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即使明日就要死了,也先去喝酒吧
    营帐之间点着火焰,火焰之中的酒盏闪烁着微光相互交错,在一片笑语之中。

    诸侯大破华雄军,当夜就摆宴庆祝,那酒宴之中的声音应该隔着三里之外都能听到。

    战事还没有结束,只是破了敌军一支先锋就摆宴庆祝,实在是一件荒唐的事情。

    但是大多的人都在这荒唐的酒宴里举酒行乐,叫清醒着的人分不清到底是自己荒唐了,还是所有人都荒唐了。

    顾楠拿着一杯酒水走进了一个安静无声的营地里。

    营地里只亮着几处零星的篝火用来照明,相比于营地外的推杯换盏,这个营地里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所有的人都低着头,在篝火的照射下闷声不语。就好像外面的宴会与他们无关一般,或者说是与他们无关,要是没了他们也不会有外面的酒宴,但是能在酒宴中行乐的从来不会是他们这些人就对了。

    顾楠拿着酒杯走进了营地了,这一营的人都是与华雄的那一战后遗留下来的残军。用来诱敌和送死,侥幸活下来的残军,大概还有七八千人。

    死了小半,剩下的人都是拼了命在西凉骑兵的追捕下逃出来的。

    见到顾楠走了进来,他们纷纷抬起了头,看到进来的是她,又都慢慢地低下了头。

    “你们为何不去庆祝,这不是赢了吗?”

    顾楠笑着对一个人问道。

    那个人肩膀上缠着一条破布,布上溢着血。应当是受了伤,但没有军医来给他处理,他就自己随便的绑了一下。

    “我等去庆祝什么?”那个汉子坐在火边,给篝火添了一根木柴,看向营外。

    “那些人,恐怕只是可惜我们为何没有死完吧?倒是将军。”

    汉子回过头来看向顾楠拿在手中的酒杯,笑了一下。

    “将军居然还喝的下酒,你不是也是被逼去送死的吗?”

    他们没读过什么书,却也不是傻子。

    诸侯的埋伏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明白,自己只是什么都不知道被派去送死的人而已。

    “为何喝不下,今朝有酒今朝醉啊。明朝喝不喝得到,可就不知道了。”

    顾楠一边笑着一边坐了一下来,看了看汉子缠在肩上的破布。

    “换个干净些的布缠上,你这般到时候死肉烂了,就不好治了。”

    汉子移开了视线,不在意地说道。

    “也没有干净的布,烂了就烂了吧,反正在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

    顾楠抬了一下酒杯,喝了一口将酒杯放下。

    从自己的衣角上撕下了一块来,淋上了些酒递给了他。

    “缠上吧,总比你那块干净些。”

    汉子看向顾楠,周围的士兵也看向顾楠。

    这个将军和他们一样是被派去送死的人,让他们有些同病相连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起码要比那些坐在后面看他们死的人要强。

    半响,汉子接过了沾着酒水的布。

    一边换着肩膀上的破布,一边笑问道。

    “将军,你连武功都不会,那刀砍到你头上的时候你怕吗,我见你没什么表现,是不是吓傻了?”

    山谷里就这么大点地方,顾楠和华雄的模样,不少人都是看到了。所以在他们的眼里顾楠应该是不会武功的。

    许多人都听着这边的动静,难得有人说话,总比一个人发闷好。

    “我说我是不怕的,你们信不信?”

    顾楠环视了一圈笑着说道。

    其实她也不明白那时那个西凉将领的刀为何停了下来,问她会不会武功。

    若是那刀不停,她会提前一步斩开他的喉咙。

    不过说起来,人不就是总喜欢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做莫名其妙的事情吗?

    旁人理解不了,说起缘由,恐怕就是做事的人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许真的是向他说的那样,他只是累了而已,打的仗多了是会累的,这一点顾楠也能够理解。

    “我是会武功的,那刀砍不下来。”

    顾楠摇了摇酒杯,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四周的士兵都轻声笑了起来,没有人相信,但是心中也暗自感叹这将军的胆气。

    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说笑的出来的,应该就这有这样的人了。

    “不过说起来,你们这般模样,是活不下来的,还不如今日就死了好。”

    顾楠轻声地说道,声音不重,却使得每个人都听得到。

    那些轻笑着的,或是一个人闷着的士兵都微微发愣,他们是被舍弃的士兵,又怎么活下来,早死晚死的问题而已。

    “拿出点胆气出来,堂堂七尺男儿,不要摆着这副模样叫人笑话。”

    “死也死的有些气魄不是?”

    顾楠笑着说道,举起了酒杯喝着。

    “去喝些酒吧,即使明日就要死了,也先去喝些酒罢。”

    对于这些人,她做不到别的什么事情,也做不到让他们活下来的承诺。

    只能劝他们喝些酒,总比坐在这里等死的要好。

    起码在这种地方,喝得醉上一场,醉死过去,也要比醒着舒服多了。

    顾楠的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营中的篝火照着他们的脸。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站了起来,向着营外走去,那人的两腿发抖,带着哭腔说道。

    “真不痛快,也罢,去喝些酒来。”

    人都是怕死的,怕得要死,但这不是怕就能解决的问题。

    一个又一个人站起了身离开,走出营外,去喝那一顿也许可能是此生最后的一趟酒。

    他们是在战场上流血的人,远比外面那些人更应该喝这顿酒。

    就连顾楠都没有发现,走出去的人都握着拳头,相互结伴。

    应该说,此时的这支军,才算的上是一支军了。

    不是七平八凑的杂兵,而是同在生死之间跑出来的人同泽。这些人,足以成军矣。

    最后的一批人站了起来。

    “将军。”突然有一个人,叫了一声顾楠。

    顾楠抬头看去,是那个肩膀带伤的汉子。

    那汉子笑了一下:“将军,我等会活下来,你也别死了。你不会武功,我等会护着你的。”

    “哈哈哈。”一旁的士兵都大笑了出来:“将军放心,我等也是!”

    “一道活下来便是,走,吃酒去!”一帮浑人大笑着离去。

    顾楠愣了半响,笑着摇头。

    “呵,都说了,我是会武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