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沉默的述说
    车呢······

    小将呆愣地看着站在那的斗笠人,莫不是自己刚才是被这人撞得?

    想到这里,小将的心下一惊,如此的话,这人好大的力气。

    根本看不出来。

    上下打量了一眼那穿着白袍的人,身形不算健硕,甚至可以说有一些瘦弱的,身上的白袍也显得宽大。

    顾楠感觉到对方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看着,总觉得是有一些失礼。

    眉毛微微地皱了一下,从地上将铜板捡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腰带里。看了一眼倒在那里的小将,走了过去。

    毕竟是自己撞的对方,怎么样还是去看看的好。

    “这位将军,方才实在抱歉,在下一时匆忙。”

    走到了那小将的面前,顾楠伸出了一只手欲要将他扶起来。

    “啊,无事。”小将没有去拉伸过来的手,而是自己站了起来。

    心中还在暗自计较,若是换一个情况自己还会不会被撞得飞出去。

    若是自己有所准备,及时调动内息,刚才那一下应该也能耗费一些气力挡下来。但是对方也只是随意地一撞,也不知这人的力气到底有多大。

    如果全力击来,自己又能不能挡住呢?

    这人。小将看着眼前穿着文士的衣袍的人,神色凝重。深不可测。

    眼睛看过对方伸出来的手掌,小将愣了一下,这手的模样怎么像是一个女子的。

    “无事就好。”顾楠松了口气,要是撞出了什么问题要她赔付,她可赔不出来。

    这小将看着也不瘦小,怎么就这么弱不禁风,连撞一下都经不住?

    “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

    抬了抬手,顾楠是准备早些离开,要不然过了一会儿又出了问题就不好了。

    “嗯,告辞。”

    小将点了点头,萍水相逢也不必做留,点头就算是别过了。

    见着那人离开,小将的眼中思索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人是哪一路诸侯之人。

    “子龙,你水取好了没有。”

    远处的白马骑兵中,一个人对着小将招手唤道。

    那人是小将的同乡,一道参的军,所以也无有上下级的称呼。

    “马上。”小将对着身后喊道,没再看去看那带着斗笠的白衣人,便是取水去了。

    ······

    军中一日无粮,则士气低迷。若二日无粮,则军心动摇。若三日无粮,则可起营啸。

    已经是第二日,军中的粮草紧缺,军中开始齐了各种谣言,说粮草被劫的有之,说前军被诸侯抛弃的亦有之。

    这两日,军中人心惶惶。

    “袁术。”孙坚看完手中的来报,将手中的文信捏在了手中。

    文信卷在一起被捏作一团。

    其上上军粮还要再过数日才回到。

    “他是要做什么?”眉头深锁着,孙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声音低沉。

    没有了常挂在嘴边的笑意,此时他的模样就像是在低声咆哮的猛虎。

    如此下去,他所领的前军必败。

    诸侯之间的隔阂开始出现其的作用和害处。

    “主公······”传信的人小声地试探道。

    “再等一日,一日,军粮不至,我等退军。”

    对于孙坚来说讨伐董卓夺得功绩是重要,但是保全自己的军部要更加重要一些。

    没有胜算,他也不可能纠缠下去。

    可惜已经没有一日可以给他等了。

    华雄的军中,华雄的骑在马上,手中提着一柄长刀。

    身后的兵马披甲,严阵以待。

    华雄骑在马上笑着,本还担心孙坚不能上当,袭击不得。

    没想到先前派出去的骁骑来报,孙坚此时居然断粮了,实在是天助在助他。

    “出军!”华雄骑着马走在前面,自从洛阳之中后,他是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身下的马蹄声了。

    如今听来,果然还是要比那文人听的扰人的丝竹之声,要好听多了。

    “今日。”华雄整了一下自己的披风:“破那孙坚军!”

    “嚎!”身后的军阵之中传来一阵呼啸。

    如同群狼呼嚎,凶气惊得风声一紧,这才是那纵横西凉的西凉军本来的模样。

    “驾!!”

    战马嘶鸣。

    夜半静寂无声,孙坚的军部之中的一座哨台之上两人正守着营,这几日守夜有些叫人吃不消。每一日都吃不饱饭,夜里又冷,还不能躺下睡觉,实在是考验着人的精神。

    站在哨塔上的一个守夜人伫着手中的长矛,眼皮打着架,眼看着就要合上睡去了。

    “哎。”一旁的同伴把他拍醒了过来:“别睡过去,要是被袭营了是要命的。”

    “哪有这么容易被袭营的。”

    士兵嘀咕了一声:“这每一日都吃不饱,还不让人睡觉,谁吃得消?就小睡一会儿,就是真有人来了不是也有你看着吗?”

    说着就合上了眼睛,靠在了哨台之上坐了下来。

    “这······”站在一旁的同伴犹豫了一下。

    “踏踏踏···”

    忽然耳边远远地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士兵抬起了头看去,夜色里,看见了一片晃动的火光冲来。

    “夜,夜袭,夜袭!”

    士兵惊慌地摇者身边快要睡去的人。

    靠着哨台的人脸上露出了不耐烦,他是不信的,真有这么巧:“哪里?”

    坐了起来,看向哨台的外面。

    无数的火光已经越来越近,那火焰在风里忽明忽暗,照亮了拿着火焰的人。

    是一队骑兵,举着火把冲来。

    士兵的瞳孔缩得很小,大声地叫了出来:“敌袭!”

    没有任何的时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间给孙坚军准备,有的人甚至还在睡梦里,那队骑兵就已经冲到了近前。

    无数的火把从骑兵的手中抛出,落在了军营里的营帐之上。

    几息的时间,火光照亮了夜色。

    孙坚是被无数的火光和纷乱的脚步声吵醒了。

    听到帐外的呼声之后,他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提着刀走出帐外,眼前的尽是一片火焰,还有身上着着火的人哀嚎着在地上翻滚。

    他一直到一切已经无可逆转。

    孙坚军组织了撤军,能撤出多少便是多少,无数的人马从军营里纷乱地跑出。

    而华雄的西凉骑军占据了速度的又是紧紧地追在之后。

    ······

    “驾驾!”孙坚又一次催马,马鞭抽打在马身上,回头看去,身后的火光里,一队骑兵远远地冲破了火光追来。

    西凉出良驹,对方的战马明显要比他们的优良,行进的速度也要更加快。

    而且西凉军的大多都是轻骑射军,这更使得两军之间的距离飞快的拉近。

    “主公。”

    孙坚的部将祖茂看着身后咬了一下牙,似乎是做下了什么决心,提着双刀从孙坚的背后冲了上来。

    “主公将头巾和披风予我!”

    “作何?”孙坚大声地问道,战场上一片纷乱,不用内息两人只能勉强听到对方的声音。

    “主公行战衣着头戴红色头巾和红色披风,想来那些人是知道才能追得那么紧。”

    祖茂解释道:“主公将头巾和披风给我,我带军来引开他们!我们分军而撤!”

    “茂荣。”孙坚的眼色一怔,低下了头:“好。”

    他知道这时候不是多说话的时候,从自己的头上和肩上将披风和头巾取了下来,骑着马递到了祖茂的手中。

    “茂荣,记得还与我!”孙坚看着祖茂的眼睛沉声说道。

    扭转了马头,向着另一边跑去。

    “怎知道呢?”祖茂看着手里的帽袍,深吸了一口气,将赤色的头巾扎在了在自己的头上,披风一扯,披挂于身。

    向着身后吼道:“右侧一队随我来!”

    一队约莫三百人的小队冲出了军中跟在祖茂的身后。

    士兵都很疲敝,跟在祖茂的身后,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跟在后面的西凉军见那一队士兵护着一个赤色衣帽的人从小路撤走,顿时调转了方向,向着那一侧追去。

    火色照得营帐之中的影子很长,投射在军营之外。

    西凉骑军追上了那支从小路撤走的部队,交战至了天明。

    天亮的时候,火光看起来不再那么恐怖,刀刃上滴着血。

    赤色的披风沾染着鲜血,显得更加赤红,落在了地上,被风微微卷动。

    战场之中也许总是如此,无论多久也是不变的,就是这纷乱之后的死寂。

    而能说出来的东西,都在那残破的兵戈战甲之中无声地沉默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