,无贪他物,乐于此间,为难。

    一家得安,安居乐业,家老双全,妻德子孝,为难。

    一世得安,无灾无乱,无饥无寒,安然世事,为难。

    三者皆难,那世世得安,又是如何的难呢?

    顾楠轻合上了眼睛,酒送上嘴间,含住壶口,嘴中淡凉。

    酒壶倾斜,其中的酒水伴着月色,倾入嘴中,些许潺潺地留下嘴角,沾湿了领角。

    喝完一口酒,顾楠身上的酒意更重了一分,看着杯中酒月。

    又将是一场乱世,这乱世去后呢,她真能教得世人吗,她那书文之中,又真能为有几分作用呢?

    “师傅···我好累。”

    顾楠的声很轻,这该是她数百年来第一次微醉,也该是她一生来,第一次说这话。

    为着那个遥不可及的所愿,她一路走来。

    直到偶然间停下来的时候,回头看去。

    那身后,已经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她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却没有一个,能叫她留住的。

    ······

    “顾先生,为何而累?”

    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让顾楠一惊。

    有人走到她身边,她居然都没有发现,看来她真的是有一些累了。

    回过头去,是曹操正拿着酒杯站在她的后面。

    刚才在堂上见过顾楠一个人走了出来,这才跟出来看看,正好听到了顾楠自言自语的话。

    曹操看着顾楠,醉醺醺地一笑,走上前来。

    “先生为何所累,若不弃,可以与操说说,操或许能帮上一些。”

    顾楠沉默了一下,握着酒杯的手垂了下来,目光落在堂前的院中。

    “曹将军,我问你一个问题。”

    曹操看像是在醉了,又像是没醉,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扶在凭栏上。

    “先生请说。”

    “若是将军,会觉得这天下当是如何?”顾楠半垂着头,斗笠绑得松了,被风轻轻吹动。

    “觉得这天下当时如何?”曹操一怔,他没想到顾楠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回答不上来。

    “是。”顾楠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将军,可曾想过让这天下盛平?”

    ·····

    曹操看向顾楠,知得这一问不是玩笑,脸上的醉意褪去了一些。

    “先生所累的,便是此事?”

    顾楠没有回答。

    曹操仰起头,突然一声笑叹:“天下盛平。”

    “呵呵,先生之愿当真为宏愿。”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扬起:“人生当世,若无宏愿岂不是白走一趟?”

    曹操握着酒杯的手握紧,畅然道:“天下盛平,亦可为操之愿尔。”

    说着面色一红,执酒大步走入了院中。

    院中无人,那一人走了进去,酒杯举起对月,高声唱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唱完,那半醉之人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长出了一口浊意。

    院中的人掷了空樽。

    转过身来,勾着嘴角,笑对着顾楠问到。

    “先生,让操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那首汉乐却是大气磅礴。

    “呵。”

    半饷之后,顾楠轻笑一声,举酒饮下。

    “曹将军可是想好了?那可是天下万万人啊。”

    曹操脸上的笑容渐渐收去,认真的一字一句地说道。

    “竭尽身力,固所愿尔。”

    哪怕只是暂时,但是顾楠有那么一刻似乎真的觉得,有人从后路走了上来。

    而身后堂上的笑语也渐渐变得清晰。

    ······

    “父亲。”

    一个少年人的声音传来,院中的曹操看去声音传来的方向。

    大概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同曹操一般穿着一身武袍,腰间别着一把长剑。

    面容端正,举止之间带着亲和的风范。

    见到曹操喝得面色通红,叹了口气,他是很少见自己的父亲醉成这般的。

    “子脩啊。”曹操看到少年,眉目不自觉的带上几分慈色。

    走到了少年的身边,牵着少年来到顾楠的面前。

    “来,子脩,这位是顾楠顾先生,先生才学气度都叫人钦佩,以后你要多多请教。”

    说着对着顾楠笑着说道。

    “先生,这是我儿子脩,名昂,先生唤子脩便是,还请先生多加照顾。”

    顾楠上下看了曹昂一眼,拱手行礼。

    “小将军。”

    “先生。”曹昂也不失礼,恭敬地回道。

    回完礼后,才凑到曹操的耳边小声地说道。

    “父亲,母亲让您少喝一些,喝酒伤身。”

    曹操笑着摆了摆手:“平日里定是依着你母亲,尽量少喝。”

    但是又伸出了一个手指,醉眼稀松地说道。

    “不过就这次,为父当醉上一次。”

    说着摇摇晃晃地伸手搭在了曹昂的肩膀上,开始灌输起了自己的人生经验。

    “子脩啊,你平时都是恪守身律,这很好。”

    “不过你要记着,这杯中之物可是我等丈夫的浪漫······”

    “那什么来着,比如,那酒后乱性······”

    曹操拉着面红耳赤的曹昂在一旁低声说着这荤话,该是真的醉了。

    顾楠也不多留,笑着走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