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下棋也要等到人入局才可以的
    洛水之北,巍峨一城。望不到尽头的房屋错落林立,目极远处,一宫宇高立座于城中,于屋瓦之间如众星拱月,叫人仰止。

    董卓骑在一匹马上,望着那宫宇,身旁一个人也骑着马站着。

    近处人声嘈杂,多是厉声呵斥的声音,和哀言怨语。

    大路上,人群拥簇在一起,缓慢的行进着,几乎将道路全部堵住。

    提着刀兵的士兵,围赶着穿着布衣身背着行囊的百姓,正向着城外走去。

    “快一些!”士兵站在路旁对着后面的人大声吼道。

    百姓之中有些人抬起头来看向士兵,但当他们看到士兵手中明晃的长刀的时候,又低下了头来。

    董卓强令迁都,引洛阳城中百姓向长安迁行,使得许多人都不得不背井离乡,而带不走的,就留在了洛阳里,反正对于董卓来说不会让他们落到诸侯手里。

    “真的要烧了这洛阳城?”董卓对着身边的问道,声音低沉,两旁的声音嘈杂,除了那人没人听得清楚。

    站在董卓身边是一个文士,身形消瘦,使得身上的衣袍显得有一些宽大,衣角垂在马背之上,听到了董卓的话回过了头来。

    见董卓望着那洛阳城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

    “虎牢关已破,诸侯必直驱洛阳,既然要迁都避其锋锐,那不若决绝,烧了这洛阳。诸侯起义,旗号大义,实则不过驱利争名。洛阳成死城一座,诸侯便得之,也无利可获,进军士气必当受挫。”

    “另则烧了这洛阳,虽然相国必遭天下共指,但是这诸侯之名也会被骂做无能之辈。道义之号虽大,但是终非正统,若在不得民心,这诸侯之军也就只此而已了。”

    说着文士笑看向董卓:“相国,烧一城而已,这天下正统可是在你手中,这一城又算得了什么?”

    文士的语气虽然风淡云轻,但是话的内容却叫人不寒而栗,焚烧一城加上烧死这一城中不肯迁走的百姓,在他的嘴中说的如此轻巧。

    但是不得不说,烧了这洛阳,诸侯行事,就再无民心可言了。到目前为止诸侯的出现几乎没有对局势有任何的改变,要是洛阳再被烧了,他们的出现就是反而使得世道更恶。

    在能不能过活面前,没人会说什么大义。

    “李儒,毒士之名,果真不假。”董卓冷冷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文士,撤马回身,留下了一句:“那便烧。”

    被叫做李儒的文士站在原地笑看着董卓离去:“此非是毒,谋无善恶,兵无仁。”

    “相国,这天下用兵之人,哪个不是该万死之辈?”

    天下大乱矣,这场火,做烽烟正好。

    此时董卓为天下所指,董卓虽强,不能抗衡。不若西退长安,固关而守。

    让出这中原之地予诸侯世家争夺,待到诸侯疲敝之时,再逐个击破,取天下之地。

    以诸侯之力破去诸侯,以世家之力破去世家。

    届时废了这汉家数百年来世家盘踞的分封固局,开一个清平世间,立一个千载治安。

    李儒为汉博士,少时曾读史记,其中记李斯列传,记白孝列传,他挑灯读了一遍又一遍。

    叹先人浩气风骨,以天下为局,立盛世之志,予万民治国。

    那时他便立下一誓,此誓当用他一身为成。

    汉朽矣,不破不立!

    先人故去,大业未成,他李儒来。

    设局天下,请诸侯落子。

    李儒看着洛阳,眼中映着宫楼无数:“此局已开,且来便是,李儒等着。”

    拉过缰绳,他知道他是要一人对弈天下诸侯,他也知道他做的事要千夫所指。

    但是丈夫,生当此为。

    ······

    待到诸侯入关,引兵洛阳,董卓已经将洛阳几乎搬成了一座空城,迁走了百姓,取走了宫中财货,在洛阳后的各县留兵而制守诸侯。

    诸侯至洛阳时是夜里,董卓只留下了一把火。

    那大火将洛阳城中烧灼,将金宫翠殿烧成焦黑,将楼阁屋檐烧做废墟。火焰里房梁倾塌,火光照亮着整座洛阳城,也照亮了围在城边的诸侯军。

    橙红的火光下,诸侯军的身前被照亮,身后却笼罩在阴影里。

    顾楠站在洛阳城前,火光冲天,她看向身边的曹操,曹操面无神色,握着腰间的剑,手在发抖。

    几路诸侯退去,几路诸侯走进了洛阳城中灭火。

    “卡啦,轰!”

    随着房梁断裂的声音,火中又是一座房屋塌了下来。

    一盆水泼在了抖动的火焰里,却没有半点让火势下去的意思。

    冬天的冷意再无,走在即使只是站在城外扑火,也只觉得连空气都是烧灼的。

    一城的大火,即使是数万人在扑灭,也足足用了一日。

    直到第二天的午间,将要日落之时,火势才渐渐小了下去,只剩下几处地方还在烧着。

    士兵走在废墟之间,一边扑着火一边时不时会看看有什么没有烧去可用的东西。

    “这董卓,行事决绝。”

    孙坚站在火前皱着眉头,他万没有想到董卓会烧洛阳而退。

    本还以为在洛阳之前会有一场苦战,没想到董卓就像是本就打算着退一般的轻易退兵,将中原和洛阳让出。

    但是如今诸侯恐怕都不会再愿意追了,先是董卓流兵在各个关口固守,其次就是诸侯举兵至今,除了这一座死城,没有得到半点好处。反而可能会因为这一场火叫世人唾骂。

    兵力粮草都在日日消耗,再追董卓,长安易守难攻,想要攻下长安所耗难计,而谁又知道董卓会不会有发疯似的再少了长安,让他们得不偿失?

    而后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董卓退兵,就是示弱,空出了中原。此时的诸侯想着的,应该是下一步如何争抢地盘了,没人会再去顾及什么董卓。

    在这般想去,诸侯之间的内斗就要开始了,孙坚看着洛阳城中的大火。

    他也该考虑下一步该如何行事了。

    “将军!”

    正在他出神的时候,一个士兵却突然在远处叫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