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倒于那金虹之中
    那支诸侯军还在推挤着想要逃出山谷,接过只是将谷口堵住,谁也出不去。这是好事,如此想要追上这只军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但是让华雄发愣的不是那乱军,而是在那一片乱军之中,一个人骑着马缓缓地调转了马头,向着西凉军的方向走来。

    是那个领将,斗笠在山谷的风里微颤,身后的头发,黑甲下的白衣也被轻轻地吹动着。

    让人不能理解的是那将领不见半点慌张,平静地看着奔行而来的西凉军,驾着马走到了谷口前,提着一杆黑木白缨枪站在了西凉军和乱军之间。

    那人疯了不成?

    这是西凉军中人的想法,那般站在那里,只会叫骑矛戳一个对穿。

    华雄的眼中却恍惚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张嘴想要呼撤,但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一阵破空声,数以万计的箭雨从山谷的两侧猛然出现,落向了那还在从山谷中冲来的西凉军之中。

    战马在箭雨中嘶鸣不顾骑军的催促停了下来,箭雨下,西凉军的冲势急停,后军来不及反应撞在前军上,一瞬间人仰马翻,伤亡难计。

    就像是重演了一遍山坡的埋伏一般,只不过这一次被埋伏的是西凉军。

    纷杂的脚步声从山谷上传来,无数的旗帜举起,旗帜下,兵刃和人影错落,没有尽头。

    就连在谷口处推挤的乱军都停了下来,愣神地看向那山谷上。

    “不用逃了,把谷口守住,援军到了。”

    顾楠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听到,但是他们只需要站在谷口就好了。

    “哈哈哈,顾先生当真妙算,这华雄果真追来了。”袁绍提着一柄长枪站在军前,看向下面的西凉军笑着说道:“此次,他们插翅难逃矣。”

    说着,手中的长枪挥下:“杀!”

    华雄的脸色铁青,挥舞着长刀挡开了数根箭矢,他身下的战马并没有受惊,所以算是躲开了后军撞前军的惨况。

    山谷的两侧爆发出了一片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大军冲下似乎让山岭之间都在震颤。

    华雄神色狰狞地看向那个站在两军之间的将领,眼神中不明地似乎还有一些复杂。

    居然当真是拿自己和一军的性命诱我来追。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斩了你!

    他自知已经不可能逃得出去了,握紧了手中的刀,催起了战马就向着那带着斗笠的将领冲去。

    华雄身下的战马猛地冲起,就连箭雨都被他甩在了身后。

    顾楠看着华雄向着自己冲来,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站在原地未动。

    长刀举了起来,刀光落下。

    “呼!”

    一阵风声,吹得顾楠的头发一紧,斗笠震颤了一番。

    那刀却是没有落下,险险地停在了顾楠的头顶上。

    两人就这么一高一低地对视着。

    “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我该说你好气魄,还是该说你疯傻?”

    华雄沉着声音问道,脸上的狰狞之意慢慢散开,留下的只是那些许复杂。

    他真的没有见过这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做一回事的人。

    顾楠低着头,扶了一下自己差点落下的斗笠。

    “便是我死了,你军败局也无可挽回。”

    刀锋又下压了一些,几乎抵在了顾楠的头上,华雄握着刀问道:“你当真不怕死?”

    顾楠向华雄的身后看去,西凉军已经和诸侯军四杀在了一起,嘴中语气带着一些微讽。

    “你说这地方,还差多死个人吗?”说着出了一口气,轻笑了一下:“便是真的舍身大义又如何?”

    那反而是一种解脱。

    “舍身大义?嗤。”顾楠的话让华雄想起了什么,啐了一口。

    “若是真有大义,就不会有这般的景象。”

    这世上本就没有大义可言,或许华雄说道没错。

    “不过行战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不再有这般的景象吗?”

    顾楠反问了一句,华雄似乎哑口无言,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我是个粗人,说不过你。”

    说着,他放下了自己的刀,他知道这应该是他最后的一战了,他已经懒得再杀什么人了,他这辈子杀得够多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华雄居然对着顾楠笑了一下,笑容中有一些期待。

    “你说,是不是真的有再不用打仗的时候?”

    “也许会有吧。”顾楠平静地回答道。

    战争最终的目的就是和平,可是和平总是会因为迟迟不来,被人遗忘。

    “真叫人羡慕。”华雄勾着嘴角,唏嘘道:“那些后来人。”

    不用再像他这般的活着。

    华雄牵着缰绳调转了马头,长刀扛在了肩膀上,看着那厮杀声不止的军阵之中,自言自语一样地说道。

    “你知道吗?我听过一句话:何为战,死千万人,而全世人,为战。何为将,死一人,而全千万人,为将。我从前是不信的。”

    “那你现在信了?”

    顾楠听着这话,有些耳熟,好像是她的一个故人曾经说过。

    “不!不现在也不信!”

    华雄的嘴角咧出了一个狞笑,回过头来。

    “等你真的做到了,我再信不迟。”

    他的目光落在了顾楠的腰上的无格上。

    “下次上战阵,不要带着这般秀气不顶用的兵刃,不然怎么死了也不知道。你这般的人,不该死在这种地方。”

    无格又是一阵颤抖。

    华雄说完,提着刀,催马冲向了那片厮杀里。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在那厮杀里一次又一次的挣扎着活下来,他早就已经累了。

    这一次也该试试,死在其中,是什么感觉了。

    “来吧!”华雄狞笑着,披风翻卷。

    让我为那无战的后世,再杀去几个人便是了!

    顾楠看着华雄踏马而去的身影,怔了一会儿,然后苦笑了一声。

    “我又何尝是那般的人呢?”

    那一战打到了天近黄昏,直至山谷寂静。

    那染着血的长刀摔落在地上,鲜血流淌,刀身中倒映着天侧,炽热到快要灼烧起来的红云。

    映着那余晖沉下,落在地上的最后一片金虹中,看不到尽头的,倒伏在地上的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