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时候不到而已
    “哼。”拴在木桩上的马匹嘶鸣了一声,扯了扯绑缚着脖子的缰绳,马蹄在地上来回踏了几下。

    最后发现挣脱不开,也就不再做什么,低下头来吃着身前的微有枯黄的马草。

    曹操所领之军从名义上讲是陈留太守张邈所部,行军之时也是同张邈之军同行。因为陈留离酸枣的路途很近,所以抵达酸枣之时其他诸侯的队伍都还未见到。

    在此地驻扎了小半个月,各个地的军队才算是逐一而至。

    等到联军齐聚的时候,已经是深冬的时节,军营前处的汜水虽然还在流淌未有结冰,但是里面的水已经凉的刺骨。

    军营之中的兵马越聚越多,每日都能看到整装巡营的士兵提着刀剑走过。

    看起来营中皆是一副严阵备战的模样,然而抵达的诸侯大部分都并没有做任何事物,也无有什么站前安排,抵达之后就是整日在营中相互饮酒笑谈,好似这不是一场战事,而是不过是一场宴会一般。

    军中每日的商议也都是相坐着高谈阔论,却都无有半点实际,多是闲言而已。

    讨伐董卓的声号已经呼出月余,但是到目前为止各路诸侯都没有过一次交战,光是相互聚集就用了这月余的时间。驻扎在汜水之前,到如今也都还没有一个人有要出兵的打算。

    反观之汜水之后十余里的虎牢关,根据骁骑所报其中每日都有兵力入驻,布防也愈加严密。

    军营之中,一处营帐的边上,顾楠正盘坐在那里抱着无格作想。

    身上无有半点声息,枯坐着,就如同和她坐着的石头融为了一体,也变成了一个石头。

    几缕看不清的气流在她的身上盘旋,偶尔使得她垂在身旁的衣带稍有起伏,让人觉得就像是被风吹的一般。

    “先生于此枯坐,是在做什么?”

    身边传来的声音让顾楠睁开了眼睛,是曹操穿着一身衣甲走了过来,黑色的甲衣披在身上倒是真有几分将军的模样。

    走到了顾楠的面前,他掀起了自己的披风,轻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将军。”

    顾楠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听着曹操的问题,看向自己手中的无格,说道。

    “正于练剑。”

    “哈哈,先生这般练剑的方式倒是独特。”

    曹操并没有把顾楠说的练剑放在心上,在他看来顾先生虽然是一个奇人,有莫测之能,但是从那身形上看就能看得出应该是不会武功的。

    武人的身形也并不是都是健硕如牛,但是顾先生看起来是有些太过瘦弱了。

    听到顾楠依旧用将军唤自己,语气也有一声生疏。

    曹操的心里暗自叹了口气,顾先生终归还是与他有些疏离,想来是也还未有真的归心于他。

    犹豫了一下看着顾楠的脸色说道。

    “先生唤操孟德便是,唤作将军也太过生分了一些。”

    顾楠愣了一下,接着点了一下头:“孟德。”

    “如此才是。”曹操的脸上一笑,心下一喜,顾先生没有拒绝就是好事。

    “说来,将军为何不在军中与诸侯议事?”

    视线从曹操的身上收了回来,抱着手中的无格,顾楠有些随意的问道。

    “议事?”

    曹操脸上的笑容里露出了几分自嘲的神色。

    “有何事可议,营中之人若不是皆带兵甲,我都不知道此行到底是来行战的还是来作何的了。”

    如今在军营之中聚集的诸侯都不是易予之辈,他们都是等着别人站出来先行出兵,打过头阵之后,自己可以少些折损,或是直接坐享其成。功劳可分,可根本没有人想坐那个出力的人。

    曹操的两手撑在腿上,脸上的笑容收敛,轻哼了一声。

    “皆如先生所说,欲伐董卓,以此诸侯联军,当是无用空谈罢了。”

    说完,曹操看和远处依稀可见的汜水,过了汜水之后西进洛阳必经之处就是那虎牢关。

    “以虎牢关之先要,董卓又以重军把守,以如今军中这般怎么可破?”

    “讨伐董卓岂不就是一个叫天下人嗤笑的笑话?”

    曹操怒意地嗤笑了一声,他曹操若不是只有五千之兵,便是打了这头阵又如何?

    奈何力不能逮。

    忽然,他心中一动,看向顾楠,正好见到顾楠坐在那里轻笑。

    先是一呆,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一亮。

    “先生可是有对策?”

    “非是对策。”顾楠摇了摇头。

    曹操的眼中露出了些许失望,但想来也是,这诸侯之心又怎么能是一个人能够改变的呢?

    可接着顾楠接着说道:“而是观局而为。”

    为谋之法有很多种。

    其中奇计巧策只为其一,而观局顺势亦是其一,还有权衡定夺,固本治安等。

    奇计巧策可用之逆转局势。

    而观局正好是逆其道而行之,用之顺势而为,预料先机,把握时局,而百战不殆。

    权衡定夺用于平衡各方角力,固本治安用于稳固有利的时态不变。

    皆是谋得之术,所以有治国者,治军者,治人者,治身者之说。

    或有治乱者,治安者之分。无有先后,只是所用不同而已。

    就像是顾楠向曹操说的青州之策,其实就是一种观局之谋。所要做的就是看清局势,把握时机而已。

    观局之谋看似简单,实行来只需要顺势而动就可,说破了无非也就是如此。

    但是想要看清这大局却又是少有人能做到的。能看清者,自然不会受那奇计所动,也可看出大局的漏洞,破那固局之策。

    “观局而为?”曹操一时间没有听懂,疑问地说道。

    顾楠神秘地笑着,看向曹操。

    “将军,哦不,孟德,你说这诸侯之中有多少人,是想借这讨伐董卓之事而起身自立的?”

    “或是说,将军,你以为,袁公为何要当那盟主?”

    曹操被顾楠这么问着,心思之间似乎有什么疑惑是被解开了。

    这诸侯之中,恐怕有很多人,想着的都是在这讨伐董卓一战中借势。

    包括他曹操也有几分这样的心思。

    现在看起来诸侯都未有动静,但是既然已经呼出了讨伐的声号,此战就是无有退路的,非是董卓败,就是诸侯亡。

    所以如今相互试探的局势不会持续很久,时机到时,必会有人站出来先行举兵,以博取名声和功绩。

    诸侯是各怀私心,不过只是时候不到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