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穿够了这白色的衣丧
    军阵之间的声音嘈杂,顾楠骑在马上斗笠被风吹得微动,侧过眼睛看向军阵之中。

    玄襄阵看似复杂,实际上只不过就是一种按照队列排布的迷阵而已,和用于行战的阵法不同不需要变化和进退,只需要排列行进就可以了。

    所以这种阵法的训练也极其快捷,只需要分配好每一队军阵站在哪里即可,不随意改变队形,就能起到玄襄阵的作用。

    若是换一个行战的军阵或者是增加一些军阵的变化组合,恐怕这只军没有几个月的训练根本拿不出来。

    何况这只军是从各个部队调过来的部队,虽然说此时的军队都只认兵符不认将领,在谁的手下打仗都是打仗,但是这也不能完全无视他们之间的陌生和隔阂,配合肯定是不如本就是一阵的士兵的。

    这样的士兵在战场上用旗号调度虽然不担心方言不通的问题,但是队伍之间的相处肯定没有那么融洽和默契,好的情况也是各自打各自的。

    这也是为什么顾楠选择佯败,而不是正面行战的原因。若是给她一只万余的正规训练的大军,她有信心正面击破华雄的三万西凉。

    但是这样的一只七拼八凑的军队,不要说正面击破三万西凉军了,佯败的时候能够安全撤出多少都还是个问题。

    军阵行战不同于私人武斗,她可以败了华雄,但是最终的目的三万西凉军,而不是华雄一个人。

    要不是曹操如今手中只有五千兵力,她也不会出此下策。

    不过有兵总是比无兵好的,这支军队的作用就是用来让曹操作为董卓战中的消耗战力。

    因为是奉行讨董之名借来的兵,所以只要讨董没有结束,这只军诸侯就不好要回去,曹操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是自己的兵打残了也不心疼。

    至于等到讨董之战结束,曹操打完了仗,领了功绩,能够还回去多少兵就不知道了。

    毕竟战阵伤亡,也不是谁能够管控的了的事情不是?

    各路诸侯应该都是考虑到了在这一点,所以借来的兵都是军中的新兵,战力有限,甚至不会有诸侯安插的眼线,因为这只军打完这仗就等于报废了,不可能得到曹操的重用。

    虽然这么说可能对这些被借出来的士兵有一些残忍,但是现实就是,这被借出来的万余人,大多数都会成为这场政治功绩角逐的牺牲品。

    从他们加入这个军阵中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大多数都会死在那沙场上,不会再回来了。

    顾楠收回了视线,不再去看那些沾着沙尘的脸庞。

    她很无奈,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打仗是要死人的,战事无仁,人命也不过只是一个数量而已。

    她能做的,就是早些让这东汉的纷乱结束,让日后的纷乱少些发生。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大义,但是在她看来,她从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用他人的命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不管是包着什么大义的名头都是自私的人。

    何况,她只是不想真的死了的时候,那老头问她,盛世如何的时候。

    她还要用前世的谎言来诓骗,她怕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没有至亲,独不想见到那老头失望的模样。

    而且,她也早就已经受够了自己这一身灰白的衣裳,她不想再为任何一个人行丧。

    不管是死在她手下的人,还是死在她身旁的人,她这一身的罪债,她当自己还清了。

    顾楠抬头看向那黄沙遮掩的青空,秦时的时候她求过它。

    既然求你无用,我便自己来。

    几百年的时间,她也已经准备了够久了。

    军阵之声垂沉浩荡,于那长天之下,扬起了烟尘。

    ······

    破孙坚后十日,华雄的军阵都守在虎牢关下没有动,华雄虽然自傲,但是他只有三万人,在如何也不可能领军进攻诸侯十几万的本阵。

    他准备以逸待劳,借助虎牢关的天险守住诸侯,如此此战的主导权就将转变到他的手里。

    诸侯来自各处,明面上是结盟,但是暗处多有摩擦,不到真正紧迫的关头,诸侯是不可能共同举兵来攻的。只要诸侯不是一同来,他就有一站之力。

    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不慌张,便是来了数路诸侯,以虎牢之险,他也守得住。

    “插。”一柄短刀刺入了一块炖肉之中。

    华雄握着短刀拉扯了一下,割下了一块肉食,刺在刀尖上,塞进了嘴巴中。

    肉食的油渍沾在他的嘴巴上,使得他的嘴显得油腻,嘴巴大口的咀嚼着。

    伸手从桌旁取过了一个水壶就着喝了一口。

    他看着是一个粗人,不过在行军的途中很少喝酒,更是从来不可能将自己喝醉。喝酒误事这种道理他是知道的,何况是战阵这种瞬息万变的地方。为了这种事情,很可能平白丢掉了性命。

    外面传来一阵微有急促的马蹄声。

    “吁!”一个呼喝的声音,勒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一个人影走到了他的帐外,跪在了门前:“将军,军情禀报!”

    虎牢的四周都已经被他安排的骁骑和旗手,若是有诸侯军的行踪就会随时向他禀报。

    看到这骁骑,华雄就已经猜到了八成是有何事了。

    算算时日,已经过去了近十日,倒是也差不多,诸侯也快等不住了。

    “进来说。”将自己嘴里的肉食咽了下去,华雄靠坐在座位上说道。

    “是!”

    骁骑应了一声,从外面大步地走了进来,看的出来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大事。

    走到华雄面前,骁骑拜下:“将军,东面的山谷中发现了一只大军,声势很大,约莫有数万人,当是一路诸侯攻虎牢而来。”

    “哦?”华雄愣了一下,眼中出神,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突然嗤笑了一声:“走的山谷?”

    “是。”骁骑不明所以地看着华雄发笑,回答道。

    “呵呵呵。”华雄笑着摆了摆手,全不在意。

    “诸侯败的不冤,都是这般的酒囊饭袋,怎么能不败?”

    “那山谷外的地势不算陡峭,明知我们是西凉军还敢从山谷走,这世道真是有趣,这样的人都能领军打仗了。”

    山地的地势不适合骑兵行战,对方应该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那是对于沉重的重骑兵来说的,对于善于野战的轻骑军,并不算陡峭的山地和平地没有太大的区别。

    甚至还可以借助山势在山谷之外埋伏,几轮齐射,再用骑军借山势俯冲而下,要不得几番就能冲破对方的军阵,叫对方乱了手脚。

    大军之间的行战,不需要将对方杀尽阵脚乱了,不能管控,就和败了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们走至何处了,行进速度如何?”华雄问道。

    “回将军,刚入谷中,从外面看多是步军战车,行军的速度很慢。”骁骑回想了一下,对着华雄答道。

    华雄的笑脸渐渐从脸上褪去,留下的一脸的狰狞。

    “传令下去,本阵留一军,若有人袭营立刻向关中大军求援。其余的,分军两部,于谷口埋伏,等我命令!”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