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心有如意人
    堂上王允的背影有些暮色,他的眼睛落在了自己的官服上,衣袖上沾着一点酒渍。

    他叹了口气,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张锦布,仔细的将官服上的酒渍擦去。

    整了整衣冠,将身上的汉袍端正。才放下了手来有些,直立在空无一人的堂上。

    “父亲。”他的身后,一个女子轻步从门外走了进来,正是宴上的貂蝉。

    “何事?”王允看向貂蝉,只觉得自己可笑,只能将一国之重压在一女子的身上,要他们这些大臣何用?

    他愧这垂垂之身,不能驾马横刀,引兵讨贼,枉为汉臣。

    “温侯走的匆忙,落下了这披风,父亲,可要我送去?”貂蝉低着头,小声地问道。

    她的意思王允自然也能明白,吕布没有什么兴致早早地离开,落下了披风叫貂蝉送去,也好再让二人有接触的机会。

    王允的计策貂蝉是知道的,也已经有了她自己的决断。

    但是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那样的计策,也就是等于要她搭上自己的一生,无论成败都是一样。

    也罢,再试上一次。

    王允慢慢地抬起垂着的手,摆了摆:“去吧。”

    貂蝉抓住手中的披风,有些失神地低头退下。这个年纪的女子,哪个不想着待守闺房,等她的如意人来。

    她也想过,她心中的如意人应该是少书生。

    遇见他时,该穿着一身白裳,背着一个书箱,带着个斗笠在雨里走得匆匆。

    两人会撞见,眉目相望,同在亭下避雨,赏雨闲谈。

    两人会相识,琴瑟和鸣,赋诗作颂,她会为他舞一曲,那时应该是她一辈子最美的样子。

    而她如今已经没有选择,也再等不到那如意人。

    “女儿,下去了。”貂蝉的眼睛微红,转身离开。

    王允看着她离开,仰起了头来,肩膀沉下,挺直的身子,也不在那么挺直。

    ······

    “嗒。”吕布将方天戟靠在房檐下的柱子边,就着院前坐了下来。

    身上带着一些酒气,他虽不知道那王司徒为何宴请他,但是该是有事想找他来做,不过不知为何似乎又不想轻易同他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