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这世上,一条人命半吊钱
    营帐的帘字被掀开,走进来的是一个身高八尺的领将,身穿镶片铁甲,头戴立缨革盔,将手中的一柄长矛交到了营帐外的士兵手上,走进了营帐里。

    “将军。”胡轸单膝跪在地上:“不知将军唤胡轸来何事?”

    “文才,此番若是能够大破联军,你可知是如何功绩?”

    华雄故作亲切地笑看着胡轸,胡轸同他一样都是董卓的部将,两人说来也算是同袍,不过此时胡轸是暂时被调来做了华雄的副将。

    胡轸听到华雄的话,沉默了下来,随即笑了一下。

    “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不知将军你此话是何意?”

    伸出了手,指了指两人,华雄压低了身子说道。

    “文才,你我同泽多年,这次的功绩,我想与你同得。”

    听了华雄的话胡轸愣在了那里,接着脸上一喜,看向华雄。

    “将军此话当真?”

    “自然是当真的。”华雄伸手搭在了胡轸的肩膀上。

    “已有军报,诸侯之一的孙坚一部将攻我军。此军兼程而来,人马疲乏,我欲让你率我军出战,定然必胜。借此,你也好得一大功。文才,你觉得如何?”

    胡轸的神色激动,若是能破一路诸侯必然是大功一件的,看向华雄眼中满是感激,如是看着再生父母一般。

    沉声地说道:“将军,我定败那孙坚!”

    “哈哈哈,好!”华雄深深地拍了拍胡轸的肩膀:“文才果然骁勇,此番我先祝你得胜归来!”

    说着将胡轸从地上扶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道。

    “对了,文才,你要记着,交战之前,定要先喝上一声你为先军副将胡轸再行交战。”

    “这···”胡轸迟疑了一下,问道:“将军,这是为何?”

    “你这般高喝,先定然能叫士卒士气高涨,其次也能叫旁人记住你的名号,文才,你要记着,这世上光是功绩是不够的,还要有名声,如此才能走上高位。”

    胡轸的眼睛一亮,了然地点了点头:“是,多谢将军相告,胡轸定不负将军苦心。”

    “记着就好了。”华雄笑着挥手说道:“下去吧。”

    “是!”

    胡轸意气风发地转身走出了帐外,该是还在想着倒时在两军阵前该如何高喝,自己又会如何破敌。

    华雄背着手站在营帐里看着胡轸走远,脸上的笑意沉下。

    莫名地,嗤笑了一声,可能是在笑胡轸,也可能是在笑他自己。

    有些疲惫地坐了下来,看向桌边摆着的长刀。

    他曾经看过一本兵书,其上写着这般的一句话。

    “何为战,死千万人,而全世人,为战。何为将,死一人,而全千万人,为将。”

    意思差不过多就是如是,什么是战事,死千万人,保全世人的是战事。什么是将领,死一人,保全千万人的是将领。

    “开玩笑。”华雄咧着嘴笑着,眼中的无神:“世上哪有这般的将帅?”

    曾经他是信的,现在他是不信的。

    何为战,死千万人,而成一王业,为战。何为将,枯千万骨,成一将功名,为将。

    但他不知道,从前,确实是有那般的将领的。

    ······

    “踏。”

    马蹄不安地在地上刨着,将地上的泥土翻起,身上的衣甲和手里的兵刃都是冰凉的,冻得人几乎不能动弹。

    马背上,孙坚的古锭刀高举在身前,刀口的方向,是虎牢关前的一支军部。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那军部看起来约莫是万余人,领头的是一个挑着铁脊长矛的将领。

    “主公,听闻董卓先军不少于三万人,为何只有这点?”

    孙坚身后的一员部将微微地侧倒孙坚的身后问道。

    孙坚皱着眉头,脸上带着有些沉重的笑意。

    “不知,不过此番只是试探,若有变化即刻退走,不需恋战。”

    “是!”他身后的部将点了点头。

    两军对峙了一会儿,董卓军中的人先是忍不住了,为首的将领挥舞了一下长矛,身下的马匹向前踏了一步。

    “吾乃西凉先军部将胡轸!行阵皆在!”

    “砰!”董卓军中的士兵齐齐地踏出了一步,阵得那风声纷乱。

    孙坚的眼睛微合,副将领军,看来此军确实是正部才是。

    “随我破敌!”胡轸勒马而起,长矛向前,高喝了一声。

    马蹄落下,踏起了一片尘泥,同一时间,杀声喝起,震耳欲聋。

    万余的士兵同时冲来,烟尘奔腾,声势浩大。董卓军的士卒毕竟多是西凉旧部,本就是强军,和诸侯中许多临时组件起来的部队有根本性的不同。

    虽然孙坚的部队也是经历过战事的,但是在此军之前,许多人也是被震得脸色苍白。

    “勿乱!”孙坚如同虎啸的声音在阵中响起,手中的古锭刀挥出一阵破风声。

    “杀敌破阵!”

    “啊!!”军阵之中发出了一阵呼啸,如同潮流般的人,举着手里的刀兵冲在了一起。

    “啊!”

    先前在那个阵中畏哭的常成将手中的长矛刺入了一个西凉军的胸口。

    而西凉军手中的刀也砍在了他的肩膀上。

    鲜血溅出,脸上温热,但是常成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将长矛抽了出来,看着西凉军的尸体倒下,喘息着,看向四周无数的人影。

    他不想死,手攥着手里的长矛,像是攥着最后活命的稻草。

    虽然这跟稻草在这几乎无法阻挡的人潮面前显得很可笑,但是他不想死。

    “嗖嗖嗖嗖!”

    无数的箭雨从后军飞起,有的是董卓军的,也有的是孙坚军的。

    箭簇如雨,漆黑的箭影如是飞蝗,无尽地从地上掠过。

    前面冲在一起的部队不会被射中,两军交战时为了担心误伤,所以后军的弓箭手射箭都是向着没有冲上来的对方的后军射的。

    当然也会有一些流矢射入前军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行战的时候即使不愿,步卒也会拼命的往前冲的原因,在前面还可以混杂在人群里,若是在后军,更难活下来。

    “嗖!”

    突然听到了一声破风声,人群中的常成抬起了头。

    在他的眼里,一根飞矢在一瞬间放大,只听“噗”的一声,他的眼中传来了一阵剧痛。

    但是随后就好像感觉不到了,伴着的,是力气开始慢慢的流失。

    脸上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

    他知道是怎么了,此时,他倒是没有这么怕了。

    孙将军答应过的,会善待我的家人······

    半吊钱,够吃大半年了吧,真好啊······

    “砰!”

    人摔在地上,没了声音,没有任何一个人多看一眼,因为这种地方到处都是没了声音的人。

    这世上,一条人命半吊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