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谁知道,也许也会在一时惊醒
    残破的兵马行走在道路上,看过去该是只有数千人,身上的兵甲还都是残破。许多人还都负着伤,使得军阵走的缓慢。

    大概又是走了一会儿,军队停了下来,似乎准备在路边休整,许多士兵都带着伤,走不了太快也早走不了太久。

    曹操从马上下来,军阵就地坐在地上休息,再走一两日就能回到洛阳边诸侯的本阵。

    他回过头看向坐在地上的兵卒,大多数人都低着头,看着地上也不知在想什么,身上的衣甲染着血,破旧脏乱,放在身侧的兵刃上也多有缺口,残破不堪。

    他从中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封书信,这是行军路上袁绍送来的。

    天子被劫,袁绍欲拥立幽州刺史刘虞为帝。

    刘虞为汉室宗亲是不错,幽州刺史也确实享有盛誉。

    不过,改立天子,臣子何时能够有此之权了?

    他苦笑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道路上。握了握手中的书信,垂下了手,喃喃自语:“诸君北面,我自向西便是。”

    说着他沉吟了一会儿,解下了自己的腰上的水袋喝了一口,笑着坐下,自顾自地念道。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他们虽然没有追到董卓,但是一路追去的路上,所见横死在路边的百姓,其状触目惊心。

    董卓挟天子而去,出军的时候他便明白。一军举兵而来,不过是无枉之举而已。

    他明知如此,但是他还是来博了一把,该说是可笑吧。

    “孟德何须如此?”

    曹操握着水袋,回头看去,是顾楠走了过来。

    她走到了曹操的身边笑了一下:“不若想一些好事?此战之后,天下谁人不识君。”

    “呵。”曹操也笑了,举起水袋看着远处。

    笑容里却没有笑意,只是平淡地笑着。

    是啊,天下将识得他曹操。

    “先生为何常穿白衣?”

    曹操放下水袋,突然对顾楠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