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莫名就成了人生标杆了
    ,精彩小说免费!

    城门下,青州兵前的小将抬起了长枪,殷红的枪缨翻动,直指城门前不远处的兖州骑兵。

    “冲阵!杀敌!”没有分说,也没有什么来将通名。

    两军之间的交锋只有一声令下,之后就是人马呼啸。

    “踏!”马蹄声踏破了城门下的寂静,数千骑,提枪纵马,从扬起的烟尘中冲出。

    “呼!”张辽手中短戟一横,挥出一阵风声:“杀!”

    兖州军再不停留,冲了起来,两军以极快的速度冲过了城门前小小的一片空地。

    人马之中,张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冲来的骑军中的那一袭白衣。

    与之交手,不出三回合,我必败。

    两军甚至还没有相触,张辽就已经有了判断。

    三回合已经是他对自己最大的高估了,当年万军之中,他也只挡了这人的一记冲势而已。

    但是此时,他绝对不能就这么败了。

    两军阵前,领将败走定会影响士卒的士气。就算是要败走,起码也要斩了一人再走。

    这么想着,张辽的眼睛落在了青州前,那一个眼生的小将身上。

    三个呼吸,军阵就已经撞在了一起,小将冲在最前面,虽然年少,但是武艺不凡,一杆长枪势大力沉,正对着两个迎着他冲来的兖州骑兵窜出。

    “噗噗!”

    两声闷响,骑兵从马上倒飞而出,胸口的衣甲都被挑开,而那小将则是驾马从中穿过,枪头染血,向着阵中继续冲去。

    冲势虽猛,但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小将杀了两个骑兵之后,脸色苍白了一分。

    张辽也算是久经沙场的将领了,自然看得出,这个小将是初上战阵的人。

    招式势沉,却有些收不住力道,而且两军对冲发出的巨大声响似乎也让他犹豫了片刻。

    心神不宁,要败这人,不需五个回合。

    那白衣将军的战马只是普通的战马,比不上自己身下的良驹。斩了这小将,当还能勉强来得及退走。

    ·······

    “噗!”长枪再一次捅穿了一个骑兵的肚子,将他挑落马下。

    粘稠的鲜血顺着枪身流下,浸入曹昂握在枪身上的手中。

    感受着手中的粘稠,耳畔都是震耳欲聋的厮杀声,曹昂喘了一口气。

    果真没有顾先生说的那么简单,这是一场战事,死去的,冲来的,都是活生生的人。

    他要么杀了别人活下来,要么成为倒在地上的其中一个。

    “呼哧!”曹昂的喉咙干涩,却再一次握紧了长枪,带着一些决意。

    若是连这些都撑不住,他说什么同父亲一起征战,说什么要保兄弟免遭战乱之苦。

    “刺!”鲜血从手掌中滑落。

    长枪再一次刺出,夹杂着一丝锐意。

    可是长枪刺到尽头,却随着一声铮响,被挡了下来。

    一柄短戟拦在了长枪的去路上,曹昂愣了一瞬。

    随后,就是一股强烈的气势笼罩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呼吸一紧。

    几乎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短戟顺着长枪斩落,劈到了他的面前。

    “当!”

    千钧一发的时刻,曹昂及时收枪挡住了这一戟,可是短戟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当!当!”

    又是两声,曹昂咬着牙看着身前,手中因为相撞的巨力阵阵发抖,几乎握不住长枪。

    没有第四次交锋的声音,已经来不及了。

    曹昂举不起枪来,而那手持短戟的兖州将领已经将短戟举过了头顶,向着曹昂的脖颈落下。

    眼见着短戟就要劈落,半空中的戟刃微不可查地滞涩了一下。

    张辽感觉到一股从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不自觉的侧过了眼睛看去。

    入眼的是一片青寒的枪芒,照亮了他的眼睛,他几乎能在枪锋上看到自己收紧的瞳孔。

    “兹!”

    一声重响。

    戟刃和枪锋在曹昂的眼前擦出一片火花。

    难以言说的巨力从那柄平平无奇的长枪之上传来,张辽死死地把自己稳在马上,将力道卸开。

    即使如此,他身下的战马还是悲鸣了一声,连连退开。

    张辽也顺势抽身避过长枪,定眼看去,长枪之后,正是那个白衣将领。

    瞥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虎口已经裂开,血顺着戟刃滴落,手腕红肿,只要再来一下,他就一定挡不住了。

    这一次,他依旧挡不过一回合。

    阵中纷乱,一个又一个骑兵摔落马下,分不清是青州的还是兖州的。唯一一样的就是淌在地上的血都是红色的。

    “撤!!”一声高呼。

    没有半点迟疑,张辽不再准备继续交战,他如今能做的也只能是尽力撤走了。

    大喝了一声,就策马逃开。

    兖州兵也纷纷退去,虽然两军只是交错了片刻,但是骑军冲阵,只是片刻就已经足够死伤数百人了。

    两军分开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其中大多数都穿着兖州的衣甲。

    曹昂傻傻的看着身前,显然还没有从方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在战阵上可不是让你发愣的地方。”

    一个声音叫醒了他。

    他抬头看去,见到那个穿着白衣黑甲的人回过头来,斗笠微微抬起了一些,正好能够看清斗笠下的面孔。

    清丽英武的脸上,还沾着一些鲜血,几缕头发垂在脸侧,微微地摇晃着。

    他第一次见到顾先生这种模样。

    看着曹昂的样子,顾楠也能够理解,终归是第一次上阵,视线从曹昂的身上移开。

    四顾了一圈阵中,看着满地的血红。

    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迹,此时是还需要一阵士气才好。

    想着,她缓缓举起了长枪。

    转过身来,向着军中,深吸了一口气,高声喝到。

    “得胜!”

    呼声响彻,叫人胸中的气血翻涌。

    城门前的骑军数千,愣了一下,大笑出声。

    勒马提枪,无数的长枪立起,齐声高呼:“得胜!!”

    城中,原本站在城墙上,士气低迷的军卒都怔怔地看着举枪高呼的骑军。

    真的得胜了,而且只是一触,兖州军就溃散而逃。这兖州之军,不过如此。

    “哈哈哈。”站在城上的曹操一舒胸中的郁气,抚掌大笑:“好,好一番得胜!”

    说完一挥衣袖,振臂高呼:“我军大胜!”

    轰的一声,城中被四起的高呼声淹没。

    曹昂在顾楠的身后,看着身前的人。

    衣甲上落着一些血迹,立马军前。

    提枪指着穹顶之下,拭去脸上的血色,高呼军号。

    在这就是他想象里,将军最英姿张扬的模样。

    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他咧嘴一笑,也慢慢举起了自己的长枪。

    是了,他就是要成为这样的将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