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才华不能当饭吃
    最快更新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最新章节!

    想到此处,曹操只觉得心中明了,再无疑虑。

    顾楠看着曹操思索的神情,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笑眯着眼睛,出声说道。

    “孟德,不如我与你打一赌如何?三日之内,必有人领众而起。”

    “便赌两吊钱好了。”

    曹操此时已经是将事情想了个明白,听到顾楠的话,哪还会上当。

    看了顾楠一眼,故作严肃地说道。

    “先生,你怎么也是读书圣贤之人,怎么就这般满身铜臭?”

    “何况先生明知三日之后的事,还假与操打赌,白拿这两吊钱,做这无本的买卖,不觉得有失读书人的德行吗。”

    顾楠看到曹操这副作态,自然是知道他已经是想明白了,那两吊钱该是骗不上来了。

    瞥了一下嘴巴:“早知如此,还不若先不与你说,把这赌约定下才是。”

    曹操看到顾楠失策的样子,这才咧开嘴,自得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先生想骗与操还没有这么简单。”

    心中的疑虑得解,不在那般的压抑,心头舒畅了不少。

    曹操笑完,看着汜水,长舒了一口气,董卓得伐,也必将之伐。

    认真地看向顾楠。

    “操,多谢先生解惑。”

    “不若把那两吊钱给我结了?”顾楠抱着剑,还是对那两吊钱念念不忘。

    方才本来是可以白赚的,就这般给跑了,着实是心有不甘。

    曹操侧过头打量了顾楠一会儿,突然笑出了声。

    不知他在笑着的是什么,顾楠问道。

    “孟德,你为何发笑?”

    “我在笑先生当真奇怪。”

    曹操坐在地上笑着,半仰着头来地说道。

    “以先生之才,怎么可能缺得钱财,却又是这般为了两吊钱斤斤计较,当真奇怪。”

    顾楠坐在原地,沉默了一下,勾起嘴角笑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是吗。”曹操只以为顾楠是在与他说笑,没有在意。

    躺了下来,轻靠在了地上的一块石头边,看了一眼顾楠怀中的无格,眼中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

    “从前我也喜欢练剑,长以游侠自居,想能轻衣快马,执剑仗义,这般之人岂不快哉?”

    “不与先生说笑,当年也曾做过许多胡事,我曾和本初一同劫过亲。那新娘生的好看,我二人一时兴起就劫了来,也没做别的,劫了就放掉了。”

    “结果一家的人都追了出来,逃跑的路上本初摔入荆棘之中,我就指着他大叫:贼于此处,自己转身就跑,本初当时的模样,吓的脸色都是青白,哈哈哈。”

    曹操笑着也不知道是笑得太过,还是为何,笑得眼角湿润。

    “那般的日子现在想来着实荒唐,但是却也快活。”

    “奈何这世道,不叫人安。”

    或许只有生于乱世的人知道一个安字是如何难得,在一个世间的祸乱之中,又怎能苟全。

    “顾先生,你说若是世间本苦,人生来做什么?”

    曹操问了一句。

    顾楠抱着微凉的无格,剑身靠在她的怀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生来受苦吧。”

    ······

    曹操不再发笑,突然,转而问道:“顾先生,你要那两吊钱,是用来做什么?”

    “···”顾楠顿了顿,回答道。

    “说是要给绮儿买一把好些的剑,到现在也没买过。”

    “绮儿啊。”

    曹操眼中温和,那小姑娘在府中处处小心,那般大的孩子,懂事的叫人不知该说什么。

    他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剑:“那便送一柄好的。论及宝剑,操倒是偶尔过几把,便当是叔伯之礼便是。”

    ······

    夜里的军营之中,四下的营帐皆暗,只留有一处的营帐中的灯火尚且亮着。

    灯火将人影投在帐篷上,在火光的抖动下,人影也缓缓的波动。

    帐中三人,其中一人坐在主座上,身上穿着甲胄,头戴武冠,两处雁翎在侧。面容英武,眉目之间多有一股逼人的锐气,嘴角留着些许胡须,多添了几分气概。身段修长,披着一件犀皮铁甲,内衬黑衫。气度凌然,只是看去就叫人折节。

    而他的身前则是站着两个文士,都执礼而立。

    “袁公,有探报董卓亲率十余万军至虎牢,以吕布为先军,李傕、郭汜为后军。人数不能知,但声势浩大。”

    其中一个文士躬身说道,将手中的一卷布帛递交到了主座上被称为袁公的人手中。

    主座上的人接过布帛,在手中摊了开来,眼中在布帛上的所记中简单地看了几眼。

    抬起了头来,看向另外一个文士,问道。

    “宫则,你看如何?”

    另一个文士思索了一番,也弯下腰来,沉声说道:“袁公,我觉得时机以至矣。董卓来至,各方不战便是自取灭亡,此时袁公起兵,必是皆同响应。”

    “好。”主座上的人肩膀一沉:“那就准备起军。”

    ······

    两日之后,军营之中筑起一座三层高台。

    高台之上竖立着各方旗帜,上建白旄黄钺,兵符将印。

    鼎炉焚烟,其中烧着香柱,烟雾弥散。

    而高台之下,兵卒列阵,将领披挂,各方诸侯都坐在各自的位子上。随着那台上的香焚去一半,坐在诸侯首列的一个人站了起来,披着身上的衣甲向着高台上走去。

    其人便是这联军公推的盟主袁绍。

    整衣佩剑,缓缓地迈上高台,接过一旁的人递过来的香点燃,转过身来对着汜水之畔深深拜下。

    “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绍等惧社稷沦丧,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袁绍的声音洪沉,响在每一个人的耳侧,说完,才是拿着手中的香柱立在了香炉之中。

    捧起了摆在台上的一坛牲血,饮了一口,血水从他的嘴角留下。

    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擦去,嘴角依旧微红。

    下座的曹操看向袁绍,站起了来,手中持着酒杯,高声说道。

    “今日既立盟主,各听调遣,同扶国家,勿以强弱计较。”

    袁绍感激的看了曹操一眼,这个时候若无人应和,不免就有些失气了。

    “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国有常刑,军有纪律。各宜遵守,勿得违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