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不想叫那大浪淘去
    董卓拿过了桌案上的水壶,也不用什么杯子,直接就这壶口喝了一口。

    横过眼睛看向殿下的人。

    “你们,谁愿意出战?”

    殿下人中一阵无声,直到为首的侯甲将军向前走了一步,迈步走上了殿中,低下头。

    “义父,关外诸侯,不过草芥;布愿提虎狼之师,尽斩其首,悬于都门。”

    话音决绝,带着些许森寒,好似那关外诸侯的十余万大军如是无物一般。

    董卓看向吕布,阴沉着的脸上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好,便由我儿领军,破那草芥!”

    说着正欲下令。

    “相国,杀鸡焉用牛刀?”殿下的人中传来了一个不重的声音。

    向着那声音看去才见那说话的人的模样。

    其人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面容粗矿,有些不修边幅的模样。不过视那体魄,当是一员悍将才是。

    他淡笑着走了出来,先是对着吕布行了一礼,才向董卓说道。

    “相国,不劳温候亲往,华雄可前去会一会那关东诸侯。”

    “哦?”

    董卓听到华雄的话,将手中的茶壶随手放回了桌上,于那手掌之中茶壶险些碎开。

    “你可有胜算?”

    华雄眼中的神色一喜,既然董卓这么问就是有让他出阵的打算。此时可是难遇的立功搏名的时机,自然要抓住。

    “相国,华雄十成胜算。”

    “十成?”董卓的眼睛一低,落在华雄的脸上。

    “呵,哈哈哈哈。”有些张狂地大笑了起来:“好!我提你为骁骑校尉,与你马步军五万,破了那诸侯联军。”

    笑完,又突然沉下了脸,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枚兵符,扔在了地上,冷声地说道。

    “若是不得破,你提头来见如何?”

    殿下的人心中都是一寒。

    “是。”华雄却是当即拜下,将地上的兵符捡了起来:“华雄领命。”

    说着就起身退了下去。

    留下了殿上鸦雀无声的众人。

    华雄走到了殿门口,才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手中的兵符,粗糙的手指在其上摩挲了一下。

    大丈夫谁不爱功名?

    他也爱,只有有了功名才能在这个世上全然的活下去,否则,便是苟全一时,也是早晚要被这世道吃了去的。

    华雄的眼神一冷,此次若不成功,死便死了。

    回头看向殿上,转身而去,他会提头来见的,提那诸侯的项上人头。

    吕布站在原地复杂地看着华雄离开。

    董卓将吕布的神情看在眼里,笑出了声。

    “我儿,偶尔也给他人些机会不是?此战你也好休息一番,哈哈哈哈。”

    堂上独有董卓一人的笑声,张狂乱耳。

    殿下的人低着头,其中不少有董卓的旧部,有些人闭上了眼睛。

    从前的董卓不是如此,或许是权利真的可以轻易的改变一个人。

    ······

    虎牢关下,刺骨的寒风撕扯着军营上的旗帜,使得旗帜不住的抖动翻卷,像是要挣脱开那旗杆而逃。

    “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只战靴踩在地上,一人站在军营之前。

    那人披着一身棕色的皮甲,皮甲上镶嵌的铁片被冻得更显出寒意,身后披着一条棕红色披风,领口处缝着虎皮。

    头上扎着一条红色的头带,面容生威,好似那吊睛山虎一般。不过却不露凶色,而是看着那不远处依稀可见的虎牢关微微地笑着。手持一柄古锭刀,刀身收在鞘中,被双手按着立在地上。

    “沙沙。”是衣袍摩擦的声音,一个副将打扮的人从这持刀的人身后走了上来。

    持着刀的人没有回头,只是笑着出声问道:“何事?”

    那副将神色犹豫了一下,出声说道。

    “主公,请作先军,是不是太过了?”

    诸侯联军起兵,可无人愿做先军先行,毕竟要正面对抗董卓,他们都没有太大的把握。

    只有这长沙太守孙坚提声说愿做此前部。

    副将的忧虑是有原因的,以孙坚所带之军,想要与董卓军交战还是不足的,作为前军就要面对最多的兵力和压力。

    此次出军他们虽然是为了借势而起的,但是作为先军,难免显得有些过于急进了。

    若是兵败,岂不是就再无机会?

    “德谋,你的有点是沉稳,但是缺点也是太过求稳了,岂不知险中求胜方破大局?”

    孙坚的眼睛微侧,看向了身后。

    “若可破董卓先军,我等自当可居首功,如此我与袁术联合,其上表我为豫州刺史才算是名正言顺。”

    孙坚身后的副将语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主公,此举若是有失······”

    “无失。”孙坚打断了副将的话,脸上的微笑沉了下来,肃色地看着虎牢关。

    “领军而起就不得有失,一失,便可叫大军溃亡。所以,定不会有失。”

    他侧过头来,声音微沉:“我等要在此世立足,不成流乱,保全家小,就得决绝一些。”

    大风一紧,将孙坚的披风扯住,将他手中的古锭刀柄吹得冰冷。

    “此世,将是一个乱世,若无决意,可是活不下来的。”

    江东之中不知从何时流传起了一首歌,那歌是江东周郎所唱,他曾说这是他的“子期”所做。

    该是同那人自比为“伯牙子期”,能被那江东周郎称为知己的人该是如何的,颇叫人想要见上一见。

    可没人见过他的这个“子期”,不过那歌却是叫人唏嘘,那歌如是: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此世之事都不过日后茶余的一付笑谈?

    孙坚任由着大风拉扯他的披风,手握住刀柄。

    “我孙文台,可不想叫那大浪淘尽。”

    谁人想被大浪淘去,但是若不想,就只能逆势而行。

    ······

    “撕。”

    顾楠咬着肉干,强撕扯下来了一块,在嘴中嚼着,无奈地说道。

    “啊,这肉干好硬啊。”

    这几日的风越来越大,吹得她头上的斗笠都戴不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