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诸侯无有这般的魄力
    遮蔽着山谷之间的旗帜散开了一些,露出从山坡上冲下来的人马。

    将人眼中照得明晃的刀光剑影,晃得人看不清别的东西。坡势不高,几息之间,两军就撞在了一起。

    而已经大乱的山坡下的军队仿佛是一触即溃,两军没有任何的碰撞,这场战事似乎是没有任何的悬念。

    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冲乱的军中,旗帜摔落在地上,叫无数慌乱的脚步踏过,被踩得褶皱破碎,带着尘土。

    华雄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止,就已经冲开了那看似庞大的军阵,那诸侯军的领将看来真是一个未经战事之人,没有办法阻止任何有效的反击。

    战阵中变成了一面倒的追杀,华雄军所过之地,士兵都丢起了兵刃仓皇逃窜。

    场面一时间是一片乱象。

    “撤!!”诸侯军中不知道是谁叫出的这一声,随后其军中再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纷乱的人影和脚步里,溃不成军的大军向着山谷之中撤逃去。

    华雄骑在马上手中的刀斩开了一个士兵的后背,那背上的衣甲被轻易地砍开,皮肉翻卷,士兵摔倒在地上,甚至来不及惨叫,就被后面踏来的马蹄踩过,没了声音。

    华雄正欲继续冲入诸侯军中杀了那领将,抬头来却见到无数的士兵已经撤入了山谷之中,也包括那个带着斗笠的将领。

    他看过去的一刻,那个将领也回头看向他。

    顾楠看的不是华雄,而是撤军后留在那里的一地的尸体。

    她军中的这些士兵并不知道佯败的计策,首先是为了稳定军心,其次,也是因为只有他们不知道败的才足够真,能叫华雄相信。

    这些士兵的性命从进了这军阵中的时候,就已经被选作了这场战事的牺牲品,被认作是要死的人了。

    进入了山谷之中的士兵依旧很慌乱。

    有些士兵被地上的尸体绊倒,还没等他爬起来,身后的无数仓皇逃命的人马就已经从他的身上踩过,生生被踩死在那里。

    西凉兵没有直接去追,没有主将的命令不能擅动。

    华雄牵着缰绳停在谷口,看着那山谷里的慌不择路的溃军。

    两军接触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地上留下了一地诸侯军的尸体,少说也有近千人,而华雄军几乎无有什么伤亡。

    “将军。”一个部将从华雄的身后走了过来问道:“前处是山谷,不适合骑部行军,我等追吗,这会不会是诸侯的诱敌之计?”

    华雄看向山谷里连兵刃都丢了的诸侯士兵,那军的慌乱不是假的,逃得时候光是踩踏估计又是死了百来人。

    而且这军阵多为步卒根本逃不过西凉骑军的追杀。

    如果这是诱敌之计,那么诸侯下的本钱未免也太大了一些。这军起码要折损过半,而且主将都有可能死在这里。

    这支军起码有两三万人,诸侯军不过就十余万众,刚折了孙坚一部,不可能拿再用这么多的兵马来诱敌折损。

    要是这军被杀了过半,恐怕就是他华雄军被灭了,诸侯做的也是赔本买卖,诸侯当没有这么蠢。

    “那支军多是步卒,如果是诱敌之策。”

    华雄的眼睛横向身边的部将说道。

    “除非这支军都是来送死的,连主将都不要命了才有可能。两三万人,没有一个诸侯有这种魄力的。”

    说完,华雄手中的长刀垂下,上面的血浆流过刀锋滴落在地上。

    “追!”

    “踏踏踏。”马蹄在山谷中回响,无数的骑军冲进了重山之中。

    进入山谷之后西凉军的行进速度确实收到了严重的影响,特别是骑军,山谷之中多是碎石,马匹在这种地面上进行要绕路,要慢上许多。

    相反诸侯军的士兵似乎开始丢弃盔甲而逃,实在是可笑,战阵之中丢弃了兵甲,这和丢弃了性命有什么区别。

    虽然可笑,但是不得不说诸侯军轻装行进,速度增加了许多。

    即使如此,西凉军依旧死死地跟在他们的后面,时不时能追上来砍杀一片,只有用山谷中的乱石才能勉强摆脱。

    可以预见只要出了这山谷,这些已经没有了盔甲和兵刃的士兵就会被西凉军追上杀个干净。

    华雄带着西凉骑军又绕过了一片乱石,看向已经跑远的诸侯军,突然眉头微皱。

    那诸侯军的军阵好像是缩小了许多。

    他扭过头来看向追来的一路,地上诸侯兵的尸体并不多,一路追来他们杀的诸侯兵应当还不过千余,虽然地上一片杂乱,但是大多数都是他们丢弃的盔甲。

    军阵怎么会缩小的,他们的折损应该还没有这么大才是。

    他的心中虽然起疑,但是随后又摇了摇头。

    此时那只诸侯军连兵甲都没有,已经是没有半点战力了,西凉军只要追上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诱敌是要保证部队安全撤离的,否则就是得不偿失。

    现在的西凉军根本就是一路追一路杀。

    除非那主将疯了,或是根本没把自己和手下的士兵的性命当一回事,否则只是佯败不可能这般行事。

    山谷之中兵马行进的声音,或是惨叫哀嚎的声音响彻。

    在有些狭长的谷中,这般的声音能回响很久,一直传到山林之间,惊得山林里的树木都是一阵摇晃。

    山谷中间的乱石更多,这使得西凉军暂时追不上了诸侯军,即使如此,这一路来,他们已经起码杀了两三千人。

    诸侯军还在慌乱的逃跑,这是他们愈加坚信这是一只溃军,而不是诱敌之军。

    追逐的过程中,华雄数次看到那个诸侯军中带着斗笠的领将,那领将也数次回头看向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不到那领将有半点慌张。

    “踏踏踏!”

    过了山谷中间的一段路,路面重新变得平整,急促的马蹄声中。

    一阵卷风压得路旁的枯草抬不起头来,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声音伴着密集的马蹄飞速掠过山谷之间。

    眼看着就要追到这上谷的谷口,不出意外,他们会在出谷之前,追上那诸侯军。

    华雄催着马,看向前处渐渐可见的山谷尽头。

    眼神却楞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