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初闻白衣
    诸侯军的兵马回营,数不清的军马在营帐之间往来,负轻伤的士兵排着队等着军中的医官处理,而负了重伤的,也没有人将他们抬回来。

    军营中烧着火,有的在煮着吃食,有的在煮着伤药,各军回到了自己的营地驻扎。

    顾楠抱着无格靠坐在篝火边,从战阵上回来的夏侯等人也都坐在这里。

    只不过今日不像往日那般吵闹,就连经常拌嘴的曹洪和夏侯渊都难得的格外安静。

    他们的视线时不时地看向坐在一边的顾楠,脸色复杂。

    从前的先生都是穿着白衣带着斗笠的模样,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如今突然变成了一个这般模样的女子,反而让他们有些不知该如何相处。

    何况他们本就都是一些粗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子打交道,每每想说些什么,好让气氛活跃一些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篝火中烧着吃食,也没人会做什么饭食,所谓的吃食就是军粮拌水加热,说的简单一些就是烧糊糊。

    顾楠的斗笠也不知道掉到了在战阵的何处。

    又或者是被风吹走了,还是被人给踢到了哪里,等到西凉军退去的时候就找不到。

    靠在一个营帐旁,顾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常年习惯了带着斗笠,这忽然间不带,反而觉得头上少了些什么。

    营中也不知道为何安静地无人讲话,侧头看向来了身边的夏侯惇。

    他正拿着布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冲入西凉军右侧的时候也受了伤。

    一只手绑起布来却也麻烦,看他在那绑了半天,顾楠无奈地抿了一下嘴巴。

    “元让,我帮你吧。”

    “嗯?”夏侯惇抬起了头来,看到顾楠迟疑了一下,也没有拒绝:“嗯,多谢先生。”

    若是寻常的时候他也没什么好迟疑的,现在难免还是愣了一下。

    顾楠盘坐在夏侯惇的身侧,取过他肩上的布头绑着。

    “元让,为何不见孟德?”

    曹操此时不再营中,大军回来的时候好像就不见他的人影。

    “哦,孟德说他有事要做,便让我等先行回来。”

    夏侯惇的语气有一些僵硬,顾楠坐近的时候,总觉得平日里偶尔能闻到的那种清淡的香味更明显了一分。

    让他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

    “这样。”顾楠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有多想,低头绑好了布条。

    “好了。”

    笑着拍了一下。

    本来见终于绑好了的夏侯惇才松了一口气,又被顾楠一拍,伤口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倒吸了一口凉气。

    “嘿嘿嘿嘿。”看着夏侯惇窘迫的样子,夏侯渊低笑了几声。

    “砰!”夏侯惇身子一斜,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笑什么笑.”

    低头拿着一本书录的李典茫然地抬起头,不知道这两人又在闹着一些什么。

    营中的又是多了几分笑语。

    “呵呵。”顾楠笑着站了起来,说道:“我出去走走。”

    营房里的人多倒还没有觉得,等到出了营地,才感觉吹在身上的风确实已经开始冷了,地上的水洼里都结上了一层薄冰。

    顾楠看着水洼里,那水面上倒映着人影,还有依稀的面容。

    还是该找个什么带上,否则时间久了,总会出问题。

    “嗒嗒嗒······”

    营地的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曹操身上穿着铠甲有些风尘仆仆地走来,看到顾楠站在一处水洼前发呆。

    看着那女子,眼中又不自觉地停留,但很快反应了过来,移开了视线。

    实在是失礼。

    “先生,在此处做什么?”

    曹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顾楠转过身来,见到他的模样,衣袍上还带着着一些尘土,这一战看来他也是颇为狼狈。

    “没什么,倒是孟德,你去了何处?”

    说着上下打量了一眼曹操,这副模样总感觉像是在地上摸爬滚打了一番似的。

    “哦。”曹操好像这才想起来什么,从自己身后的马背上拿下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斗笠,递给了顾楠,曹操讪笑道。

    “见先生遗落,就顺便帮先生捡了回来。”

    顾楠微愣地看着眼前的斗笠,斗笠上还带着不少尘土。

    “被风吹到了山壑里,倒是有些脏了。”

    曹操也注意到了斗笠上的灰尘,无奈地说道。

    “无事。”顾楠的脸上露出笑意,将他手中的斗笠接了过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戴在了头上。

    “多谢了。”

    曹操看着顾楠,笑了一下,突然说道:“先生,当真是绝代女子。”

    “······”顾楠瞥了一眼曹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她也习惯了。

    “我就当你是夸我了。”

    两人走进了军营,那篝火上的糊糊看来是煮好了。

    夏侯等人吃着的东西,看到从军营外走进来带着斗笠的顾楠,咧开了嘴巴,这才是他们熟悉的先生。

    扬了扬手里的碗。

    “孟德,先生,一道吃上一些?”

    人都早已经饿疯了,军粮拌水难吃的紧,却也能吃个干净。

    ······

    军中这几日一直传这一件大事,军中有个女子,但非是那种军中“隶属”的女子。而是一诸侯帐下的军将,女子为将是极为少见的,古来之例只手可数。

    又听闻此女子风华绝世,东郡太守桥瑁见得其人,作诗称作千军止戈。

    能叫千军万马止戈相顾,又是怎么般的风华?

    军中有人得以见到,也有人只能自己作想,不过听闻此女子除了风姿之外,更是当世少见的将相之才。

    曾在诸侯的手中以一己之言借兵万余,更是在军阵之中力败吕布。

    这其中的任何一件都不是寻常之人能够做到,传闻卿人姓顾。

    只道是,世间男子奇无数,难与顾女不分输。

    少有人知道她姓名具体是什么,只因这女子喜欢穿着一件白色衣裳,又有将相之能,闲言之中,多称之为白衣相将。

    当然人多嘴杂,论及男女这流言之中难免就多了几分八卦,甚至传出了诸侯争女相,送兵万余为相顾这样胡乱扯来的故事。

    虽然胡闹,不过这女相将的传言倒真是让诸侯军中不再是那般死气沉沉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