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还差的远呢
    华雄兵败,董卓的军中似乎开始渐渐有些按捺不住了,至少董卓已经不想再在这个只有兵甲和冷风的地方久呆了,虎牢毕竟不比繁华的洛阳。

    华雄兵败的第三日,董卓军就一改守势,由吕布率十万军出关攻向诸侯军的本阵。

    十万大军迎着将人心都吹得发寒的冷风,从虎牢关之中走出来兵甲簇拥着兵甲,望不到其他的东西。

    吕布提着一柄方天戟走在大军之中,身下是一匹神骏的马匹,毛色赤红,像是一团在寒风烧灼的火焰。马蹄宽大,每一步都沉稳有力。

    载着吕布,一人一马走在军中,就带着一种叫人低头的魄力。

    “将军军阵已经集结完毕。”一个副将在后面喊道。

    吕布没有回头去看,而是摸了摸自己的怀中,那胸甲下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将手放下,吕布拉住身下战马的缰绳,才出声说道。

    “出军!”

    声音沉如闷鼓,军阵开拔,叫虎牢关都为之沉响。

    十万西凉军驻扎在了诸侯军之前,叫得诸侯军阵中的士气一下子变得压抑了起来,和几日前庆酒之时截然不同。

    领这十万西凉军的将领吕布许多人都听闻过,传闻此人勇不可挡,身下的赤兔马更是世间少有的名驹,在战阵之中少有将领能是他的一合之敌。

    虽然在座的众人多没有和他交过手,但是光是这名声就叫人不敢小觑。

    诸侯军的人数占优,而西凉军的军队更加精锐,两军都没有轻举妄动。

    对峙了数日,多只是相互试探,暂时还没有真正的举军对阵过。

    而曹操军中,则是开始加急训练华雄战后余留的残军。

    “哎,元让。”

    顾楠走到兵营之外,正好看到夏侯惇从兵营中走了出来,面上带着古怪和不解的神色。

    夏侯惇听到了顾楠的唤声,回过头了,看到顾楠走来,抱拳说道。

    “先生。”

    如今,对于顾楠夏侯惇等人态度都转变了许多,不再只是将她当做一个谋士或者是文生。

    先不说她一人可以轻易从一毛不拔的诸侯手中借来万余大军。

    她一人就敢于领军行阵的气度就不是一般的人做得到的,何况是那种半个脖子吊在腰带上的战阵,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把握敢走上一遭。

    有一日他们在私下里谈起顾楠,李典称她为狂生,他们都觉得贴切。

    虽然模样是文弱的,但是玩起命来却一点也不输于他们这些刀口舔血的。

    “元让,这几日这只军训得如何?”

    顾楠看着夏侯惇古怪的神色,心下猜到可能是那支军不好练。

    毕竟是从各个军中调来的士卒,很多地方恐怕都有隔阂。

    “先生。”夏侯惇的脸色迟疑了一下,凑到顾楠的身边轻声问道。

    “先生,这支军真的是诸侯拼凑来的兵?”

    不是他多心,而是这只军太过好练的了一些,甚至比一些同一地招来的新兵都要好练。

    根本不像是平凑出来的队伍的模样,因为来处不同,拼凑出来的军队多有不服管教,甚至相互排斥的状态。

    这支军完全不一样,别说相互排斥了,之间的关系好的都怀疑他们是同乡的。

    其实这也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吧,诸侯军因为知道借出去的兵还回来的时候都会被消耗的差不多,所以借来的都是新兵。

    这个时间的士兵本来就没有军队的归属感,何况是新兵对于他们来说哪里都是一样的。

    而这只军的第一战又是一同送死,这使得这个队伍给了他们一种奇特的归属感,或许算是同病相怜。

    一同出生入死过的人,虽然有的时候各地方言让他们连沟通都不容易,却也不妨碍他们相互配合。

    “啊?”顾楠怔了一下,无奈地说道:“元让,这军毕竟是从各军调来的,也不是精锐。训练不易也是难免,你尽力就好。”

    “先生,非是如此。”夏侯惇面色怪异地看向兵营里:“这只军,真不是精锐?”

    顾楠顺着夏侯惇的视线看向兵营里。

    此时的兵营之中那些士兵正在了演练军阵交互。

    所有的士兵都在兵阵之中快速的交换位置,嘴中沉闷地穿着粗气,胸口不止地起伏,额头上的汗水被冷风一吹冻得脸上生疼。

    却没有人有半句怨言,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地演练着,一次又一次。

    他们是杂兵,但是杂兵也是想要活下去的。

    顾楠出神地看着那军阵里,确实是她没有想到的模样。

    如此的军阵和那一日被华雄军一触即溃的部队相差了太多,依稀地好像有一支军队的影子。

    顾楠的嘴角勾起,出声说道:“还差的远呢。”

    还差得远,夏侯惇纠结地看着那军中,那他们原本练得那支五千人的新军算什么,这就是诸侯军吗?

    看来是我目光狭隘,小看众人了。

    顾楠不知道,她随口的一句话,让夏侯惇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对于诸侯军的战斗力产生了很大的误解,以至于让他从不敢轻敌应战。

    “先生、元让我就说你们应该在兵营里。”

    远远的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顾楠和夏侯惇看过去,是曹洪正笑着和李典结伴走来。

    两人走到近千,李典行了一个礼。

    “军情有变,袁绍召集议事,将军让我等到中军主营中去。”

    “军情有变?”夏侯惇的眉头皱了一下:“吕布军?”

    他的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吕布军已经在军前驻扎了数日,想来也该是要有动作了。

    等到顾楠等人走到中军主营的时候,人也已经差不多齐了。

    所有人都看着袁绍,等着他说明。

    袁绍坐在主座上,看着下面的众人,对着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

    身旁的士兵退了下去,该是过了一会儿,取来了一份文信递到了袁绍的手里。

    袁绍拿着文信,坐在主座上说道:“吕布军邀战,说,明日决战。”

    话音才刚落下,坐下就是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吕布会如此果决,数日没有大的举措,一来却就是决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