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阳谋有时会比阴谋更有用
    借兵?

    袁绍听到这个词,眼睛轻眯了起来。

    而在座的,能位居诸侯的人,自然都是善于察言观色之辈,又何况是借兵这么敏感的字眼。

    当下就都有了些明悟。

    目光落在那白衣先生的身上,有些人的眼中露出了几分了然之色,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闭口不言。

    这先生好算计,想来,上来的时候她想着的就不是破华雄,借兵,当才是这人的真正所想。

    败军之计,不仅是将华雄算计在内,在座的各路诸侯都被她算计在了计策中。

    没有一路诸侯想要正面抗衡华雄,导致自己的部队折损。

    但要败华雄的西凉军,没有大量的伤亡谁也没把握能轻松得胜。

    相比之下,如果只是每一路诸侯都分借一些兵出去,倒不是这么不能接受的事了。

    分摊下来,每军只需要出千人左右,这个人数不少,但对于各路诸侯几万人的部队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以千余人的部队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还能博得一个公义的美名,大部分的诸侯都不会拒绝。

    只不过如此的话,这些零散的兵力都会汇聚在曹操手中,这样一来曹操军的战力将不会弱于任何一路诸侯。

    各路诸侯中的几人相互看了看,眼中带着深意,一齐看向坐在后座的曹操。

    这白衣先生嘴中的曹将军,应该就是那曹孟德。

    也不知道这曹操走了什么运,能叫的这般心思玲珑的人,如此费尽心思,帮他成势。

    曹操坐在那里,并没有在意诸侯的目光,看向那个立于堂上的身影。

    他这时才明白,顾楠所说的去取一战之力的意思。

    将自己置于危局,就是为帮操取来一战之军吗?

    如此厚意,操何以为报?

    袁绍沉默了片刻,想明白了顾楠的目的,却没有说破,在座的多数人也都是这样,看破不说破。

    眼睛上下看了顾楠一眼,那白袍先生戴着斗笠,背着手坦然地站在那里。

    看来是将自己和各路诸侯的心思都算到了,好一谋主。

    袁绍的嘴角微微翘起。

    “那不知先生意下,想要如何借军?”

    “行玄襄阵兵力也无需过多,万余即可,还请袁公替我向在座诸位借取一些便够了。”

    顾楠的斗笠低着,旁人只能看到她的嘴角淡笑,躬身拜下。

    好,好一个万余即可,好一个请袁公定夺。

    还要借他盟主的身份向诸侯借兵,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阳谋。

    这该是第一个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谋取诸侯的兵力,还无人拒绝的人。

    “如此。”袁绍笑出了声,对着堂上两侧的诸侯说道。

    “在座的诸位,可有愿意出借兵力的?”

    堂上的诸侯都微微地笑着。

    万余人,由诸侯分摊,每军约莫千人。若是和华雄交战损失绝不止这个数,何况只是借而已,是要还的,算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相反的,那白衣先生虽然借去了万余军,她要承担的就是被华雄军追击的风险。有没有能力保全,还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我军可借一千步卒于先生。”

    一个诸侯轻笑着抬手说道,手中握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杯酒杯:“助先生大破华雄!”

    “我军可借五百轻骑,一千步卒。”

    公孙瓒也出声说道,笑着看向顾楠点了点头。

    礼尚往来,顾楠予了他一份破华雄的功绩,他多借五百轻骑又如何?

    而且他看好这先生,这五百轻骑就当是做个顺水人情了。

    公孙瓒的身后,还有一个白袍小将坐在那里,看着堂上的顾楠眼神愕然。

    “我军可借一千五百······”

    “我军可借一千人···”

    ······

    借兵之声接连而起,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凑齐了万余之军。

    曹操身后的夏侯等将都是面色微红,有了这些兵卒,他们就有把握能一展身手,不必在那样憋屈了,先生真是厉害。

    只有曹操的神色复杂,坐在位子上,时不时叹一口气。

    “好,万余之兵以聚,我再借先生一千步卒,先生放手施为便是!”

    说着袁绍取过了一只酒杯,到了一杯酒走到了顾楠的面前,眼中毫不遮掩地露着欣赏之意。

    “此杯,绍敬先生大义。”

    将酒杯抬起,饮尽了杯中的酒水。

    袁绍笑着走到了顾楠的身侧低声说道。

    “先生,若是先生有意,不如考虑一下来绍手下做事如何?”

    “多谢袁公好意······”顾楠行礼欲辞。

    袁绍却伸手先一步打断了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孟德给的了的绍能给,孟德给不了的绍也能给。先生不用急着回答,可以好好考虑,绍等先生。不过,还不知先生姓名?”

    “袁公唤我顾楠便好。”

    “顾先生,我记下了。”袁绍微微颔首。

    说完,转身走回了堂上。

    能得如此之人倾身相助,孟德,你还真是叫人羡慕啊。

    将参与围剿华雄部队的诸侯军定下,又是一番的讨论,直到议事结束各路诸侯才是各自散去。

    公孙瓒临走前,又看向了那个人群中的白衣先生。

    “卓尔不凡,若是能为我所用,该是多好?”

    可能是听到了公孙瓒的自言自语,他身后的那白袍小将说道。

    “将军,我和此人倒是也有过一面之缘。”

    “哦?”公孙瓒回过头来看向身后的小将,有些眼熟,似乎是白马义从之中的人:“你对此人有何印象?”

    白袍小将犹豫了一下,实话实说道:“此人,气力很大。”

    “哈哈,说笑了。”公孙瓒大笑了一声:“先生是个文人,何来的气力?”

    也不在意,笑着摇头离开了。

    ······

    顾楠正坐在帐中休息,除了睡觉的时间,她的休息大多都已经变成了打坐修习内息。

    几百年来,修炼都几乎成了习惯。虽然不知为何,没过百年的时间所能汲取到的内息都会越来越少,修习的进步也越来越慢。

    但是即使如此,几百年的时间,她体内的内息已经成了一个循环,和常人不同她的内息几乎已经是源源不绝的了。

    当然从气力上来说她已经处于一个巅峰,很久没有再进步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