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今日的风还真是喧嚣啊
    军阵之中,带着斗笠的人也看向了吕布,伸手一挥,身侧的一个部将回身下令。一面令旗挥动,旗下的弓弩手快速的变换阵型,向后退去,拉远了于吕布的距离。

    只是纠缠了片刻,吕布的阵列就已经错失了良机,各路诸侯军的军阵围了过来,重新将缺口围合拦住了吕布军的去路。

    袁绍站在军中看到吕布冲进了前阵之后,眉头一紧,回过头来向着身边的部将喝道。

    “你领一军,尽快去拦住了吕布,不可让其再进。”

    要是吕布冲进了中军厮杀,大军没有令旗调遣,乱作一团,恐怕这一战就要败了。

    索性暂时吕布是被一军纠缠着,没法入阵。

    也不知道是何军,如此骁勇,居然拦得住吕布?

    这么想着,袁绍侧目看去,那纠缠着吕布所部的军旗居然是一个曹字。

    惊异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诸侯之中用曹字旗的应该也就只有他的旧友孟德一人,可他的手下都是些什么兵卒他怎么会不知道。

    一只从陈留拉起的五千新军,训练不过六七个月就来了此处。还有一只是那顾先生替他借的万余杂军,华雄之战后该还只剩下万余不到。这两只军,应当没有任何一部有拦下吕布的能力。

    是何人在领军?

    袁绍皱着眉头看向军旗下,远远看见一个戴着斗笠的人,正有条不紊得指派这军卒。

    一队弓弩手一队盾斧手,一左一右,进退之下居然叫得吕布身后的军阵不得寸进。

    顾楠······

    诸侯军中带着斗笠的只有这一个人,袁绍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光是袁绍,此时中军之中大多的诸侯都看着那人指派着军阵和吕布交阵,也都认出这个从他们手中借走了万余军的白衣先生。

    其部下的士卒依旧不是精锐,吕布只需要专心对付一支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就能破去。

    但其挥军从左右进攻,一路纠缠一路骚扰。追则退,不追则进。

    吕布又急于摆脱,不想交战浪费时间以至诸侯调军赶到,反而左右为难,陷入困境之中。

    不算高明的用兵之法,但是将吕布此时的心态和所想全部都预料在了其中,利用他急于破阵的想法将其缠住。

    回想起来当日借军,这先生也是利用了诸侯不想与华雄正面交锋徒增消耗的心思,平白借走了万余人为之所用。

    一眼就能看破人之所想并加以利用,此人,莫是有预料人心之能不成?

    各路诸侯的眼中都多有忌惮,没人希望自己的所想在旁人眼中一览无余。

    而袁绍则是微微露出了笑意,他果真没有看错人,此人当为佐军之才,该为我所用。

    不过,那吕布奋勇,若是被逼急了,这顾先生的应该军阵挡不住他。也罢,做个水顺人情便是。

    袁绍看向自己的身后,又叫来了一个部将,指着军中:“你带五百步卒护于那阵之侧,切莫要让那先生受伤。”

    “是!”部将抱拳退下,领军而去。

    下次,要不要请他喝酒呢?

    算了此时不想这些。

    袁绍骑在马上,手中的长刀一举,他也该入阵了。

    “余下所部,随我来,破那西凉军!”

    ······

    “将军!”乐进和李典从前阵杀了进来,冲到了曹操的身侧,低头躲开了一片箭雨。

    曹操挥剑劈倒了一个士卒,看向两人领军而来,大声的问道:“吕布本军在何处?”

    “将军!吕布冲进了中军侧阵!”乐进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大枪刺入了一个冲来的西凉步卒的胸膛里。

    “中军侧阵?”曹操一愣,随后脸色一变:“中军不可乱,领军回援!”

    “是!”

    一队人马从前阵中向着后方厮杀而去。

    各路诸侯的军阵都渐渐合围了过来,吕布身后的军阵难再进半分。

    “呼!”

    方天戟划过一片生风,所过之处无人敢与之交锋,吕布勒住了身下的赤马,扭头看向那远处的斗笠人。

    冷哼了一声,双手一紧,长戟在手中爆发出一股巨力挥落:“与我让开!”

    身下的赤马长嘶而起,撞开了前面的士卒,几乎转眼之间,吕布就已经冲出了围阵。

    纠缠他的士卒便是那人调度,要冲入中军,当先杀了这人。

    那一人一马赤红,身后的红翎拖曳,方天戟上的红缨叫大风吹乱。

    这几日的风是很大。

    “先生,退后!”曹仁见到吕布冲来横刀站在了顾楠的身前。

    “无······”顾楠本想说什么。

    夏侯渊摆了摆手,走到了曹仁的身边,回头一笑:“先生,这般的要见血的事交于我们。”

    说完,两人看向前处,不过是两句话的功夫,吕布就已经冲过了大半个军阵。

    一同催马,两人冲了上去。

    夏侯渊咧嘴一笑:“子孝,你觉得我们两人对那吕布,几成胜算?”

    “一成!”曹仁沉着声说道。

    “那没办法了。”一甩长矛,夏侯渊笑着说道:“零成也要打了!我可是答应过绮小姑娘要把她家师傅好好带回去的!”

    话音落下,吕布和两人已经不过十步之远。

    “吕布小儿!”何为天下骁勇,便让我等领教一番!

    夏侯渊和曹仁手中的兵刃举起皆泛起一阵寒光,三人没有半点勒马的意向,反而是越催越快。

    十步的距离不过就算是一个瞬息。

    三人交手在了一起,吕布的巨力直接夏侯渊手中的长矛弯折,一只手接住了曹洪的大刀。

    夏侯渊曹仁想要缠住吕布,可吕布却没有要被他们缠住的意思。

    手中一甩,曹洪的长刀一偏,而夏侯渊更是被方天戟差些打下了马去。

    一催身下的赤马,赤马四蹄一扬,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吕布就已经从他们两人的身侧冲了过去。

    “不好!”曹仁和夏侯渊的脸色一白。

    吕布与两人交战,他们能够拦下一会儿,但是吕布直接舍了他们冲向顾楠,他们二人的马又怎么追得上他身下的赤马。

    既然是破阵自然是先斩领兵主将,斩了主将无人下令兵阵就会乱,倒时都不难冲破。

    吕布常年冲阵又怎么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当然不可能和夏侯渊曹仁多做纠缠。

    “呼!”

    吕布冲到了顾楠的近前,方天戟高高举起,寒芒掠过,似乎将四周的风声都扯紧。

    “先生!”领军冲来的曹操看到这般模样,惊呼了一声。

    “死来!”吕布发出一声大喝。

    画戟卷起一阵气浪,直直劈下,那斗笠人也举起了手中的白缨长枪。

    “当!”

    一声巨响传过战阵。

    金铁的嗡鸣声几乎盖过了战阵之中所有纷乱的声音,震得人耳朵一疼,如同战阵一息间安静下来了一般。

    战阵中无数人都侧目看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大风一起,一个斗笠被卷起。

    所有人的眼睛都愣在了那里。

    这几日的风真的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