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荒唐的模样
    一排侍者低着头从堂中走上来,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酒菜。将托盘托举在头上,侍者走到了各个桌前,将酒菜一一取下,放上桌案。

    各个桌案中,各路在诸侯坐在一起。诸侯军大败吕布,此时正是庆祝。

    袁绍坐在桌上,笑着拿起了一个酒杯对着座下的众人扬起示意。

    杯中的酒水摇晃,映着帐中的灯火于那其中抖动。

    “吕布已败,董卓军中军心必乱,讨董之事可成矣,诸位,当尽此杯!”

    座下的酒杯皆举起,诸侯之中此时虽然都是笑脸相迎,却都各怀心思,酒杯之中倒映出一张张各异的神色。

    “共饮!”袁绍畅笑了一声,举杯将酒饮尽。

    “共饮!”诸侯皆贺,觥筹倾斜。

    一杯饮下,袁绍招了招手,一队乐师和舞姬走了上来,看到在这一队人诸侯的反应也都不同。

    有些习以为常,也不多想,准备欣赏舞乐。有些皱着眉头,行军之间,还带着乐师舞姬,实在有失军事。

    “当,当当。”丝竹的声音在营帐之中响起,使得军中多了几分靡靡。

    舞姬在堂中穿着轻纱起舞,如此的天气冷风如刀,即使是在营帐之中点着火也依旧是冷得刺骨,穿着轻纱,肌肤都冻得微微泛青,舞姬却只能笑着摇曳身姿。

    坐在左边的一路诸侯瞥了一下嘴巴,兴致缺缺地将酒杯放在了一边。

    一旁的袁绍看在眼里,笑着问道:“刘刺史可是不满舞乐?”

    这人名叫刘岱字公山,为汉室宗亲,刘舆之子,刘繇之兄,官任刺史掌一州之地。

    东汉末年的刺史为实权官职,一州大小之事全全把握,加上汉室宗亲的身份,这刘岱虽然不是盟主,但是即使是袁绍也要给到面子。

    “非是不满。”刘岱抬了一下眉头,自嘲地笑着说道。

    “袁公的舞乐皆佳,可惜,那日战阵中见过了白衣相将,如今再见舞姬,便是万分妖娆,也难有兴致矣。”

    这白衣相将说的是谁,各路诸侯也都是有耳目的人,军中传的什么他们自然都是只知道。虽然有些传言荒诞,一笑而过就好,但是有些传言却是不假的。

    在座的当时大多都身在中军,见到了那人的模样,如今回想起来,再看这舞女确实难以再提起半点兴致。

    就连袁绍也是抿了一下嘴巴,这刘岱也真是,他若是不说这话还能好好地看上一场舞乐,如今是看不下去。

    无奈地摆了一下手,挥退了舞姬,只留下乐师继续奏乐。

    “哈哈,说起这白衣相将,这几日我倒是听见了个有趣的事。”

    河内太守王匡坐在自己的桌案上想起了什么该是想起了什么趣事,笑着看向公孙瓒。

    “公孙将军大败于吕布,而后吕布又败于女相将,如今军中,可是常拿公孙将军和女子做比啊,啊?”

    说着王匡笑看了一眼众人。

    在座地诸侯都心领神会地轻声笑了起来。

    座中心思深沉的气氛倒是上了不少,多了些轻快。

    公孙瓒脸色燥红地坐在桌案上,闷闷地喝了一口酒,他回不出话来,因为王匡说的确实也是实情。

    他是败给了吕布,而吕布又败给了那女先生,这就等于是他也败给了一个女子。

    若是别处也就算了,还是武艺上败了,这让他说些什么好。

    这几日每每听到士卒的闲话他就是阵阵头疼,还没有什么办法。

    谁让他真的输了,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何况他总不好和一个女子计较什么,失了气度,只能将怨气发泄到了吕布的身上。

    怎么这么不争气,败给谁不好?

    公孙瓒脸色郁闷地看着轻笑地众人。

    “你们别笑,那种时候你们谁上能好看的?”

    “是好看不了,可惜上的终归是公孙将军。”又一个诸侯笑着摇头说道,一副落井下石的样子。

    公孙瓒脸色一黑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不再说道话。

    不过这种酒桌上的寻常笑闹他也不会记在心上,他非是这般心胸狭隘之人,只不过终归是郁闷而已。

    “不过说来,那女相将当真是世间奇女子,才学气度皆非常人可比,又是那般的绝代佳人,曹将军,真叫人妒忌啊。”

    一路诸侯吃了一口酒肉,笑着看向曹操。

    本来曹操只是坐在一旁安静地吃在,这一句就叫得所有人都看向了他,眼中还多是怨念地神色。

    看得他背后发寒,打了一个哆嗦,笑着抬手说道:“操,机缘巧合而已。”

    “孟德,你我从小相识,你总是这般好运道。”

    袁绍笑着摇头,别有深意地说道:“我恐怕是无机缘巧合了,只能自己争得了。”

    也不知道是感慨自己的运气不好,还是如何,喝了一口闷酒。

    一时间庆功的酒宴成了各路诸侯大吐苦水的地方,在坐的也没有什么闲杂,几乎人人都说起自己一来多不容易,经历了多少起落。

    大多数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但是难得比以往要聊的开心。

    “今日聊得实在畅快,曹将军,不若请那女先生来一趟,为我等贺舞一曲?”

    刘岱此时已经微醺,半醉地同曹操说道。

    “先生文才武艺便是男子也不可比,却不知道女子的东西会的如何,那日一见之后公山魂牵至今,还请曹将军成全。”

    曹操听了刘岱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

    坐在一旁的桥瑁轻哼了一声:“刘刺史,先生之才,如何能做如此之事,岂不是有辱斯文?”

    刘岱一愣,反应了过来,自己却是醉了,说话也不知斟酌。

    对着曹操一拱手:“我自罚一杯。”

    倒了一杯酒握在手中,喝了一口没有喝尽。

    “千军止戈声。”刘岱笑了一下看向桥瑁。

    “桥太守真是道尽了那时模样。”

    半醉地将酒喝完,他和桥瑁素来不和,算是难得地认同了桥瑁一次。

    诸侯相互推杯,此时他们还不是敌人,还能坐在一起喝酒,但是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谁会和谁刀剑相向。

    这就是在这个世道荒唐的模样,比不过在那之前,不若先喝个大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