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记着最好的模样就够了
    午间的时分,顾楠坐在院子的花圃前,手里拿着一把剪刀修剪着花草。

    早间的卷子已经被她收起来放到了房间里,不过她没有急着评卷,该是在这些年白天行路晚上写书文养成的习惯,她比较适应晚上做事。

    玲绮坐在院子里拿着一本兵论读着,若是平时不到晚间顾楠唤她吃饭她是不会醒来的。

    不过今天她总是时不时地抬头看向顾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师傅······”玲绮又一次将手里的书合上,对着顾楠说道。

    顾楠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无奈地笑了一下。

    “卷子要明天才能评出来,绮儿你已经是第三次问了,不必着急。”

    玲绮似乎依旧很担心,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低下头来将手中的书翻开继续看着。

    顾楠看着她皱着眉头的模样,突然笑着说道。

    “对了绮儿,你等一下。”

    玲绮疑惑地愣了一下,看着顾楠起身走进了房间里。

    半响之后,顾楠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一把铁剑。

    这铁剑不是标准的样式,比寻常的铁剑要短上许多,而且要更加轻细上一些。外面套着黑色的剑鞘,握柄处的剑格上纹刻着虎纹,是比较常见的样式。

    看得出这剑也不是什么名剑,当是比较常见的铁匠铺里打造的。

    顾楠将剑递给了玲绮,抬了一下眉头说道。

    “上次在街上看你看着铁铺里的剑,也无有太好的,就买了一柄,先用着吧。”

    说完,将剑放在了玲绮的手里,自己又坐到了花圃的边上。

    师傅身上的钱财不多,所以玲绮想要一柄剑却从来不同顾楠说。

    一柄剑是要数十钱的,不当花这一笔钱。

    玲绮抱着剑默不作声,这感觉就像是她那时知道,师傅给自己的三个铜钱是她最后的三个铜钱一样。

    师傅总是把什么都不放心上的样子,就连她自己的事也一样,看人的时候也总是淡淡的笑。虽然是笑,但是总让人觉得亲和却又有距离,不能接近。

    但是其实她应该是将许多都放在心上的,对别人总是很好。

    玲绮抬起头来,看向顾楠,那个白衣人正拿着一把剪刀修剪着花圃里多余的枝叶。

    在这里住下之后,师傅无事就会坐在那里修剪花草。

    “师傅。”

    玲绮轻声地唤到。

    “嗯?”顾楠应了一声,没有回头。

    “师傅很喜欢花草吗?”

    玲绮抱着怀中的剑,剑身上说不清是温热的还是冰凉的。

    顾楠手里的剪刀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

    对着花圃之中的一朵正开着的花,声音温和地问道。

    “绮儿,你看着这花是怎么样的?”

    玲绮看向那朵盛开着的花,这话的品种她不知道,但应该是冬季的花,这个时节是开得正好。

    想了一下,才说道:“花很好看。”

    顾楠点了点头,忽然有些没有头绪的说道。

    “我看到这花会败去,然后枯死。”

    她的眼睛看着那花朵出神,就像是正看着这花枝凋谢,最后零落成泥。

    “绮儿你说,有没有常开不败的花,千年如旧的景色?”

    玲绮没有明白顾楠的意思,摇了摇头。

    “没有常开不败的花。”

    停了一下又说道:“只需记着开的最好的时候的模样不就好了。”

    “是啊,继续记得最好的模样就好了。”

    顾楠轻笑了一下,勾起嘴角说道。

    抬起了剪刀:“但是看了太多,记着太多,又忘不去,又怎么办呢?”

    剪刀放在了花下,轻轻用力,花朵被剪了下来。

    顾楠拿着剪下的花朵,转过身来,手放在她的头上,拨开了她的头发。

    将浅白色的花戴在了她的发间,浅笑着说道。

    “真好看。”

    玲绮愣坐在原地,随后脸上噗得一声冒出一片红色。

    “我,我去整理房间。”

    说着,慌乱地抱着剑站了起来,逃去了房间里。

    “呵呵呵。”

    顾楠站在那笑着,笑完,一个人重新坐在了花圃旁。

    ······

    卷子是在第二日评出来的,玲绮考得不错。但是曹昂,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没有及格,一百分的卷子考了四十五分。

    曹昂从兵营里回来,在回院子的路上,见着了自己才六岁的二弟曹丕。

    曹丕看到曹昂担忧地让曹昂别回父亲那里,一开始曹昂还没当回事。

    但当他走进了家里的堂上的时候正好看到顾先生坐在曹操的面前,而曹操正黑着脸拿着手里的一张卷纸。

    这个时候的曹昂想要跑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一日,十六岁的曹昂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于家庭的压力。

    年正月,各地群雄商议得定,举起讨剿董贼的旗号。

    一时间呼声高起,聚众无数,诸侯并起。

    当中以勃海太守袁绍、后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太守王匡、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长沙太守乌程侯孙坚、幽州中郎将公孙瓒(正史上没有参加)等,一十八路诸侯为重,举兵于关东,成讨伐联军。

    初定袁绍与王匡屯兵河内;张邈、刘岱、桥瑁、袁遗与鲍信屯兵酸枣;袁术屯兵鲁阳,孙坚从长沙赶往与袁术会合;孔伷屯兵颍川;韩馥则留在邺城,给与联军军粮。举袁绍为盟主,其自号车骑将军,其他人都有被假授官号,曹操被授行奋武将军。

    “砰!”

    一只手沉重地拍在大座的案上,发出了一阵沉闷的粗响。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坐在那里,体态肥壮,一人的身宽就有两人加在一起一般,随着他的一拍仿佛整个桌案都在摇晃了起来。

    那人看去便是一种凶蛮的感觉,面容粗野,下巴上的胡须倒竖着。眼睛瞪得浑圆,鼻中带着沉重的喘息声,神色狰狞。随着他的粗息,肩膀微微起伏。

    一旁的侍女和侍人都被吓得低着头,不敢出声。

    主座上的人咬着牙,咧开了嘴巴,最后从嘴中挤出了一句话。

    “这些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