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失职了就不要请罪了
    数百年的时间,军营之中的东西都随着这百年的时光渐渐改变,许多许多都与那几百年前的秦时不再相同。不同的衣甲,不同的兵戈,还有和那当年不同的人。

    当然也有一些是不变的,比如说军粮,还是同从前那样一般难吃。

    每个人分发了一些干粮便算是粮食了,一路上带着吃,行军显得颇急。

    长流的汜水奔腾远逝在河流的尽头。

    要去虎牢关,就必须渡过这一条河。

    军卒搭舟而过,无数的人汇聚在水上,在涛涛的河水之上起伏,从远处看去,错落在长河之中,忽隐忽现,像是随时要被那流水卷去一般。

    总是如此,无数的人,因为一个叫做大义的理由,奔向那片烽烟里。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回来,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被那滚滚浓烟吞去,再看不清归路。

    但至少在冲入那烽火中之前,每个人都紧握着他的兵刃,没有人回想会成为死去的那一个。

    数不尽的兵甲之中,每一个人都显得很渺小,渺小到随时都会被那兵戈淹没。

    顾楠走在曹操的身后,手中拿着那干粮咬了一口,着实是难吃的,即使是吃了再多次,也不会有人绝的这般像是石头一样的干粮会是美味。

    可在这军队之中所有人都吃的狼吞虎咽。

    曹操回头看了顾楠一眼,想到了什么,伸手在自己的怀中摸索了一阵最后拿出来了一块肉干递给了顾楠。

    “先生。”

    顾楠先是一愣,随后笑道:“我吃干粮就够了。”

    “先生和我们这些粗人不一样,需要吃些好的。”

    曹操认真地说道,将肉干塞进了顾楠的手中,笑了一下:“虽然也无有好的。”

    说完曹操看向走在顾楠身边的曹仁,郑重地点了点头:“子孝,照看好先生。”

    曹仁低下头,身上的衣甲闷响,沉声说道:“仁不死,先生无恙。”

    这话说的像是有些重了。

    但是在这万军之中,虎牢之下,似乎是必须得抱着这般赴死的心才是。

    “若是子孝不行,不是还有我老洪吗?”

    曹洪在一旁笑着粗声粗气地讲到,虽是笑着,但是脸上的笑意也有些许生硬。

    顾楠回头看向众人。

    夏侯惇握着长刀的手该是太用力,有些发白。

    夏侯渊骑在马上一遍又一遍地数着箭袋里的箭簇。

    李典依旧是那副一丝不苟的样子,可是温沉儒雅的眼中带着一分杀气。

    就连乐进都不怎么说话,沉着一张脸。

    所有来的人都是这样,每个人都知道将有一场大战,要定好的便是赴死的决心。

    战阵这种地方不想叫人来第二次,因为每一次都可能就倒在这里,再站不起来。

    夏侯惇见到顾楠看向他们,张开嘴巴,嘴中吐出些许白雾,这天气确实是太冷了。

    “先生放心便是。”

    其余的人也都看向顾楠,点了一下头。

    “呵。”顾楠咧嘴一笑:“你等随着孟德奋勇破阵就好。”

    走在前面的曹操也笑着说道。

    “我等此次,可是要叫天下英雄看看,我等气魄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诸将相互看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的皆是战意,手执于身前行礼,齐声说道。

    “是!”

    汜水之侧寒风席卷,吹鼓在望不到头的军队之中。

    顾楠将肉干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将肉片撕扯了下来。

    天寒地冻,就连这肉也是硬得无有半点肉味。

    ······

    伐董之战正起,其中以长沙太守孙坚为先锋领军先战,以韩馥于邺城供给粮草,以南阳太守袁术督运军粮运往各营,以孔伷驻军颍川以来呼应,其余诸侯聚为中军而行,不过一日余兵至汜水之后,直逼虎牢关。

    虎牢关之中,这一日的关门敞开,最后的一路援军兵至。

    行军的沉重的声音在关门前回荡,一个魁梧的男子骑在马上本身就是粗壮的身材穿戴上铠甲更是显得庞大,对比之下反而显得他身下的马匹有一些瘦小。

    他身下的马匹也是名驹,四蹄健硕,肌肉如是石刻,马鬃飞扬。可背着身上的人,脚步也有一些缓慢,背上微有弯曲,鼻尖喘着粗气,时不时冒出一阵白雾。

    魁梧男子骑在马上,身前的一个士卒牵着缰绳,似乎有一些颤栗,牵着马低着头慢步走向关中。

    直到走到关门之前,士卒才是停了下来。

    关门前站在一众人,而领在最前的是一个头戴雁翎冠,手握方天戟,身穿侯甲的将领。

    见到魁梧的男子骑马走来,这将军迈步上前,躬身拜下,目视着地上。

    “义父。”

    将领身后的人也一齐拜下。

    “相国。”

    骑在马上的人低下了眼睛,目光在众人之中扫过,才出声应道。

    “嗯。”

    大军入关,直到最后一个人走进了关中,随着城门缓缓的移动声,关门发出一声重响,闭合在了一起。

    关中殿上,魁梧男子走过大殿的中央,脚步不快,每走一步便是一声闷声,便像是一阵阵地敲在众人的心头一般。

    走到了殿中的主座上,那男人穿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如今,战事如何了?”

    声音不重,却让殿上的人都不自觉的如芒在背。

    “相国。”一个穿着将甲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先前相国未至,不敢轻易出军,如今那诸侯联军已过汜水,逼至关前,正在关前驻军扎营。”

    这人被唤作相国,如今在这世中能被唤作相国的人该只有一个,便是洛阳之中的董卓。

    此时的他却是已经亲至了虎牢关。

    “哼。”董卓坐在主座上冷哼了一声:“胆小如鼠,便是予了你们重兵你们也不会用!”

    “为何不在汜水之侧驻军,沿河而守,此般不是空失了先机?”

    走出来的人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低头说道:“是,属下失职。”

    “失职又如何,我是要把你斩了吗?”

    座上的男人眼里露出凶意,抬起了眉毛。

    “这···”那人脸色一白,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相国,李榷知过,求相国恕罪。”

    “···”董卓沉默了一下合上了眼睛:“退下。”

    “是。”李榷喘了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退入了殿下的众人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