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风曾歌
    夜空晴朗,看来今天是不会下雪了。

    山坡上顾楠将无格收起,收回了自己的腰间,准备离开。

    躺在一旁的曹操,侧过眼睛。

    “先生可知道高祖最好唱何歌?”

    不知道为什么曹操突然问起这个问题,顾楠摇了摇头回答:“不知。”

    “高祖最好吟大风歌。”曹操起身,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坡上的风卷着他的衣角。

    “听闻,曾是一个秦将所作,高祖闻之,直呼此歌尽述出他之心胸,使之传唱军中。”

    他转过了头,对着那坡远处的虎牢关,高声而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歌声传于坡中,苍然沉沉,如是歌声从那世而来。

    歌尽声毕,曹操立在坡上,怅然若失。

    “大汉之志,还有多少人记得?”

    许久,他声音颤抖地说道:“操记得!”

    那大汉之志,驰骋山河,威加海内,他曹操记得。

    “先生。”曹操背过手,背对着顾楠:“那许邵说我乱世奸雄,这奸雄,是不是要叫万人唾骂的?”

    顾楠站在曹操的身后,微微一笑:“是啊,千古骂名。”

    “那便骂吧。”怔怔地听着耳畔的风声,这大风里,似还听得见那军中高唱的大风歌,曹操攥着手。

    “汉土不当分崩!汉人不当蒙难!”

    诸侯不行,他曹操来。

    ······

    虎牢关中,关上的旗帜被风扯紧,这几日的风越来越大,就连旗杆都被吹得摇晃。

    守关的兵卒站在关上,将长矛靠在怀里,手摆在胳膊上摩擦着。关上点着火把,但是因为在高处,风更加的大一些,火把也是忽明忽暗,一副随时都可能要灭去的样子。

    带来少有的一点点温度也会立马被风吹散,士卒的身上只穿着一件铁甲和几件衣裳,被冻得手脚冰冷,只能靠在城墙的边上勉强躲避着风吹来。

    “开城门!”

    关下传来了一个声音,士兵从城墙后探出了个头来向着下面看去。

    是一骑骁骑,阵勒马站在关前,手中举着一卷书文,还有一块手牌。

    “我乃相国信传,加急书文,快开城门让我进去。”

    城墙上的士兵大多都动了起来,有些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城门,将那骁骑放了进来。

    骁骑冲进了关中,也不招呼,驾马就直奔中军而去。

    “嗯。”堂上点着数个火盆,使得堂中远不像外面那般严寒,反而还有几分暖意。

    董卓坐在堂上,身躯压得身下的座都微微作响,手中拿着信文,眼中将信文看过。

    瞥了一眼跪在堂上的骁骑,挥了挥手:“好了,你下去休息吧。”

    “谢相国。”骁骑低头走了出去,董卓一个人坐在桌案前,摸着自己的胡子。

    “退守洛阳,再议对策?”

    诸侯的战力超过了他的预料,本以为只需要西凉军一至就能叫诸侯自乱阵脚,需不得几战就能将他们击溃。

    谁知道华雄和吕布连连告败,以至损军六万余。

    吕布兵败的当天他就写了书文传回洛阳商议,而此时洛阳回复的书文中却是劝他暂时退避。

    虽然吕布和华雄兵败,但是虎牢关中尚余八万余兵力,而诸侯军也不过只有十余万而已。

    非是不可守,但是若是守下去此战却不知道还要打到什么时候,如今洛阳的局势还不稳,他长期在外,手中的兵力又遭折损,恐有变数。

    要是真的和诸侯打起持久战,说不定后院就会先起火。

    信文之中的意思是诸侯内部多有不和,可退守洛阳,观诸侯动静,再尝试安抚和分裂其人。如此,避其锋芒,分而治之。

    但是如此做,虎牢关恐怕就守不住了。

    虎牢关被破,就是将诸侯放进了关内,一路直至洛阳畅通无阻矣,这般的话洛阳之中又怎么能够安全?

    放下了书文,董卓的手摆在了书文之上,皱着眉头,合上眼睛。

    食指一下一下地翘着桌面。

    “砰,砰,砰。”

    “砰!”

    食指停了下来,董卓睁开了眼睛,此时还是把握朝政和天子比较重要,而那诸侯乱军,闲杂之辈,便是让他们乱去又能怎样?

    退军。

    一十八路诸侯军于汜水击破董卓所部西凉兵马,溃敌六万,败华雄吕布。

    董卓即退,回军洛阳。虎牢关中余军五万,以阻诸侯。

    虽只有五万人,然虎牢关踞有天险,诸侯不敢贸然进军一时对峙关外。

    而早先败于华雄的孙坚也重聚散兵,即使如此,也算是和袁术结下了暗仇。

    诸侯之中多有不和,人人又各怀私心,皆驻军关外不进,使得虎牢关不过五万人,却守了下来。

    直至洛阳城中传来了一则消息.

    汉东都洛阳,二百余年,气数已衰。旺气实在长安,当奉驾西幸。且关东又有贼起,天下播乱。长安有崤函之险;更近陇右,木石砖瓦,克日可办,宫室营造,不须月余,可护驾无恙。

    董卓欲弃洛阳,领天子迁都长安,如此之为,也就等于将虎牢关中的五万人舍弃了在外。

    虎牢关中的守将再无战意,开关以迎诸侯。

    诸侯军入关,兵马囤聚,却无再进的意思。

    关中,顾楠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中摊着一本书,有些百无聊赖地翻阅着。

    “砰砰砰!”房门突然被敲响,顾楠诧异地回过了头。

    “来了。”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身向着门边走去。

    将房门打开,面外站着的却夏侯惇,见到顾楠,夏侯惇笑着说道。

    “先生,外面下雪了。”

    “下雪了?”顾楠顺着夏侯惇的身后看向外面。

    外面确实下起了鹅毛大雪,飘荡在天中。

    “先生等了这么多日,想来是很想见着吧?”夏侯惇也看向外面说道。

    顾楠一愣看向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等着下雪?”

    “先生这几日常望着天上,还问往年关中都是什么时候下雪,我们又不是傻子。”

    夏侯惇笑了一下,让开了些身子,外面的雪被风吹乱,四散着纷飞。

    “先生很喜欢雪景?”

    顾楠看着雪,轻笑了一下:“还好吧。”

    “元让,我取了些酒来,今日我们喝上一顿。”

    一个声音从院中的门口传来,是夏侯渊笑着几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军中不让喝酒。”李典走在他的身后眉头微皱,似乎觉得不妥。

    “偶尔一次,不要总是这么死板。”夏侯渊勾搭着他的肩膀,拍了拍。

    李典无奈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就一次。”

    “哈哈哈哈,好,老洪今天要喝个痛快!”

    人挤进了院中。

    顾楠笑看着众人,风雪里,小院倒显得不是那么冷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