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父亲低下头的时候,最让人无奈
    等到诸葛均从田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可以吃晚饭了,小妹没有一直等在门口倒是让他安心了些,否则被雨淋了一日,恐怕是要生病了。

    三人的晚饭还是如往常一般安静,诸葛均的话不算多,诸葛亮又总是一边看书一边吃饭。

    虽然礼数上说不太妥当,但是三兄妹在一起也没有这么多规矩,堂前摆了一张桌子放上几个小菜和三碗饭便算是晚饭了,吃的也是随意。

    “沙。”

    小雨没停但是也没有下大,始终是那沾衣难湿的大小,清风吹过就能吹飞的很远。

    院中的花树沙响,又是许多花瓣落下,其中的一瓣飘在了诸葛英的桌上。

    她回过头去,这才发现树上的花已经落去了不少。很多都掉在了院中的地上,铺成一片。

    “这树开花的时节不长。”

    诸葛均看了一眼花树,随口说道。

    “嗯。”诸葛英应了一声,听起来是兴致不高。

    花瓣铺在院里倒是好看,如果是从前,她总会叫着让另外的两人看,这次是没有。

    “砰砰。”草屋的门外,传来了不重的敲门声。

    接着就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主人家,天色已晚,又逢山雨,不知道能不能借宿一段时间?”

    女孩反应过来,眼中一喜,放下碗就快步向门边跑去:“来了!”

    桌前的两个少年相互看了一眼,笑了笑。

    ······

    “呼!!”

    强风席卷,将地上的沙尘都吹卷了起来扬在院中,随着一阵呼啸,一杆长戟从沙尘之中破出。

    长戟之上的劲风将沙尘卷带着,直至长戟挥过三根人粗的木桩。

    大风一止,木桩上发出了一个撕裂的声音。

    “呼!”本该已经停下的风猛地又卷起,夹杂着大片尘土将木桩吞没。

    几个呼吸之后,烟尘散尽,而那本来立在原地三根人粗的木桩从中断成了两半,断木之间还带着一根根木条,像是木桩是被从中撕开的一般。

    “呼。”木桩前,一个身形高大的人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手中的长戟转了一圈,倒刺在地上。

    吕布没有披甲穿着一身寻常的衣袍,站在院子里,看着落在地上的断木和碎屑,沉哼了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