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上下之策
    “难有胜算。”

    顾楠将肉干和干粮叠在了一起放在嘴中咬了一口,肉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不过已经比军中的干粮好上了太多。

    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看了一眼曹操。

    “孟德你也当知道才是。”

    “是。”曹操点了点头:“我也知道。”

    他所领一军不过万余,比之董卓手中的西凉大军,相差何止数倍,又如何能说有什么胜算?

    “但是先生,可有什么办法吗?”

    曹操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子,捏在手指间:“一成胜算也好。”

    “咔。”顾楠没有先回答曹操,而是又咬了一口手中的干粮,嚓嚓吃得作响。

    坐在一边的曹操苦笑了一下,先生有时不像是尘中之人,有时却又毫无气质可言。

    摸了一把沾着碎屑的嘴角,顾楠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

    “我这有一上策,一下策。”

    “先生真有办法?”

    曹操微微张着嘴巴,惊愕的问道。他原本也只是随口一问,谁知顾楠居然真有对策。

    万兵追击十余万甚至可能是数十万的大军,怎么想也该是无有对策可言了才是。

    转念一想,眼中发亮地看向顾楠。

    “先生难道是要用仙法?”

    ······

    “啧!”

    顾楠的脸色一黑,都这个时候了,难道就不能有些正常的想法吗。

    “我都说了,我不是仙人,哪来的什么仙法。”

    也难怪曹操会有这样的奇想,如今这样的局势当也只有奇想才有办法了。

    顾楠咽下了自己嘴中的干粮,借着火光看向曹操。

    “上策不需对敌可成功名,下策胜算当有一成,可由孟德选。”

    “不需对敌?”曹操愣了一下,将手中的石子放下:“先生这上策是何?”

    吃着干粮,顾楠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只布袋递给了曹操。

    “上策在于这布袋之中,孟德晚间可以先看过。若是孟德用,就无需下策,若是孟德不用,明日再说下策。”

    在行军之中顾楠就已经写好了这个布袋。

    其实她本可以直接同曹操说,但她却希望曹操能够考虑过再做决定,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交给曹操。

    而且,她会很难办。

    如果曹操选了这个上策,她会觉得很难办。

    曹操有些不明白的顾楠的意思,但还是接过了她手中的布袋,应道。

    “好,操晚间再看。”

    ······

    夜深了,火光映照在山间的路上,从远处看来山路间的点点火光和天空之中的星月呼应着,倒是一番特别的景色。

    军中传来鼾声,该是许多人已经睡着了。

    “沙。”

    曹操从怀中拿出了顾楠给他的布袋,摊开手掌,看着手掌中的布袋。

    他不明白,是何上策,顾先生似乎是要他细做考虑再决定。

    将布袋拆开里面是一张布条,布条上写着四个字。

    只追不战。

    曹操愣愣地看着这四个字,确实,从如今的情况来说,此为上上策。

    诸侯不追,独他曹操一人追,董卓已经走了数日,追之不得也情有可原。

    只需要做出声势,他曹操胸怀大义之名就可以传于世人,为他造起善名。

    但是那洛阳城就是白烧了,天子就是被劫了,这些不会有半点改变。他曹操只是做一场戏,无需动兵,得了那名声而已。

    布条握在手中,半响,曹操释然一笑,将布条放在了火上。

    “没想到先生还写得一手好字,可称书文大家。”

    火焰点燃了布条很快蔓延而上,曹操松开了手,布条落入了火中烧成了灰烬。

    “不过,如此便是欺世盗名矣。”

    看着火中的布条焚去,曹操甚至没有多做什么思考。

    是忠是奸他不分说,但是既然当为雄,有些事就不当做了。

    否则岂不连是雄是小人都分不清楚了?

    夜里安静,独有篝火炙烤的声音,曹操看着火出神,夜里能看见亮光总是能让人安心一些。

    站起了身,向着中军走去。

    “孟德。”

    夏侯惇等人正围坐在火边商议,看到曹操走来,站了起来行礼。

    曹操见几人都低着声音,又不见顾楠,疑惑地问道。

    “先生呢?”

    “啊,先生在那休息。”

    夏侯惇指向后面的一颗树边,顾楠正靠在那里小憩,呼吸均匀,应当是已经睡着了。

    曹操看着那人笑了一下,声音也放轻了一些。

    “行军辛苦,先生毕竟不是我们这般的粗人。”

    说着掀起衣摆,坐了下来。

    众人相互看了看,都微微一笑,跟着坐下。

    “不过。”李典刻板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几分笑意,微叹地说道。

    “先生和寻常的女子相差太多,疲惫也不露在神色,让人看不出来。”

    “不不,就你这木头,寻常的女子累了,你也看不出来。”

    夏侯渊在一旁笑着说道,众人都是低声发笑,就连曹操也笑了两声。

    李典无奈地抬了抬眉毛,他和常于夏侯渊拌嘴的曹洪不同,却也没有生气。

    众人也没有笑闹几句,就开始聊起了正事。

    “孟德。”

    夏侯惇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张兽皮递给了曹操。

    兽皮上画着一张简易的地图,或是说简陋也不为过,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线,和线两旁的一些标识。

    “这是骁骑探来的地图,根据路上的痕迹,董卓军走带该就是这条路。”

    夏侯惇说着指着一处地方说道。

    “在过一日,我们就该行至荥阳之侧了,离董卓军已经不远。”

    “不远了吗?”曹操看着地图,出了一口气:“我知矣,令兵卒备战吧。”

    “是。”众人的声音有些凝重。

    几人都知道此战可不是什么势均力敌的战事,若是行军不当,不只是败,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曹操看向夏侯惇,见他皱着眉头,问道。

    “元让,可还有事?”

    “是。”夏侯惇的手指移到了荣阳侧的一处。

    “此处的地形复杂,我恐董卓为防诸侯追兵,会有埋伏。当先有一应对之策。”

    ······

    众人围坐在火边议事。

    顾楠靠坐在树下,斗笠微微抬起,又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他终归是没有选那条上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