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待画
    房中的灯亮着,薄薄的窗纱上投着一个倩影。从窗外看去,那倩影低着头似乎在看着什么。

    房间里,貂蝉坐在窗边,窗旁的桌上摊着一副画卷。

    她少时被王允收养,被教以歌舞乐画,也得以有机会读书。她不才,读不懂学说,但她很喜欢读诗词乐赋。

    每读至深处,就总向往那些诗才烂漫之人,游山过水,一花一木一草一石都可为诗,都可寄情述怀。

    所以她少时便想自己能相遇一个书生,那书生是一个游人,背一个行囊,带一个斗笠,游山过水,直到与她相见。

    她身前的画卷上,画着的就是一个背着书箱的白衣书生,书生带着一个斗笠,是没有画上面貌。

    因为她想了很久,也不知道那人该是一个什么样貌,是俊美,是平常,还是容貌不扬。她是想不出来,所以只想等到遇见那人时,再将他的样貌画上去。

    如今看来,是没有能画上去的机会了。

    “你该是个什么模样?”貂蝉看着换画卷里的人,轻声地问道,可惜画中的人不会回答她。

    夜色深了,她收起了画卷,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日后还能见到那样一个人,能将他的面目记下。不想着再与他遇见,只要远远看上一眼就好,好能让她画下来。

    她将画卷放回了匣子里,侧过头呆呆地看着窗外发呆,这样的时间对于她来说应该无有几多。

    她又想起了什么,从桌边起身,走到柜子边取出了一盒针线和布匹。

    房间里的灯光亮着,投着一个倩影在窗纱上,从窗外看去,房里的人似乎是在拿着针线绣着什么。

    第二日,一封贴书送到了相国董卓的手中,是司徒王允想要宴请他,至于去与不去,董卓还没有定下。

    “咔咔。”车轮碾开了地上的一颗石子,停了下来。

    马车上的人掀开帘子,从中走下来,穿着黑色的温候甲,头戴紫金雁翎冠。

    吕布从朝上回来,脸色有一些阴沉,如今朝中董卓独揽大权,而他却变得愈加荒唐,所做的事有些在他看来都是难以入眼。

    他当时就是因为在丁原手下束手束脚,不能施展,又见他有大抱负才弃丁原而去。

    此时看来,如今的董卓比之丁原也好不到哪里去了。这般下去,早晚自毙。

    “将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