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风俗这种东西总是很奇怪的
    一个将领在战阵上还带着一个布人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只不过这一幕没有什么人看见,而看见了的三个人此时也笑不出来。

    吕布已经再一次挥戟攻了上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一次他完全不顾招架。

    任由着另外两人的大刀长矛砍来,不躲不避,手中的方天戟直逼那拿着双剑的人。

    那双剑本就是三人中最弱的一角,招架不住,另外两人也只得放弃攻势,转向解围。

    四人又一次战成了一团,只不过这一次是吕布处于上风,一杆方天戟挥舞地凌厉,毫无间隙地攻向场中的提着双剑的人,而对于攻向自己的招式根本不做理会,一副以伤搏命的架势。

    也是如此,生是撕破了三人的阵线,反将三人压了下去。

    两军阵中。

    顾楠的神色诧异了一下,曹操的军阵在诸侯军靠前的位子,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阵中的场景。

    场中的三人是谁,她也清楚,她不是学历史的很多事情也都忘了,但是刘关张三英战吕布这般被各种刻画的事情,她还是有印象的。

    虽然没有想到本以为是杜撰的故事,真的在这虎牢关下发生了。

    但是这还不足以叫她诧异,人都活了这几辈子什么大风大雨没见过,也不至于这般大惊小怪。

    叫她诧异的是,不知道吕布为何会带着一个布娃娃。

    一个九尺大汉带着拿着一个布娃娃的感觉,着实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再加上那细心呵护的模样,总会让人有点不是很好的想法。

    额,这或许确实算的上是她没见过的大风大浪了吧。

    “先生?”曹操发现了顾楠的神色异样,留心地问了一声:“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顾楠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又“漫不经心”地问道。

    “那个,孟德,你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布人?”

    曹操愣了一下,尴尬地咳嗽一声。

    “先生说笑了,这是姑娘的玩意,操身上怎么会有?”

    看了一眼顾楠,犹豫了一下,说道。

    “先生若是想要,操到时候让人去买一个来便是······”

    也不知道为什么,曹操发现自己总会有顾先生是一个女人的错觉,不过每次他都觉得是自己的胡思乱想就是了。

    “不用。”曹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楠连忙打断,要是她被认为成有怪异的癖好,那岂不是根本说不清楚了。

    讪讪地解释道:“我只是偶然见有一人身上带着,还以为这是什么习俗,用来保佑平安如何的。”

    “这样。”曹操这才了然地点了点头:“带布人的习俗,操倒是没有听说过。”

    两人没有再谈这个话题,都看向阵中。

    曹操看了一会儿皱着眉头:“那三人要败了,吕布居然真的悍勇如此。”

    诸侯军先是一路诸侯被打成重伤,又有三人联战而败,若是这样的话,诸侯军的士气定然受到打击,不敢与吕布交战。

    本就不如西凉军精锐的诸侯军要是再加上士气低迷,两军决战就算是人数要比对方多上一些也是处于劣势的。

    关键是此时诸侯还拿吕布没有办法,三人联战已经是失了公义,如果还做其他的事情,恐怕只会叫人诟病适得其反。

    “元让,届时决战,你率一军于左侧绕行,尽量不要与吕布正面交锋,攻其后阵。”

    “文谦曼成,你二人率军掩护。”

    “子廉,你领你部随我来,待元让乱其阵脚时寻机入阵。”

    “妙才,子孝,先生。你三人随中军进阵,妙才子孝,你们护好先生,行军进退由先生做主,切记不可急进!”

    “是!”

    曹操几乎在片刻之间就已经将行军之策大体规划完毕,而且分别交给了最适合的人。

    夏侯惇手下多为骑军适合绕行骚扰。而李典沉稳,乐进性勇,二人一战一制正好互补,牵制强敌也难被攻破。曹洪性情冲动,一人带兵可能有失,所以曹操让其跟着在自己的身边,其部又擅长冲阵,用于破阵正好。

    夏侯渊和曹仁一部善守,一部善射,又有顾楠在中指挥,置于中军之中可护本阵不乱。

    虽然没有办法,但是曹操终归只有万余人,若是诸侯军的本阵被吕布冲乱,他们怎么样都是无力回天的。

    数十万人的决战是少有的战事,通常的情况下数十万人的交战都是相互对峙,试探,谋略,分军行战毕竟大军行军不可以有一步的差错。

    但是吕布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对峙了几日之后便直接决战的战事还是第一次叫诸侯遇见。

    这也是吕布的想要的,他虽然不善谋划,但也不是一个有勇无谋之人,在他看来诸侯军虽然人多但是战力与西凉军根本无法相比。而事实上也似乎确实如此,诸侯军的部队都是各方而来,还有许多新兵,说是杂牌军也不为过。

    主动决战,能让诸侯仓促应战无法布局,避免了战阵出现别的变数,又能一改守势,让西凉军发挥善攻的优势,何乐而不为。

    采取这种战术也是吕布自信的结果,不过他可能终归是太过自信了。诸侯军虽然兵杂,但是怎样也是足有十余万人,西凉军只有十万,正面进攻也不容易取到明显的优势。

    “嗬!”方天戟之上的气流翻卷,像是将其下的一片空气都排开,发出了一声闷响,劈落在了刘备的双剑上。

    刘备的双剑挡不下来,两手发麻像是没有知觉一般的落下。

    “当!”眼见着戟刃就要劈在刘备的身上,一杆长矛和大刀后一步赶至,齐齐驾住了寒光利利的方天戟。

    “大哥,快走!”黑脸的张飞大声吼了一声,手中的长矛抬起挡开了吕布的长戟,护着刘备撤出了阵中。

    吕布不肯罢手,眼中一冷,长戟再一次转而落下。

    “当!”关羽抬着长刀一声闷哼,摆了长戟,身下的战马嘶鸣了一声该是被重力压得苦不堪言。

    接着吕布的力道关羽也撤了出去,两人护着刘备一路撤进来诸侯军中。

    三人算是落败了,诸侯军连出三人都在吕布的手下被打得狼狈不堪,西凉军中爆发出一片喝彩声,而诸侯军中则是无有什么声音。

    “呼!”吕布的虎口也有些酸疼,胸口沉沉地起伏着,抬起眼睛看向横在眼前的诸侯军。

    “爹出征要平安回来。”

    “放心吧,爹可是最厉害的。”他的手放在破开的胸口,喃喃了一句,没有人听清他说了什么,甚至都没人知道他有没有说话。

    下一刻,他抬起了方天戟,指着诸侯军的军阵。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个立在两军之中的方天画戟,看着那画戟随着刺眼的天光落下。

    “破阵杀敌!!”

    这一声,所有人都听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