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再闻相将
    ,精彩小说免费!

    顾楠的一则军令,声音传于军阵之中,让军中一阵骚乱。

    毕竟这些人都是打过华雄一战的人,知道这个时候行玄襄阵是要做什么。

    这也是顾楠要领一军的原因,若是荥阳之中真有埋伏,恐怕不会少了眼目,要是数股军阵都被发现,曹操军依旧不可能绕过此处。

    所以不若有一军声势浩大,吸引埋伏注意都看向这一边,从而使其他的几部不至于被察觉。

    军阵之中传来有些慌乱地交谈的声音。

    “将军。”

    一个士兵站在顾楠的马侧,看向顾楠,又低下头。

    “此时行玄襄阵,可是要引敌军来攻?”

    顾楠看了他一眼,也没有隐瞒,应道:“是。”

    士兵的脸色一白,过了一会儿,才又问道:“我等,又要去送死?”

    这次顾楠没有回答他,而是将腰间的无格抽了出来,令道。

    “行玄襄阵。”

    令旗缓缓挥动,军阵之中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摆开了阵型。

    有些哭声,也不知道是谁哭了出来,阵中的人握着兵刃的手在发抖,可能怕的也可能是心有愤恨。

    他们都是为了活着才撑到如今的,现在终还是一趟死路罢了。

    “军阵之中有多少人能说定可以活着回去的,不过就是一趟死路,我不也在此处吗,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顾楠驾马回头看向身后的人,她知道此时的军心动摇,没有营啸动乱已经难得。

    不过此时,也只能如此。

    “行军!”

    一声高喝,军阵行起,战鼓声响动在这山林之中,旗帜举起,迎风而立。

    军阵的声势浩大,但是人中沉默无声。

    顾楠骑在马上,突然开口说道:“我教你们一首歌如何?”

    声音夹杂着内息,清楚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有些士兵抬起头来看向那个领在前面的将军。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明知道可能是一条死路,她却没有一点惧意。

    战鼓声中,一个歌声在鼓声里清楚的传响。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顾楠的眼中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她的身后,无数的人唱着那首歌.

    那时候,那歌声里的军队,无论是什么样的战事,令声所至都会举起刀兵冲去。

    因为他们知道,有人同行。

    等到顾楠的眼中再次清明的时候,这歌也已经唱完了。

    “我等行玄襄阵,其余部皆可安过荥阳。”

    “同行一路吧?”

    她问道,后面的军阵之中没有声音,她也没再说话。

    歌声里的军队,早已只剩下她孤身一人了。

    自嘲似的摇了摇头,她在想什么呢,哪来的和她同行的人呢?

    “岂曰无衣?”

    身后的军阵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她的眼中一怔。

    恍然开口:“与子同袍。”

    “与子同袍。”这一次,更多的人接上了这一句话。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歌声响彻,回荡在军阵和山林之间,响遏行云。

    没有什么天下大义,没有什么豪情壮志,只是有人同行而已。

    同袍之义,只是共赴生死过,过了性命而已。

    他们曾一同送死,一同酣醉,一同入阵。没有别的退路,那就在一同走上一路罢。

    顾楠看向身后,她在身后又看到了无数人。

    ······

    荥阳之侧的林中,马蹄声踏来,最后停在了一处营地之前。

    这片营地立在山林之中,从远处看不清楚,走进了才能看到营帐无数,起码有数万人。

    荥阳一共两部,一部是荥阳之中的驻军由董卓下将徐荣领,一部是荥阳之侧的暗军由李儒和吕布领。合在一起,便是有数路诸侯追来,也难破此路。

    马背上,一个斥候模样的人翻身下马,向着大营之中走去。

    “军情有变,求见将军。”斥候跪在中军的一个营帐前。

    营帐前的一个士兵走进了的帳中,过了一会儿,又走了出来,对着斥候说道:“将军让你进去。”

    “是。”斥候低下头,走进了帐篷里。

    帐篷中,吕布坐在主座上,身上披着衣甲,右肩露在外面,上面缠着的白布还渗着血迹。

    李儒坐在一旁,笑着,看样子是已经猜到了斥候要说的是什么事情。

    “有何军情。”吕布坐在座上低下头,看向下面的斥候。

    斥候半跪下,说道:“于南侧山林中见一军行入,声势浩大,余林中看不清楚,约莫有近万人。”

    “近万人?”吕布抬了一下眉头,随后嗤笑了一声。

    “近万人就敢来追?”

    “将军莫急。”李儒抬了抬手,缓缓地说道:“当是诸侯察觉了异样,命一军先行试探而已。”

    即使是李儒,也不觉得这近万人就是追兵的主力了。

    “先行试探?”吕布思索了一下,嘴角一翘,看向李儒。

    “以你的意思,打还是不打?”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桌案上的一个茶杯,送到了嘴边。

    很显然,吕布已经有了打算,问李儒,只是想试一试这人而已。

    李儒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对着斥候问道。

    “那领军之人是什么模样?”

    斥候的眉头蹙了一下,似乎有些会想不起来了,一会儿,才说道。

    “当时太远看不清楚,不过那人带着一只斗笠。”

    “啪。”

    一声轻响,吕布手中的杯子碎开,茶水从他的手中流下,落在了桌案上。

    李儒眯着眼睛看向吕布的神情,嘴角微笑。

    “可是那个女相将。”

    “哼。”

    轻哼了一声,吕布将茶杯的碎片放了下来,眼底闪过几分忌惮。

    “如果不是有诈,当是她。”

    “呵呵。”李儒笑着摸了摸自己嘴上的胡子:“真巧,我也想要见上一见这个人。”

    “不过既然是她,就不能随意出军了。”看向斥候,李儒站起了身。

    “那军军阵如何,且细细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